三大方向拚高科技創業 這個國家扭轉了高失業率

台灣銀行家雜誌

透過制度改善,就能扭轉高失業率,並推動高科技產業發展。(圖片來源/pixabay)

失業率一直是與國家內政狀態最切身相關的指標;以色列身為高科技產業強國,過去也曾面臨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問題,但以國透過制度的改善,並投入大筆的資金,不僅成功扭轉高失業率問題,更創下一段高科技創業的傳奇。

被稱為「新創之國」(Start-Up Nation)的以色列,近來每年經濟都以大約4%的速度在成長,在已開發國家中是相當亮眼的成績。然而,對以色列來說,發展並不是一直都如此一帆風順。1980年代末期,受到兩次石油危機的影響,再加上建國後源源不絕湧入的移民人口,創造工作的速度卻不及移民增加的快,導致以色列的失業率居高不下且通膨攀升。由〔下圖1〕可見,在1990年代初期,以色列的失業率仍超過11%。但以色列如何從當年的狀況走出來,打造今日的快速成長,以及眾多的高科技創業奇蹟?若細究其發展,可以由以下3個關鍵方向來分析:

打造完整創投系統,推動科技產業發展

第一,設立創投資金。以色列今日新創科技的快速發展,與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所設立的國家創投資金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美國華頓商學院(WhartonSchool)的網路商業期刊《知識》(Knowledge)曾於2011年刊出一篇文章分析以色列創投資金的發展。1992年,以色列政府設立了第一個創投資金計劃「Yozma」(希伯來文為「新措施」〔initiatives〕之意)。自此之後,創投資金就成了協助以色列科技發展的重要推手。

已故的以色列前總理,也是199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曾在去世前所撰寫的自傳《大志不容小夢》(NoRoom for Small Dreams)中談到以色列這段發展創投資金的歷史:在1980年代,為了促進經濟的發展,佩雷斯曾經做出困難的抉擇,包括親手扼殺了發展多年的以色列軍機計劃「Lavi」,並將資金移往設立以色列的國家創投資金。「我們需要打造一個創投資金系統。創投公司提供的不只是資金,他們也提供如何管理公司的建議、如何快速成長、擴大規模,以及如何行銷產品的建議。雖然以色列有很長發展新科技的歷史,但我們的創業家缺乏這方面的導師。」佩雷斯在書中分析。

而佩雷斯也進一步解釋,整個計劃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引入創投資金,提升以色列在國際市場上的吸引力。「我們必須改變這個方程式, 因此我們設計了兩個
計劃,一個叫作『Yozma』、另一個叫作『Inbal』。雖然設計的原理不同,但企圖是相同的,讓政府承擔起投資的風險,然後把報酬分享給投資人。這些計劃在1990年代初期點燃了以色列的創新精神,打造了第一波的創投資金。」佩雷斯強調。

Yozma的運作模式其實是這樣的:有創新想法的創業家,可以向其申請創投資金。若Yozma計劃決定投資,就會給予資金援助,往往還會搭配管理、行銷等顧問諮詢。而在創業期間的數輪注資中,Yozma也會盡量協助引入其他海外資金來分攤風險。一般來說,Yozma會在其注資的企業上市後,獲利了結出場。根據《知識》的分析,在1985至2003年間,有高達120家以色列企業在美國那斯達克(Nasdaq)上市,數量遠勝過其他國家,只落後於加拿大;此外,也有許多大型以色列公司,選擇在紐約證交所或者歐洲上市。

而時間快轉至今日,創投資金仍然對以色列的新創產業扮演重要角色。從募資的狀況,也可以看見以色列高端科技的蓬勃發展。〔下圖2〕是以色列高科技業的募資狀況。以2018年第一季來看,以色列高科技業共募資US$15.2億,較2017年同期的U S$10.6億增加了43.4%。就產業來分析,軟體業仍然是以色列新創公司的大宗,募資達US$7.54億,較2017年同期成長83.5%。另一方面,金融科技(FinTech)的募資也大幅增加,2018年第一季達US$3.28億,較2017同期成長141%。

重金投資研發,以行動鼓勵國民創業

第二,研發開支高居全球第一。以色列雖然人口只有不到9,000,000人,但若以研發經費占GDP的比重來說,卻是全球第一高。重金投資於研發,源源不斷地刺激了以色列的科技和各種先進技術的發展。〔下圖3〕是世界銀行(World Bank)所編撰的數據,由圖中可以發現,以色列研發占GDP的比例達4.27%,勝過第二名韓國的4.23%,也更勝日本、奧地利等研發比例較高的國家。「以色列就研發占GDP比例來說,是全球第一;第二則是韓國。我們每年有1,400家新創公司成立,雖然不是每一家都會成功,但我們還是鼓勵他們嘗試。」以色列駐台經貿處處長葉嵐強調。

根據勤業眾信(Deloitte)所做的2017年全球創新研發調查,以色列的研發經費可以分為稅制和政府補助兩個方面來分析。第一,稅制上來說,以色列一般的企業稅率為24%,但是對於產品有25% 以上出口至人口超過14,000,000人之大型市場的企業來說,可以享有稅率減免。而如果企業設點在以色列政府所指定的優先發展區域,稅率最低更可以達7.5%。

另一方面,企業也可以申請政府的研發補助。任何產業中的企業,不論是醫療、製藥、科技軟硬體或者是公用事業,只要從事研發活動,就可以申請研發補助。以色列政府提供研發經費50%的補助;而位於特定地點的企業,如位於加薩走廊者,甚至可以領到研發經費75%的補助;但若日後研發成功,企業則必須繳交研發相關產品營收的一定比例,作為權利金回繳給政府。

全民皆兵,年輕人提早學習盡責

第三,軍方對人才培育的貢獻。如果不是真正接觸以色列人,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服兵役」對於以色列人才和經濟發展的影響。由於長年強敵環伺,以色列是一個「全民皆兵」的國家;一般來說,以色列男性從18至21歲、女性從18至20歲,分別必須服役3年及2年。也就是說,跟全球大多數國家不同的是,以色列年輕人不分男女,多半在他們高中畢業後、進入大學前,就已經服完兵役。「大部分的人上大學時,已經相當成熟、有豐富的經驗,可以再更進一步擴展他們的知識。」葉嵐分析。

葉嵐分享他個人的經驗:他也跟其他以色列年輕人一樣,18歲入伍,但他服役的時間更長,到了23歲他才去上大學。他認為,服役的經驗反而讓他更清楚自己的方向,進入大學後也更求知若渴。「當我開始第一個學位時,可能全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已經取得碩士學位了;但當我們去上大學時,我們已經相當成熟,對求學的渴望更高,這對我們來說不是懲罰,我認為這是一種幫助。我自己和我大學的同學,都相當求知若渴。」葉嵐分析。

服役對以色列人才培育的影響,其實可以分為兩方面觀察。第一,加速人才的成熟。高中畢業即進入軍旅,讓以色列年輕人從很年輕就學習責任感。「軍隊的生活並不容易,所以從很小的年紀,你就要學習負責任,不只是對東西負責,也對別人的生命負責。從高中生突然變成軍人,會教你一些小時候本來沒有的生存技巧,也會發展出同袍之情,讓你學會相信你的同袍,突然就變成熟、長大了。」葉嵐分析。

另一方面,服役也有助於年輕人第一手接觸以色列軍方所掌握的高端科技。「軍隊的科技部門,也訓練出一批有科技實戰經驗的年輕人。」葉嵐強調。在高中畢業的年紀,年輕人進入軍隊後,不論是負責科技、後勤調度或者網路安全,都有機會接觸到以色列軍方所掌握的先進科技,也更可以幫助年輕人思考未來,而有了實戰經驗之後,進入大學或者創業,也更容易找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