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的打壓蔡政府可以反制 但應深思熟慮

兩岸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在7月24日忽然藉由粗暴表決手段取消台中市舉辦明年「東亞青年運動會」的資格,引發舉國憤慨。(圖片來源/蔡英文推特)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在7月24日忽然藉由粗暴表決手段取消台中市舉辦明年「東亞青年運動會」的資格,引發舉國憤慨。

無獨有偶,中國「民用航空總局」4月25日施壓44家國際航空公司,要求他們不能在網站上將台灣的標註與一般主權國家相同,必須突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的地方政府。最初的限期是30天,因此5月25日到期,但因為效果不好,有許多家航空公司沒有更改,中國遂將期限延至7月25日。當「大限」到來,44家航空公司全部完成更改。

蔡政府決定化被動為主動的採取報復作為

接連兩件中國打壓台灣的事件,引發蔡英文政府的高度不滿,因此有了提出反制作為的想法。首先,金門縣政府原訂在8月5日與對岸泉州共同舉辦「金廈通水典禮」,但蔡政府基於當前兩岸氣氛不佳,希望該儀式延後舉行,並拒絕中國官員前來金門參加此一典禮的入境申請,也不希望金門縣府官員前往泉州參加相關慶祝活動。

其次, 8月6日某媒體獨家報導指出,新任交通部長吳宏謀在前一週的「部務會議」上指示,中國用各種手段要求44家國際民航更改在網站上對台灣的稱謂,台灣應該有反制作為。

對於有27家國際民航被迫將台灣在網站上的稱謂改成「中國台北」,交通部將以不允許停空橋、調整時間帶等作為懲罰。至於其他的美國、日本、南韓、越南等航空公司,則是只標註城市名稱,全面把所屬的國家名稱拿掉,對於這種不完全屈服於中國壓力的民航,則交通部會給予減免降落費、設施使用費等獎勵措施。

蔡政府取消金廈通水典禮引發金門民眾反彈

有關蔡政府取消「金廈通水典禮」ㄧ事,事實上可以換個角度思考。中國蠻悍取消台灣舉辦「東亞青運」的行為的確讓人憤怒,陸委會官員剛好可以趁這些中國官員來金門參加啟用典禮時,在台上狠狠修理一番,告誡中國官員不要一手供水展現善意,另一手外交打壓不斷,如此可以取得主導權與話語權。

但是蔡政府禁止金門舉辦通水典禮,中央政府也不派官員參加,等於把話語權給了北京,中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親自南下參加通水典禮,當然逮住機會在泉州大演特演,對蔡政府大酸特酸。

其實金廈早就通水了,8月5日只是一個儀式,金門舉辦這個通水典禮本來只是個地方新聞,結果卻因為遭到禁辦而成為兩岸焦點。特別金門縣縣長陳福海利用這個事件,營造出蔡政府阻撓供水的印象,幫自己連任之路鋪路,的確是高招。

事實上,金門人早年幫台灣人擋砲彈,犧牲很大,如今蔡政府卻禁止舉辦金廈供水的慶祝活動,如果中國一怒之下不供水了怎麼辦?這不是犧牲金門人的權益嗎?雖然這個可能性很低,因為兩岸早就完成通水相關協議的簽署,中國如果貿然毁約將自失立場,也無法突顯照顧金門鄉親的統戰意義,但這種「被取消通水」的危機感的確有煽動性,也讓金門人產生悲情,甚至同仇敵愾。民進黨幾乎成了金門的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而陳福海則把自己塑造成被蔡政府打壓的悲劇英雄,連任之路更為樂觀。

事實上,國民黨的縣長候選人楊鎮浯也不希望陳福海利用這個通水典禮大搞「政績牌」,因此民進黨想取消這個典禮也可以,但應該是透過楊鎮浯來發聲,而不是自己親上火線。

基本上,取消「金廈通水典禮」的決定,應該不是陸委會做的,而是國安高層。因為目前陸委會的副主委邱垂正是從金門大學借調而來,他曾經擔任金大的主任秘書,與金門縣政府、金門縣議會互動良好,人脈綿密,不會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會引發軒然大波。
而國安高層貿然的決定,不但無法對中國形成反制的效果,反而引發中國的冷嘲熱諷,又造成金門民眾的強烈反彈,可說是「投雞不著蝕把米」,得不償失。

蔡政府拿國際民航開刀是搞錯對象

對於中國施壓27家國際民航,要求他們將網站上的台灣稱謂改成「中國台北」,台灣的確應該有所反制,但不是拿這27家民航開刀,因為他們也算是中共壓力下的受害者,去打壓這些受害者適當嗎?中國用政治力干預企業,搞「歐威爾式的胡鬧」,難道台灣也同樣要用政治力來干預民航?也搞「歐威爾式的胡鬧」?如此我們與中國有何差別?

而這27家民航,相信應該沒有是自願更改對台灣的稱謂,所以他們多多少少感覺虧欠台灣,等到這件事的風頭過了,中國不再關注此事,這27家航空有可能改回原本對台灣的稱謂。但如果貿然對這27家航空進行報復,不是把他們推向中國嗎?

此外,如果這27家國際民航惱羞成怒的也對台灣進行「反報復」,傷害台灣乘客的權益,那不是讓中國作收漁翁之利嗎?更重要的是,降低這27家民航乘客在台灣搭乘的方便性,例如禁停空橋,不但可能傷害到本國乘客的權益,也對外國觀光客訪台造成不便,進而影響台灣的觀光收入。

事實上,台灣還是可以採取「正面表列」的方式來奬勵那些不屈服於中國壓力的國際民航。例如當因為天候因素造成台灣的機場暫時關閉,會有許多飛機在機場附近的上空徘徊,以等待進場落地。在各飛機燃料充足的情況下,是否可以考慮優先讓對台灣友善的民航落地?以節省機組員與乘客的時間。

此外,對於友善台灣的民航,其登機門可以優先安排在距離出境大廳較近的地方,讓機組員與搭乘旅客不必長途跋涉。
因此,蔡政府要對中國進行反制作為,必須深思熟慮,而不是盲目躁進,否則將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