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媽媽的不平凡旅程 黃國章媽媽用23年換不回一個真相

軍中人權

從一開始的怨懟憤怒一直到放下仇恨,黃媽媽陳碧娥化母愛為大愛,用一輩子的時間幫受迫軍人與家屬請命發聲,期望改善軍中人權問題。(圖片來源/台北流行廣播電台提供)

23年可以讓扶養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大學畢業,黃媽媽陳碧娥卻用23年也討不回一個真相。

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成為「2018台灣國際人權影展」開幕片,這部片主要是紀錄1995年海軍二兵黃國章離奇落海身亡,為了釐清兒子死因,黃媽媽陳碧娥堅持追查23年,期間更協助處理軍中受冤的上千件申訴案件,為軍中人權發聲。

在8月3日影展開幕片放映前,海軍司令黃曙光代表海軍向黃媽媽陳碧娥鞠躬致歉,黃曙光說「在這邊我鄭重向黃媽媽道歉,也希望這事情在我們軍中不會再發生。 」黃媽媽受訪時表示,「這個道歉我接受,但道歉不代表真相,我還是在等待真相的呈現。」

「媽,就這樣了」成了她與兒子的最後對話

1995年,黃國章才19歲,提前入伍就隨南陽艦隊出海,卻意外失蹤,當時軍方對外宣布,黃國章是穿上便服跳海逃兵,但出海前兒子的兩通電話,至今仍在能在黃媽媽腦中揮之不去。

1995年6月9日,黃媽媽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一早的兩通電話。

一早才剛把店門打開,黃媽媽便接到黃國章的來電,黃國章希望媽媽無論如何都要來帶他走,大約30分鐘後,黃國章再次來電卻甚麼也沒說,只說了一句「媽,就這樣了」,這一句話成為母子間的最後對話。

幾天之後,福建漁民發現了黃國章的屍體,17天後黃媽媽搭機前往福建,諷刺的是這是她第一次出國,沒想到第一次走出國門就是替兒子收屍。而且,從當地法醫帶回的照片,她發現黃國章身穿軍服,腹部兩側皆是瘀青,頭部並插有一支布袋針與一個三角鈍器。

痛失愛子 黃媽媽化悲憤為力量

事實上,黃國章先前就曾經多次透露在軍中被霸凌的訊息,「被要求綠豆要用油煮、香腸要用水炸」、被打、被勒索,是黃國章在船上的家常便飯,黃媽媽沒想到才入伍短短52天的時間,兒子就成了軍中亡魂,但到底是意外落海?自殺?還是他殺?沒有人能交代清楚,為了追尋真相,黃媽媽離開從小生長的花蓮,走上街頭抗爭。

原本對軍方事務一竅不通的她,也因此開始研讀軍中規範,自己找方法與最封閉的軍中體制對抗,逐漸的她從一個平凡的母親,到今天成為許多受害家屬心中的黃媽媽。

除了找尋兒子離開人間的真相,23年來她也陪著受害家屬四處奔波,1998年當時的國防部部長是蔣仲苓,黃媽他的努力促成當年官兵意外保險這部法令的通過,並改善軍中申訴制度,成立官兵權益委員會,並於1999年桃園空軍基地彈藥竊案,成功搶救了5名被刑求的無辜牽連者

平凡媽媽的不平凡旅程...

「只要我能做的時候,我一定會努力認真的去推動這樣一個軍中人權的事情!」黃媽媽在紀錄片中堅強的說,紀錄片導演汪怡昕因為有類似的經驗,在3年前決定賣掉古厝,著手拍攝這部紀錄片,導演汪怡昕與黃媽媽起初到廟裡擲筊,起初遭到黃國章以7個笑筊拒絕,直到黃媽媽開口問在天上的黃國章「是不是希望這支片能成為軍中人權議題,有正面教育意義的題材,」擲筊才出現聖杯,冥冥中似乎暗示著黃國章終於答應。

23年過去了,一直到今天,紀錄片都拍了,對於黃國章的死,黃媽媽始終還是等不到一個真相,從一開始的怨懟憤怒一直到放下仇恨,黃媽媽陳碧娥化母愛為大愛,用一輩子的時間幫受迫的軍人與家屬,請命發聲,一個平凡媽媽的不平凡旅程還在繼續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