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到尾在作弊?高雄地檢署不起訴書將牽動馬頭山掩埋場環評結果

環境議題

高雄地檢署檢察官從未到現場調查,卻以業者環說書為依據,直接做出不起訴處分,讓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高呼「無法接受」。(攝影/黃威彬)

高雄反馬頭山掩埋場自救會多人,清晨4點搭遊覽車出發,6個小時之後到達台北監察院前,4名男子在艷陽下當眾剃光頭髮、且大聲控訴高雄地檢署「無法無天」。因為之前自救會向高雄地檢署控告掩埋場開發業者富駿公司,違法未開篩地下水觀測井、且在環評書中偽造場址無地下水。

但檢察官未到現場調查、就依業者的環說書直接認定「場址無常態地下水,而既無地下水,就不必考慮地下水對掩埋體穩定的影響」。不過,場址有沒有地下水是此案能否通過環評的關鍵,下周三(8月15日)這個案子將進行第4次環評審查,這份高雄地檢署的不起訴書,將對環評審查起什麼作用?將是這場環評的焦點。

馬頭山案存在兩大爭議

「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是由富駿公司開發,場址位於高雄市旗山區、內門區交界的腳帛寮段,面積28公頃,往東約四公里可到旗山市區。預計掩埋一般廢棄物、固化的事業廢棄物,每月6萬公噸,預計最長使用年限14年。

此案從兩年前進入環評審查就爭議不斷,導致在高雄市經過3次環評大會都做不出結論,最主要有兩大爭議,首先最大的爭議就是:場址有沒有地下水。

這件事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如果有地下水,掩埋場的汙水一旦滲漏,就可能汙染四周的水源。也就因為事關重大,「一般廢棄物衛生掩埋場設置規範」才會規定,選擇掩埋場址時應避免地面水、伏流水、地下水等水量過多的地區,以免汙染水源。

另一個爭議是:掩埋場邊坡穩定的問題,馬頭山掩埋場將掩埋到160公尺高,如果邊坡不穩定,一旦崩塌將陷鄰近居民於極大的風險中。而計算邊坡穩定,地下水數據是重要關鍵,一旦地下水不正確,邊坡穩定計算也會出錯。

業者的環說書多處記載場址沒有常態性的地下水,但自救會卻發現業者鑽的地下水觀測井有多口未開篩,導致即使有地下水也量不到水位。而自救會自己出資鑽的井卻有豐沛的地下水,兩方差異很大。為證實業者的觀測井是否有開篩,今年四月高雄市環保局局長蔡孟裕現勘,當場證實業者有3口井未開篩。

場址地下水如何證實,台南永揚場址已有前例可循

而這次高雄市地檢署做出不起訴處分,會讓自救會這麼無法接受,就是因為檢察官從未到現場調查,反而以業者的環說書為依據,直接判定場址無常態地下水。

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今天到場聲援自救會時就直指:「這是從頭到尾都在做弊。」他說,檢察官認定有沒有地下水,依據的是業者的報告書,而這個報告書卻已經被證實是用未開篩的地下水觀測井,做出沒有地下水的結論。

無黨籍高雄市長參選人吳益政也批:「這是政府失職失能。」他認為,馬頭山到底有沒有地下水,不是廠商說沒有就沒有,也不是民間說有就有,而是政府要自己掌握地理環境的基本資料,而如今地下水觀測井已被證實未開篩。

相較於2009年發生在台南的永揚掩埋場案,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的處理方式顯然太過草率。當時永揚掩埋場案的檢察官不但多次到場現勘,還下令重新鑿井,最後依實測確認場址的確存在地下水。而此案環評審查時也因是否有地下水引發爭議,環保署為求慎重,還另外組專家會議由第三公正單位重新調查。

地質專家指掩埋場區位不恰當

馬頭山掩埋場其他的爭議還包括場址鄰近多個斷層,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曾指掩埋場的區位不洽當,因為馬頭山掩埋場鄰近車瓜林斷層與龍船斷層上盤區域,依經濟部中央地調所地表測量結果,這裏的地表有快速不等量隆起與位移現象。他還預言:「在這裏設置大面積結構物,數年之後必會造成結構物龜裂,導致露天掩埋場汙水滲漏而汙染河川。」

另外,場址也被發現有豐富的生態系,陸蟹專家劉烘昌發現有高密度的食蟹獴,以及大量的厚圓澤蟹,厚圓澤蟹需要豐富的地下水才能生存,等於間接證實場址有地下水。屏科大野保所所長黃美秀也在場址發現麝香貓、食蟹獴的排遺,以及山羌、水鹿的腳印,一旦棲地破碎化,對動物存續的影響很大。

而在這麼多爭議之下,下周三的環評大會究竟會做出什麼結論也讓人很好奇。但可預料的是,如果在爭議未解下就通過,事後將引發更大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