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萬疫苗哪去了?從流感疫苗施打數據造假看台灣防疫大漏洞

醫療政策

監察委員張武修揭露台灣公共衛生重大疏失,疫苗接種數據竟造假,更發現背後巨大的結構性問題。(攝影/黃威彬)

最近疫苗的狀況特別多,在中國是黑心假疫苗風暴,台灣則是流感疫苗接種數據造假,同樣都是「假」,原因卻是很不一樣。

今(10)日監察委員張武修、蔡崇義等召開記者會,揭露台灣醫療公衛體系的防疫大漏洞。

張武修會後接受《信傳媒》採訪表示,有醫生向他密報,指出新北市三重衛生所,有向上級浮報疫苗施打數據,讓表面上看起來「民眾都有打疫苗」,但私底下卻是自逕將疫苗銷毀,統計全台去年更有高達31萬隻疫苗不知去向。

當監察院深入調查之後,針對「究竟誰打了疫苗?」這問題向相關單位詢問,發現新北市衛生局,乃至於中央衛福部疾管署,至今仍一問三不知,白白浪費政府每年花70008000萬準備的疫苗、人力等,導致疫苗涵蓋率低,社會防護網根本沒有完善展開。

三重衛生所數據造假

地方衛生所有時會到國小、活動中心等社區民眾的集散地,進行疾病防護的工作,如:施打疫苗。台灣政府於1998年開始推行流感疫苗施打政策,逐年擴大公費施打對象,目的是提升疫苗施打的人口涵蓋率,通常會選在入冬前、流感發威時,進行施打作業。

然而,一個良善的中央政策,在基層落實時卻開始出問題。

監委張武修描述了基層衛生所人員無法消化完疫苗,最後自己銷毀的過程。他說,衛生所基層會到國小、活動中心去設站,首先從冰箱拿300劑疫苗出去,結果只來了150個人,基層人員心想:「上級希望帶300支出去,就要全打光再回來啊!」所以回去之後,就上系統登入紀錄寫有300人打疫苗,但實際上卻是把剩下的150劑再拿回冰箱冰,等到週末沒有人的時候,再偷偷的把針頭拿掉,丟到衛生所的廢棄醫療用品垃圾桶去。

這就是監察委員經過了解後新北三重衛生所所發生的事情。然而,這只是第一線的基層,再來是三重衛生所的上級新北市衛生局,沒有事前察覺以外,事後處理方式也讓監委懷疑「有縱容包庇之咎,更有失公平與正義。」

新北市衛生局於今年1月,收到三重衛生所護理長及流感疫苗承辦人自行銷毀數千支疫苗的消息,先是未即時向中央衛福部疾管署通報,遲至4月監察院張武修委員受醫師友人檢舉後,才讓整起事件曝光。

八千萬丟到垃圾桶?

而在1到4月這段期間裡,新北市衛生局自行調查,發現三重衛生所的流感疫苗數據落差近達16,000劑,卻未全面清查新北市各處衛生所狀況,而且遲至3月才開始約談部分承辦人員,讓相關人員有充裕時間可能進行串證,「新北市政府監督不力,難辭其咎。」張武修表示。

在今年4月,監察院與疾管署介入調查後,更發現新北市三重衛生所在2015年早就有數據造假事件,而更嚴重的是在後頭,調查發現去年全國共370家衛生所的疫苗接種紀錄,在系統上的數字竟多出實際接種紀錄高達31萬劑,究竟這些消失的疫苗都去哪了?很有可能像三重衛生所一樣被丟掉,更危險的不排除可能有私下販售、施打等行為。

「所以本來一支疫苗可以給一個人施打,現在全變成垃圾。」張武修說,他懷疑這種浮報疫苗施打數據已行之有年,且範圍可能不只新北市。相關承辦人員都已調離三重衛生所,也有受到處分,但這起事件背後,其實是告訴大家,國家的公衛系統已出現結構性的問題。

張武修發現,現行衛生所使用的流感疫苗資訊系統IVISInfluenza Vaccine Information System)非常繁雜、難用,且不需要紀錄施打對象的名冊,讓整個系統無查核機制,「想填多少、就填多少。」才導致衛生局、疾管署全都一問三不知,除了政府設計的登報系統漏洞百出以外,衛生所存在的必要性也受到挑戰。

血汗衛生所

衛生所為因應政府推廣公費疫苗接種,不但疾管署會做各種疫苗接種業務進行年度考評作業,例如:「計畫完成績優獎」、「流感防護績優獎」等,均以IVIS的數據為憑,成績掛帥主義,導致各基層為此奔波,許多接種站都得利用晚間或假日時間辦理,造成衛生所基層人員難以承受,抱怨「那我乾脆去診所當護士比較好。」

這次疫苗數據造假多發生在衛生所,醫院、診所反而因有健保卡機制而沒有問題。

張武修指出,衛生所是政府為推廣醫療、公衛的重要機關,不過隨著時代變遷,在許多都會區,衛生所的功能與現在許多醫院、診所重疊。在都市地區,越來越少人會去衛生所看病,反倒是偏鄉地區,衛生所的重要性就大大增加,如:蘭嶼唯一醫院就是政府的衛生所,重要性相比都市衛生所更多。衛生所在都市與偏向地區的重要性落差大,監委呼籲政府,倘若不妥善重新分配各區衛生所資源,恐怕造成浪費。

「規定醫生要打80劑才能拿到薪水,但偏鄉本來人就比較少,打不到這麼多人啊!」監委蔡崇義解釋偏鄉地區衛生所可能面臨的困境,他表示政府立法常用都市型思考,打疫苗一定要經過醫師的檢驗,但卻規定得打滿多少劑醫師才能領到錢,「那假設今天是去貢寮、金山打,那都是偏鄉地區,如果氣候不佳等因素,導致來打的人只有30位,沒有滿80劑,醫師會領不到錢。」所以最後衛生所可能就會填80劑,為的就是讓醫師可以領到錢。蔡崇義認為,政府得重新思考那些去偏鄉地區服務的醫護人員給薪方式,「給偏鄉人力適當的獎勵,因地制宜。」另外針對政府績效掛帥的作法,蔡崇義認為應該要告訴衛生所,「老實呈報數據,政府一樣都會給予獎勵。」

張武修表示,希望能趕在入冬要施打疫苗季節來臨前,包括地方衛生局、中央衛福部、疾管署等,能積極改善檢討整個現行公衛體系的結構問題,包括無查核機制的登報系統、衛生所定位、血汗問題,當基層得負擔沉重業務時,又鼓勵成績掛帥,作假、浮報便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