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聯發科遇上高通 我們的公平會卻變成了經濟部.....

產業趨勢

聯發科認為公平會這次對高通裁罰髮夾彎將不利於台灣5G產業的發展,圖(左)為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及(右)執行長蔡力行。(照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本來以為台灣政府會懂聯發科的心,「如果要偏心,也一定偏向你的心。」這句話是民進黨在提名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前,蔡總統對姚文智說的一句話。當時沒有人懂蔡總統的意思,現在我們都懂了。

「現在高通從7個月前被罰234億轉變成只罰27.3億,根據雙方和解協議,高通同意不爭執已經分期繳納的27.3億元罰鍰,並承諾在台灣進行5年的產業投資方案,該投資包括5G合作,新市場拓展與新創公司及大學合作,並設立台灣營運及製造工程中心,總投資金額為7億美元,加計已經繳付的27.3億元,整體將達240億元,將超越原本的234億元罰鍰。」

法律跟產業,罰金與投資,混為一談

看了上述這一段公平會髮夾彎之後的說法,忽然想起了魯迅的阿Q正傳裡頭的一段文字:

「但雖然是蟲豕,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就近什麼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為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麼?「你算是什麼東西」呢!?──《阿Q正傳》」

讀完這一段心中有點悲涼。從1922年到現在2018年,阿Q的「自輕自賤」還在繼續的演譯著。

「並承諾在台灣進行5年的產業投資方案,該投資包括5G合作,新市場拓展與新創公司及大學合作,並設立台灣營運及製造工程中心,總投資金額為7億美元。」

我們是乞丐嗎?這些錢不本來都是我們的錢嗎?是這麼多年來,高通用不合理的生意模式從台灣拿走的錢,幾個月前公平會讓他吐出來,而如今他吐出來的卻讓公平會再撿起來,說嗯還蠻好吃的,謝謝你,好強,你是我的高通!

高通跟聯發科有何不同?

什麼是不合理的生意模式?說到這裡,台灣的手機及無線通訊相關業者恐怕都是點滴在心頭。大家可以回頭想想,為何韓國、中國紛紛對高通處以巨額罰款,並要求高通改變權利金收取模式,美國FTC(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及歐盟也都有控告或調查高通的動作,甚至高通最大客戶蘋果也為此與高通纏訟多時,同時在找英特爾甚至聯發科晶片等新的替代方案?

因為高通過去以手機整機收取專利授權權利金,就是在全球引發爭議的焦點。特別是一支手機除了基頻晶片外,還有記憶體、面板與鏡頭等,高通將記憶體這些零件也一併計入收取權利金的母數,非常的並不合理。

專利授權權利金?這什麼意思?我們先來看看做手機晶片的聯發科跟高通有什麼不同吧!

其實這兩家公司並不是產品(手機晶片)不同,因為產品(晶片)都差不多,差的是生意模式的不同。高通除了賣產品,主要的收入是從收保護費而來,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費也就是「專利授權權利金」。

專利授權權利金講起來太專業了,可能有人會聽不懂,我們舉「賣牛肉麵跟牛肉」當例子,大家就會了解。

譬如說有個人要賣牛肉麵,他就必須要到市場買生牛肉,這時候賣牛肉的Q(高通牛肉)就跟他說,你除了買牛肉的錢,你還要付我錢,讓我教你怎麼煮牛肉麵,而且既使你已經很會煮牛肉麵了,也不可以不付這個錢,因為Q會帶吃牛肉麵的客人來,然後Q還會跟你說,你的牛肉麵只能賣這個價錢,因為來吃麵的人是我Q帶來的,而且連客人要吃紅燒或清燉,Q也都跟這位客人說好了。

這時候你轉頭一看,哇!旁邊這家M(聯發科牛肉)也賣牛肉啊!這時候Q就會說,不行!你不能買M的牛肉,如果你買M的牛肉,我Q(高通牛肉)就不賣牛肉給你,當然更不會帶客人過來你這邊吃麵。

這樣的公平會其實可以廢了...

公平會去年10月罰高通234億元罰款,就是在罰這個錢,但是現在公平會竟然管起經濟部的業務了,把法律跟產業,罰金與投資,全部混為一談。

「高通並設立台灣營運及製造工程中心,總投資金額為7億美元。」聽到公平會這樣說,心裡壓根納悶著:這是哪門子的公平會,是公平會幫經濟部圍事嗎?那為什麼不想想聯發科的狀況呢?難道是因爲聯發科沒有宣布7億美元投資,來幫你做業績嗎?

那這業績可以不可以做給科技部呢?就當科技部的「業外收益」好了,多了這234億,專款專用來發展你說的「台灣進行5年的產業投資方案,該投資包括5G合作,新市場拓展與新創公司及大學合作,並設立台灣營運及製造工程中心。」

這到底是在講什麼啦!大熱天,外頭明明很熱,內心突然感覺一陣悲涼!

在今年6月15日的股東會上,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表示,兩年前就說過5G、AI是聯發科未來的大方向,也宣示未來5年積極投資,整個集團將砸下研發費用2000億元,以聯發科加上旗下集團公司現在一年投入約400~500多億來看,到時恐比2000億元還多,畢竟技術還是聯發科最核心的部分。

台灣應該升級,不該跟10年、20年前做同樣的事

從蔡董的說法來看,也就是說聯發科一年的研發費大約400到500億,現在公平會跟高通交換條件,剩下的錢不罰了,但高通要在5年投資不知道是什麼OOXX的總共210億,換算一下一年大約就是40多億,也才聯發科投入研發費用的十分之一。

這每年40多億,對高通來說是很高的金額嗎?其實也不盡然,可是為什麼政府要為了這一年40億「自輕自賤」?

以為傍了大款,但其實是個空心老倌。10年、20年前,台灣可以這麼幹,那是「識時務」。但現在我們還是這麼幹,那是傻B無誤。大家可以一起來等等看10年之後的高通會在哪裡?

這樣弄,公平會說真的可以廢了!

當時如果蔡總統要偏心姚文智,偷偷摸摸的偏心,不要講出來,然後姚文智的選舉也什麼事都不要做,什麼話都不要說,肯定現在的民調不會這麼低。今天公平會如果不要這麼說,我們也不會知道他只是幫經濟部圍事的小弟。

況且如果今天一個嚴重的「裁罰」最後變成又可以用「投資」來交換,在高通沒有改正的情況下,政策可以如此輕易的180度大轉彎,那如果未來有任何廠商在台灣市場進行不公平競爭的行為,公平會還有什麼立場做裁罰?公平會的裁罰又還有誰會理會?

如果小英政府從上任以來什麼事都不要做,現在民調也不會這麼低,為什麼?因為總統府做行政院的事,公平會做經濟部的事,全部都亂了套!科技部一年一千多億的預算,從馬政府時代就這樣了,從2G要做3G,從3G要做4G,現在又要做5G,還有立法委員在立法院質詢說:我的蘋果手機都8G了,為什麼我們現在才要做3G...。

外頭天氣明明很熱,內心卻是一陣悲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