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四週年》陳玲玉:我真正體會到了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高雄氣爆四週年

為紀念高雄氣爆事故,市府在當年的氣爆發生地、五權國小路口,設置裝置藝術〈記憶的漣漪〉。(攝影/黃威彬)

在台大,曾經有門十七堂、各一百分鐘的課,主題拗口卻每每爆滿,叫作「善念與法理兼具的商道」,授業者被不少媒體稱作王牌大律師,也是高雄氣爆事件後,努力促成高雄市府、榮化、華運等三方協議的幕後推手──陳玲玉。

今年五月,法院宣判,李長榮化工董事長李謀偉、現任高市府秘書長趙建喬等十二人,各處四年到四年十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受訪這天,她替我們還原了過去一千四百多個日子當中,被告們所不為人知的一面。

四年前,高雄深夜發生氣爆,共造成三十二人死亡、三百二十一人輕重傷。沒兩天,部分媒體逕自將「首謀」與「榮化」劃上等號。但,在接下來短短一年間,榮化不僅與三十二名罹難者的家屬全數和解,甚至,不久前的一審宣判,更上演了受害者替被告說話的天方夜譚戲碼,這讓人不禁好奇:在那段眾人如履薄冰的日子裡,善惡究竟如何與是非對話才能導致如此結果。

受訪時,談及此事,陳玲玉宛如置身大學講堂,替我們上了一門不是律師也該懂的課,「道是方法,而商場的方法,就是要兼具善念與法理,只堅守法條是沒用的,善念其實應該擺在最前面。」

災後和解難談,原因竟是台灣人「太守法」

災難發生後,傷者與逝者家屬除了悲慟,還得面對如何活下去的憂傷。或許,不少人會覺得談錢太過俗氣,但身在谷底的當下,那卻是災民們重返人生軌道的唯一浮木,然而,台灣人天性保守,凡事得講求依據──要談和解,一般得先證明誰有罪。

「當時推動三方協議,真的要去談協商的時候,最困難的是什麼呢,竟然是每個人都必須遵守法律,因為每個人都會跟你說『依據法律他們不能……』」為了打破死板板的法條、更快幫助災民,陳玲玉呼應高雄市政府首創的「代位求償」,推動了「三方協議書」的簽署,透過高雄市府、榮化、華運的相互約定,分配各自必須先行墊付的和解金額,同時也與外界對話,消弭「先給錢就是認罪」的世俗迷思,這才奠定了和解的根本。

「如果今天有法院判決,那一切好辦,因為只要跟著法院判決走就好,沒人會有責任。但是在法院還沒判決之前,大家都會擔心『我怎麼先掏錢出來,法律依據又是什麼?』簡單說,市政府會擔心自己觸犯圖利罪,榮化是上市公司,也會擔心有沒有背信罪的問題。」她指出。

陳玲玉提到,在處理三方協議的過程中,與其說自己是一名律師,還不如說更像一名心理醫師,「當我想要去談和解的時候,其實已經跳開了法律,因為這件事如果先談法律,那大家都會僵住了。所以,我只能慢慢說服,希望大家放下心中的顧慮,……有句話叫作水清見魚──放下顧慮後,才能看見事實真相,也才能產生智慧,平靜地去思考解決方法。」

全數和解成功的關鍵,善念殊途同歸

她認為,促成此事的關鍵,其實也與背後眾人的善念有關,「跟高雄市府的協商是一種經驗,要知道,在一場會議上,官員透過麥克風講出來的話,一般都是保守的,因為每一個人都會留退路,不敢把話講滿,怕會議有記錄,……這點很慶幸許副市長(許立明)願意放下身段,在召開市府、廠商、受害者的正式會議之前,分別聆聽我們的難處及建議。」

「在協商過程中,我深刻感受到許副市長希望為家屬爭取更高金額的心意,但即使李謀偉和我都希望盡力滿足災民的期待,礙於榮化是上市公司,背後有董事會監督著,所以我們還是必須衡量財務上的負擔能力,以及在法院判決前支出款項的合理性,對於這樣的兩難,說真的,我很感謝許副市長在中間的體諒、溝通,讓事情可行。」她補充。

「因為這個案子,也讓我很近距離地看見李謀偉這個人。」談起甘苦,在陳玲玉眼中,李謀偉是個十足感性的人,每當有災民向他訴苦,他總會希望滿足對方,但身為主導和解的律師,類似狀況反而成為困擾。「每個人的狀況不同,後續一定有人會要求更多。說實在話,有些災民的情況很令人同情,可是我必須堅持──不能對某些人破例,唯有公平才能完成全體的和解。」

「向受難的朋友說NO,你知道嗎,對律師是一個很痛苦的壓力,但我只能忍耐,並且等待,等到他們能理解,『今天的一千兩百萬,可能比你花十年打官司、三審定讞所拿到的多,……你已經很悲傷了,不要再讓訴訟去煎熬你。』」她說,慶幸的是等待有了結果,罹難者家屬最後全數接受了和解,「不過,回想起來,當初如果不是李謀偉有心和災民和解,而且他意志極為堅定,身為律師的我即使有再好的建議與方案,也是徒勞無功。」

首次處理大規模和解,陳玲玉: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在陳玲玉等待的過程中,背後始終有著東風,那就是李謀偉一手成立的榮化志工團。「除了志工手冊,他們還有厚厚一疊日誌,裡面密密麻麻寫著:填表志工是誰、今天拜訪哪一個受傷者或家屬,以及誰有什麼需要,像是一些醫院掛不到號的、要特別護士的、要義肢的,更重要的是,第二天打算做什麼,最後還得把每個案子追蹤到做完,就是要讓每個災民都確實受到照顧。」

即便擅長和解談判,也被不少媒體封為「和解律師」,但陳玲玉說,如此大規模的和解還是她律師生涯的第一次,「我從來沒碰過那麼多人死傷的案子,後來卻能達成罹難者家屬與重傷者的全數和解。人家都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我真正體會到了

一堂關於善念的課來到尾聲,她想起了那一天,「那是一百零四年的七月十七日(高雄氣爆一週年的前兩週),為了和三十二位罹難者家屬和解而簽署三方協議書的日子……我相信我們彼此都會記得那一天,之前大家的壓力好大,好不容易都可以放下了,回歸生活的常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