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廠陸續撤離中國產線 多數轉進越南

國際財經

為了躲避美國高關稅,美國、台灣、南韓、日本等國際大廠正悄悄撤離中國,將大量產線遷移至低工資國家。(圖片來源/Flickr)

美國、中國兩大經濟體互不相讓,中國等量報復貿易關稅和金額、繼續互相傷害,準備打持久戰之際,由於中國工資和土地成本日益高漲,同時為了躲避美國高關稅和鞏固美國市場,在中國有些美國企業,已將部份生產轉移至巴西和歐盟。

亞洲企業如台商寶成、富士康、南韓三星電子、樂金電子(LG)、日商Nikon、東芝、Sony等,也腳底抹油,已經或是準備將大量產線撤出中國,轉移至工資較低的東南亞、印度、巴西等地,或是直接搬遷至主要市場美國、歐盟建廠生產。

美國、南韓、日本、台灣等大廠為了躲避美國對中國商品最高徵收25%的關稅,紛紛轉移生產基地,外商這種出走潮引起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的憂慮。

他在香港媒體《東網》刊文指出,假設川普政府9月初對中國2000億美元(6兆元台幣)商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南方出口加工重鎮的深圳必然首當其衝,進而衝擊香港、珠江三角洲,乃至全中國經濟,可能使中國經濟失去增長的動力與泉源。

南韓三星電子是最近一家宣布中國廠將停產的外商,綜合媒體報導,三星位在天津市的手機工廠今年可能停產,天津工廠2001年8月成立,廠址位於天津市西青區微電子工業區內,是三星在大陸的手機生產基地,每年生產3600萬支手機,三星另一處中國工廠位在廣東惠州,每年生產7200萬支手機。

三星發聲明表示,由於增勢放緩,整個智慧手機市場面臨困難,天津通信技術公司正計畫側重於可提高競爭力和效能的活動。不過公司目前還沒有定論。

三星電子的天津廠將吹熄燈號

三星天津廠將吹熄燈號,在外界意料之中,因為在中國華為、小米等品牌手機圍攻下,今年第二季,三星在中國市占率只有0.8%,掉到12名,遠遠低於2013年稱霸中國市場時的20%占有率。

中國官方鼓勵民眾愛用國貨,也使三星在中國的智慧手機銷售慘淡,第二季只賣出80萬支,遠遠輸給華為的2850萬支。美商也意識到中國工資成本高、又有民粹主義,整體環境不友善,開始另謀出路,分散風險。

《彭博》10日報導,代表200家在中國經商美企的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中國事務副會長彭捷寧(Jacob Parker)表示,在美國對中國340億美元進口產品加徵關稅後,受衝擊的美商已將部分生產轉移到巴西與歐盟等地,他拒絕透露企業名稱,但表示受影響的產業包括資本財與農業設備生產商。

寶成在越南、印尼員工人數超過28萬

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之前,台灣製鞋業一哥寶成早在2015年就頂不住「五險一金」的勞工福利成本,將大量生產線撤出中國,在中國員工人數從高峰時期的40萬現在大減至20萬人。

寶成最近幾年遷廠至東南亞,寶成目前越南員工總數逾16萬人,在印尼的員工達到12萬人。在寶成集團的帶頭下,幾乎所有大型台資鞋企都跑去越南設廠。所謂的五險一金指的是養老、醫療、失業、工商與生育保險金,加上住房公積金。

中國勞力成本10年至少暴增2倍

過去10年,中國整體勞動力成本暴增約3.5 倍,製造業成本大增2倍,也是寶成等台商幾年前開始大舉退出中國市場的主因。

中國製造業不具低人力成本的優勢,研究機構歐睿國際(Euromonitor)調查顯示,中國製造業的時薪水準在2005年至2016年的12年間,快速上漲2倍,從每小時1.2美元激增至3.6美元。已超過巴西和墨西哥等拉美大國,並已經趕上希臘和葡萄牙等歐洲國家,更是馬來西亞、印度、泰國、印尼和越南的數倍。

印度勞力成本只有中國的1/5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製造業勞力時薪只有0.7美元,只有中國的1/5,印度因此被富士康看中,該公司未來5年將在印度建造12間工廠,僱傭工人可能超過100萬人。 

同樣地,富士康響應川普的美國製造政策,據《騰訊科技》8月7日報導,富士康集團(2038)計劃斥資 100 億美元,在美國威斯康辛州建設一座液晶面板製造基地,可能在該處基地內部設立工廠,直接組裝蘋果iPhone,以降低手機從中國組裝之後進入美國市場的關稅成本。

想當初三星集團在中國曾有多達15萬員工,出口總額高達600多億美元。但三星近兩年在越南和印度投資建新工廠,今年4月關閉了它在深圳的最後一家工廠。

中國失去美國的關稅優惠,韓企撤離快速且徹底

整體來看,韓企的撤離快速且徹底,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說,這次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專為歐、美、日等品牌代工的在中國外資企業,如果沒有目標市場的關稅優惠,很大機會失去歐美日的訂單。為了企業生存和繼續獲得訂單,轉移到有關稅優惠的東南亞和南亞國家可能是他們的重要選擇。

劉開明表示,如果未來中國的貿易環境不穩定,越南、印度、印尼等國家合力再從中國挖走訂單和生產線並非危言聳聽。「大量工人將失業,國人的好日子可能會到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