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震救災的隱情:我又遇到了另一個保羅

花蓮地震

為了地震救災,好人會館號召到多台摩托車,並分送給受災戶使用。(圖片來源/FB@好人會館)

這次地震大家一起做了很多好事情,我們總共號召捐贈了十台摩托車。小趙的媽媽將她買菜的摩托車捐出來,捐給受災戶使用。這部摩托車在災民使用告一段落後送了回來,成為花蓮辦公室的代步工具。

原本也就這樣子了,前幾天有位受災民眾的弟弟假釋了,希望能夠得到一些生活用品、衣服,減省家裡的依賴,並且開始參加職訓,地震時他在監獄裡,他叫保羅,這真是一件好事情。

台南是個有文化的地方

我高中畢業時一個人躲到台南念書,每天克制自己只能使用一百元過生活。那個時候台南早餐一碗素食炒麵十塊錢、一碗米粉三十元。我每天早上七點起床讀書,八點吃早餐。十一點半吃午餐、五點半吃晚餐。就這樣日日讀書一個半月考上大學。當時家中遭逢石油危機,事業陷入困難。我一直在家中幫忙。聯考前兩個月,覺得這樣不行。跟母親商量想要讀書。

媽媽勉強湊了一萬四千元給我。我拎著包包說是去台北補習。其實,就這樣一個人逃家般躲到台南讀書。我知道家裡的錢不夠繳補習費和生活費。我計算著,租房子兩千元、吃飯三千元、車錢一千多元。連同生活用品,省著點就能讀書。

台南人真是一個有文化的地方,我每天三餐短短半小時的吃飯總是穿越許多小巷。每戶人家門口的春聯非僅字句文雅,書法也各不相同。我總是邊散步邊欣賞。傍晚時許多人家就著門口擺碗筷吃飯、喝茶真是和樂。返程或去時總能聽到家戶裡傳來練琴的聲音。這是當時我在花蓮沒碰過的事情。

東榮街上的老媽媽知道我簡居苦讀,總是給我特大份的素炒麵。我則訝異,傍晚經過她家門口她卻是與孫女一起坐在屋內彈奏鋼琴。當時我們家中每月舉債周轉,真羨慕人家簡單而又有內涵的生活。

把好心人的福份分送給有需要的人

有天當我吃完米粉走回租屋處,發現有個年輕人一直跟蹤我。從我吃完米粉出小吃店門,這人就一直跟著。過了兩條街、第三條街,我突然轉身堵住他,問他你是不是一直跟著我。

當我正面面向他時,看到他是一個黝黑驚恐的原住民。他十分倉皇。跟我說,我剛從台南監獄出來,想回蘭嶼。但身上沒有錢,也沒有吃飯。已經在街上來回走了兩天了。

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定定地聽著他說。隨後告訴他「你身上太髒了,這樣會嚇到人,而且不會有人幫你,跟我到宿舍吧!」我讓他洗澡、給他衣服,同時送給他五百元。

他叫保羅,十年前還是青少年時殺了人,關了十年。人生這樣的萍水相逢。生舒燕時我回去東榮路上找老媽媽,想跟他說謝謝。他們的攤屋已經搬走了。保羅也一樣,再無法和路上幫助過他的年輕人連絡上。

今天,我又遇到另一個保羅,我決定將小趙家充滿福氣的摩托車轉送給他,讓他能有代步工具去職訓,分些好心人的福份去覓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