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黃國華遊日本》漫遊小豆島 遙想第八日的蟬

生活品味

小豆島就是一個擁有平淡感動的地方,我旅行的起緣是一本小說:《第八日的蟬》。(攝影/黃國華)

旅行的目的因人而異,旅行的念頭或衝動更是五花八門,其中最容易挑起心中那股旅行欲望的觸媒應該屬於「故事」,當然故事的型式包含了文學、戲劇、歌曲或小說,從阿公阿媽時代的「王哥柳哥遊台灣」、師奶殺手裴勇俊主演的「冬季戀歌」的韓國到文學經典「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布拉格…..大家或多或少都被感人與有趣的故事所吸引,進而對故事中的場景有了共鳴的投射。

我喜歡京都南邊的宇治,但絕非是被源氏物語所吸引,坦白說,厚重饒舌的源氏物語我只看過其中與宇治有關的篇章,真正吸引我的其實是「宇治金時冰」,對我而言,我實在沒那股文學涵養一一地隨著源氏物語的文字一路玩下去,對我特別有吸引力的反而是那些通俗文學或劇作,如偶像劇大和拜金女中最著名的代官山,「東京愛情故事」中的台場,「戀愛世代」的安曇野滑雪場等等,我的人生很簡單,也很平庸,一部通俗的電視,一本易懂的小說,平淡的境遇,快樂的旅行,如此而已;小豆島就是一個擁有平淡感動的地方,我旅行的起緣是一本小說:《第八日的蟬》。

第八日的蟬

故事的開始是介入婚姻當第三者的希和子,意外懷了已婚男人的身孕,但在不負責任的有婦之夫的哄騙下同意墮胎,卻讓希和子永久失去生育的能力。同時那個男人的太太卻生下一個女嬰,希和子趁他們夫婦外出的間隙空檔潛入家中抱走了女嬰,此舉也讓她成了終日提心吊膽逃亡的通緝犯。

希和子帶著女嬰薰隱姓埋名地躲藏,後來輾轉流浪到民風純樸的小豆島定居下來,直到四年多後在小豆島的祭典上,被一位業餘攝影師捕捉到母女情深的照片,而這張照片意外獲得攝影大獎刊登在全國的報紙上,讓希和子的行蹤曝了光,在小豆島的碼頭上,希和子被警方逮捕而落網。

沒有血緣關係的希和子與薰(那位她偷抱走的女嬰),自然而然地發展出母女情,這段畸形的母女緣只如冬去春來夏又至的蟬之一生,二人的相依為命終究像短命的蟬轉瞬即逝!

《第八日的蟬》以小豆島為故事背景。(攝影/黃國華)

回到原生家庭以後的薰,卻發覺原來的「家」早已經支離破碎,她只能在異樣眼光之中長大。生母對待她的態度卻無法如正常的母女,父親早就被外遇、綁架與外界龐大的質疑眼光與壓力,壓到已成為一具沒有神采的空殼,或許是對於自己當年的外遇引發宣然大波感到羞愧,對薰則是一貫置若罔聞的態度。

薰把家庭這一切的改變是源自於「那起事件」,於是她恨那個女人希和子,那個女人讓她的家庭氣氛低迷與冷淡。如果沒有那個女人,父母親一定會像別人父母這樣愛她。她把一切家裡的過錯都推給那個擄走自己的那個女人,她用恨意維持著一切的表面假象,她無法愛她的家或她的家人,彼此之間的不睦,只要推給那個壞女人似乎就可以得到麻痺似的救贖。

久而久之薰也無法繼續待在家庭忍受這樣的父母,上了大學後薰便搬出去靠著半工半讀的生活,很諷刺的她也認識了一位有婦之夫而陷入無可自拔,就像當年的希和子一樣飛蛾撲火般的行為,薰和當年的希和子一樣的宿命,她懷了一個不負責任男人的小孩。從為人母的那一刻開始,薰原諒了那位偷走她童年造成她陰影的希和子,她決定勇敢地面對陰影,她要回去希和子把她擄走後一起生活的那片海洋-小豆島,薰要讓她的小孩和她一樣,有一個海水味道的童年。

站在海味滿滿的碼頭上回味閱讀小說當下的感動,也是一種旅遊的方式(攝影/黃國華)

我被希和子和薰在小豆島的海邊生活所感動,尤其是希和子落網時在小豆島碼頭邊對來逮捕他的警察只說了一句話:「那孩子還沒吃早餐啊!」的那一幕;看完這本書,我二話不說地立刻飛到小豆島,只為了站在海味滿滿的相同碼頭上再度體驗閱讀當下的感動,這就是我旅遊的方式,只為了一本書的一個畫面,只為了再度體會從戲劇中所得到共鳴,對我這個極度理性的金融投資者,任性且感性的旅遊方式與理由是平衡身心的重要元素吧。

父親的過錯卻由下一代來承擔,希和子明知道會付出一生的青春代價也要偷走小孩,只為了那短暫的身為人母,一如蟬在土中活了七年,破土而出後卻只能活七天;然而若有蟬活了第八天呢?是孤獨的茍活?還是喜悅的迎接難得的生命?

天使步道

小豆島位處於日本的瀨戶內海,踏上傍晚開往小豆島的快艇遠眺小豆島,她有著橙紅的夕陽,瀨戶內海非常的平靜,感覺上像片沒有任何倒影的鏡子;夏天的小豆島最美的地方在於「天使步道」,小豆島南邊的海灘外,有十餘座星羅密布的小巧島嶼,當海水退潮時,可以從裸露在外的小沙洲,一個島一個島的尋幽訪勝,當漲潮時,這些裸露的沙洲又消失在海水之間,只剩下一座座宛如與世隔絕的小島嶼矗立在瀨戶內海港灣裡頭,這一道綿延數里的沙洲稱為「天使步道」。

小豆島另一個可以探訪的地方是「二十四の瞳」映畫村,「二十四の瞳」是一部描寫小豆島上年輕女教師和12個小學兒童的交流的電影,故事背景正是是二戰前夕日本的貧困小漁村小豆島,拍完電影之後便把片場保留下來,片場內有古老的木造學校,古老的風琴,教室內排列著斑駁小桌椅,昭和年代的校車,教室窗外就是海灘,浮在海上的綠色群島,陽光映在大海反射到教室玻璃窗上,海面波光加上復古的氛圍,宛如嘲弄、宛如認同、宛如安慰、宛如寬宥。

夏天的小豆島最美的地方在於「天使步道」,小豆島南邊的海灘外,有十餘座星羅密布的小巧島嶼,當海水退潮時,可以從裸露在外的小沙洲,一個島一個島的尋幽訪勝。(攝影/黃國華)

我入宿的飯店是「小豆島國際觀光飯店」(小豆島国際ホテル),她就位於瀨戶內海的岸邊,所有的客房都可以看到海景,緊鄰飯店的沙攤,就是那一條「天使之路」,在房間內便可以觀賞海水退潮時小島和陸地連成一片的奇妙景象。

這家飯店的服務相當貼心,她有聘請精通日本的服務生,一般而言,溫泉旅館或鄉下旅館的服務生的英文水準是那種聽了之後會讓人感到彷彿置身火星, 而小豆島這家飯店服務生的英文卻是帶著極為正統的英國腔調,聽了之後反倒會自己的破英文感到難為情。飯店還有接送的服務,旅人可以要求派車去接或送到小豆島的公車總站與碼頭,一點都不用擔心在小豆島各個景點上肆意的散策所造成的交通不便。

碼頭是短暫旅程的終點,也是另一個旅程的起點,旅程是可以這樣沒有句點地一直延展下去沒有句點 。(攝影/黃國華)

這家飯店還有兩個特色,一是她的晚餐可以選擇在海邊BBQ,傍晚時分,吹著海風,遠眺遠方的夕陽餘暉,細數著瀨戶內海上過往的大小船隻;此外晚上在飯店旁的海灘上還會有火花(煙火)表演,不喜喧鬧的人可以在房間內觀賞,也可以泡在飯店的露天溫泉中體驗聲光之動感表演;的確這家旅店和傳統溫泉飯店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這倒也和小豆島的風土景緻相符。

我在浴池中與從神戶來的日本當地旅客閒聊,發現他們的觀點與我在小豆島所體驗的想法還蠻一致的,小豆島一點都不像日本,對他們而言來到小豆島宛如出國,對我而言,來到小豆島好像是來到地中海畔的希臘,小豆島上有許多橄欖園,有許多風車,有宛如亞熱帶的海洋風貌。

第八日的蟬的閱讀加上小豆島的旅行,淡淡地陪著一家人渡過滿足的夏日時光,誰說旅行非得要去那些讓人讚頌不已的主流熱門景點呢!

歸程時來到那個讓希和子和薰心碎的碼頭,看著另一批旅人從遊艇走下船,他們正要開始啟動旅程。而這碼頭是我短暫旅程的終點,也是另一個旅程的起點,旅程是可以這樣沒有句點地一直延展下去沒有句點。下次當到了陌生國度的碼頭月臺或海關時,先別急著下車(船),因為,或許那位上車(船)的旅客可能就是我,或許上船的旅客就是一位旅程的創作者,下船上船,交替著旅程,也交換了心情。

瀨戶內海非常的平靜,感覺上像片沒有任何倒影的鏡子。( 攝影/黃國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