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北京的棒子與胡蘿蔔齊下 香港的言論自由猶如風中殘燭....

香港

近年中共積極收編與管控香港的媒體,中國正群起攻佔香港新興媒體的話語權,圖為香港雨傘革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香港記者協會(記協)7月29日發表了「2018年度言論自由年報」,標題是「風中之燭 :國安法陰影中的言論自由」,該會主席楊健興表示:「我們去年剛紀念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但香港市民已越來越感受到來自中央政府的影響,正令到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空間日漸收窄」;「中央政府官員近年强調一國先於兩制,並多次提及國家安全的重要,這些論調,就好像一把刀懸在香港市民的頭上」。

中共積極入股香港新舊媒體

香港記協指出,目前被中共控制或有陸資入股的傳媒已達9家,包括文匯報、大公報、香港商報、中國日報、成報、南華早報、鳳凰衛視、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與有線電視,這些媒體其實已經成為北京當局喉舌的工具。2016年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副秘書長的黎瑞剛入股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並任非執行董事及董事局副主席;2010年全國政協委員王徵入股亞洲電視。值得注意的是,由中資資助的媒體逐漸由傳統的紙媒、廣播與電視轉向網路新媒體,中國正群起攻佔香港新興媒體的話語權。

中共透過人事滲透與政治拉攏以掌握媒體

近年中共積極收編與管控香港的媒體,首先是人事滲透,就是派遣可信賴的專業人士滲入媒體擔任要職,再藉職權影響和主導新聞走向,並收集相關情報。例如2012年吉林省政協委員王向偉出任南華早報總編輯,引發各界關注,傳媒普遍以「南華染紅」作為頭條來報導。

其次,中共不斷委任媒體的老闆作為全國政協委員,這樣該媒體對中國的報導就會比較緩和;而從2017年的政協委員名單可以發現,有超過八成半的主流媒體老闆或新聞部主管獲選為委員。

中共透過「胡蘿蔔」對香港媒體進行利誘

中共透過在香港陸資企業的廣告作為控制港媒的工具,只要是批評中共的港媒,就沒有陸資企業的廣告。例如免費報「AM730」,因表態支持「佔中運動」,即遭陸資銀行撤除廣告。

至於中共以金錢收買方式,即藉由提供資金來協助專欄作家、傳媒負責人與記者等,更是司空見慣;或是藉由釋放獨家新聞來拉攏媒體,或是藉由不提供新聞與拒絕諮詢服務來懲罰媒體,這些動作的目的,就是促使媒體的言論立場由反共轉為親共。例如香港蘋果日報因長期批評中共,屢次申請至中國採訪均被拒絕;而該報向中共駐港機構查詢新聞,也常遭拒絕。

而收買除了個人之外,也有針對媒體的「特許收買」,中共一向禁止境外媒體進入中國,但在1990年卻特許香港星島日報以合資、合營形式進入中國。過去星島日報一向支持國民黨,曾長期在報頭冠有「中華民國紀年」,反共立場鮮明,但胡仙擔任集團主席後,先是取消報頭「中華民國紀年」,又撤出臺灣市場,繼而得到中共允許進入中國市場。

中國透過「棒子」威脅逼迫香港媒體

許多批評中共的香港媒體工作者,遭到中共以傳話、恐嚇、肢體傷害、無故解聘等手法,以各種明示或暗示的方式迫使他們停止批評中共。2014年報導中國高官海外秘密置產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遭不明人士砍傷;2012年香港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郝鐵川部長致電香港信報所有人李澤楷,要求停止報導特首選舉參選人梁振英的負面新聞。

而中共也藉由拘捕香港記者如席揚、梁慧珉、程翔、王志強等人,以及阻礙香港記者採訪劉曉波、譚作人等案件,以達到威嚇的效果。2018年5月12日、16日,香港有線電視台記者、Now新聞記者在中國採訪新聞遭村官毆打,甚至遭到公安人員強行拘捕。

中共這些暴力脅迫行為,目的就在使香港媒體產生「寒蟬效應」,進而達到媒體「自我審查」的效果。

中共使得香港言論自由程度下降

「無國界記者組織」於2002年首次調查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香港是第18名,但2018年公布的調查結果,香港排名第70,16年間下跌了52位。而台灣2002年是第35名,2018年第42名;中國在2002年是138名,成為全球倒數第2名,2018年連續2年是第176名,為全球倒數第5名。

由此可見,中共積極介入香港媒體,已經使得過去引以為傲的香港言論自由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甚至不如1997年以前英國殖民時期的狀態,這是對於「一國兩制」與「港人治港」的一項諷刺,也是香港民眾近年來懷念英國殖民統治的原因之一,更是香港民眾追求「港獨」的動力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