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誰想先降溫?當美中貿易戰提供了反習勢力大量彈藥 ..

國際政治

在傳出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在八月底出團美國展開協商後,大家都在問這個打了半年的美中貿易戰,是否在年底前會結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近日傳出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預計於8月22日至23日率團前往美國與美國財政部次長David Malpass展開協商,據稱這是為了結束美中貿易戰而展開的路徑圖協商,以便在預計於11月的美中峰會宣布成果。

王受文訪美時剛好是美國對於是否開徵2000億關稅的301聽證會時。美國雖未因王受文訪美消息而延遲預計在8月23日開徵160億美金關稅,但因美方對於課徵2000億關稅的8月22日至24日的聽證會,是做出從三天延長為六天的調整,因此有人認為王受文的美國行是中國意圖延遲美國2000億天量關稅的作為。

畢竟2000億輸美商品關稅一旦被開徵下去,以美國輸中國產品總值不超過1500億的規模,中國就算用盡洪荒之力也沒辦法課徵同等值的關稅條目,更甭提其對中國出口貿易的整體影響。只是也有人認為美國有意結束貿易戰所以才同意讓王受文率團訪美。不論對王受文訪美的解讀如何,大家都在問這個打了半年的美中貿易戰,是否在年底前會結束?

中國比美國更想結束貿易戰,派王受文試水溫

王受文的訪美行消息是在北戴河會議剛結束後出現,王此次赴美,前往「拜訪」的對象還是美國財政部,不是貿易談判代表署或是商務部。這兩個奇異的點暗示王受文之行應該是北戴河會議的結論之一,而拜訪與主導301報復關稅無關的財政部,顯示此行不太像是去美國協商談判,而更像是找同屬不樂意看到貿易戰擴大的財政部(以Steve Mnuchin為代表)取暖,希望和這些人討論討論聽取建議,看有無終結貿易戰的方法。

前者顯示北戴河會議認為貿易戰問題不能拖,必須趕快解決,否則以中國表現於外這麼強悍的言詞,豈有自己低聲下氣跑去美國問道之理。後者顯示中國自己也拿不出辦法,因此才會想找個「友好」單位聊聊,希望可以找到辦法。相信這也是有關終結貿易戰的路徑圖說法,是從中國媒體出來的原因。

外界會發現北京這次派王受文,不是王岐山。當然王岐山可能在其他時候已密訪華府,或是即將走訪華府也不一定。但如果是王岐山公開出訪,顯示這是個受到習近平信任,被授權有意解決問題的出訪,但派王受文就顯示高層對現狀的解讀以及如何處理沒有共識也沒辦法。王受文就是個派去試水溫的角色。

雖然對中國輸美貨品開徵高額關稅(即便這個關稅還低於十年前民主黨參議員建議30%的標準)還不至於立即讓中國致命,但因習近平投注許多時間在經營與川普的關係,也用了很多心思發展與川普女婿、女兒及其他家人的「利益共同體」,因此美中關係的好壞就會直接影響習近平。

美中關係好表示習近平對川普罩得住,美中關係有波折就表示習近平制不了川普,其外交路線是有問題的。因此這個貿易戰提供了反習勢力對付習的大量彈藥。加上貿易戰更惡化中國既有的其他經濟問題,對習近平更產生複合性的挑戰。因此貿易戰的久拖不決對習近平不利,所以習也有要快速終結貿易戰的動機。

川普支持率因對中貿易戰而上升

另一個有趣的點,是這則訊息暗示中國希望在11月的美中峰會前可以中止這項戰爭。由於美國期中選舉是在11月6日,中國為了對川普施壓,其對美課稅項目多是針對共和黨支配之川粉農業州,希望這些州的國會議員與農民在壓力下會對川普遊說使其放棄對中課稅。

但照理講中國應該是等到期中選舉結束,看著川普一敗塗地跪求北京後,再好整以暇與美國談如何終結貿易戰的路徑圖,而不是在選舉前就急著展開。因此這是否表示北京對於傷害川粉州的能力也沒信心呢?

目前美國媒體多說貿易戰對於川普支持率沒有造成提升效果,但有趣的是,在宣稱要對中發動高關稅的貿易戰以促使其降低原本對美國的高關稅後,川普的支持率曾有一陣子達到最高的四成五。

而美國製造業協會(National Manufacture Association)也報導支持川普發動貿易戰的企業執行長可能比外界想像的要多。由於反對貿易戰是華爾街的主流意見,一般支持貿易戰的製造業主往往不願冒犯掌握金源的華爾街及私募基金的金主們,這自然會使支持貿易戰的聲量小不少。

目前看來川普政府的主流意見是,除非北京願意改善美中經貿失衡的結構性問題,中國一次性的大手筆購買以消除帳面逆差的作為,美國也不會買帳。這一方面是中國過去的信用不佳,答應的數量與實際成交金額差距甚遠,二方面是這些作為無助於處理整體狀況。

對中貿易戰,川普內閣鴿派、鷹派爭論不休...

當然川普政府內部對於貿易戰也是有鴿派、鷹派之分。財長Steve Mnuchin就是典型的鴿派。這位出身於華爾街投資家,過去的經歷相當豐富,還曾擔任過電影製作人,著名克林斯斯威特導演的「美國狙擊手」一片,就是由Mnuchin擔任製作人。

貿易談判代表Robert Lighthizer是對中主張課徵高額關稅的鷹派,認為這才能使中國知道美國是認真的,且願意就貿易及其他問題與美國談判。目前整個華爾街是站在Mnuchin後方。而Lighthizer在川普政府有較多盟友,包括貿易及製造政策辦公室主任Peter Navarro等。國家經濟顧問Larry Kudlaw有時候也會支持。兩派的意見爭執不下,使其所發出訊號彼此矛盾,讓外界搞不清楚川普在想什麼。

要注意的是,國安會基本上對中國貿易戰是傾向支持。很少在貿易戰發言的國安會,基本上認為中國就是要改變現狀,驅逐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以其自我想像重新打造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中華秩序。國安會認為美國既無法圍堵中國,但也不認為經濟交流會改變中國,反而中國卻持續不斷破壞其承諾,還利用美國的開放社會竊取美國智慧財產及其他創新。

因此基於國安以及保護科技創新等理由,美國需要降低與中國的經濟往來,也會鼓勵其盟友降低在中國的經貿關聯比重,把交往重心放到美國或是其他非中國勢力範圍的亞洲國家。美國表面說美中是競爭關係,但實際上中國就是美國的敵手。這個敵我之辨異常清晰。

當貿易戰變成經濟戰,買人民幣不啻自殺

六月中,美國白宮貿易與製造政策辦公室公布其「中國經濟侵略如何威脅美國及世界的科技及智慧財產 How 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 Threatens the Technologies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ie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之報告,國會在八月初也通過「外來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FIRRMA)」。

前者提到中國對美國(及世界)的智財侵權與經濟入侵之方法,後者要求對中國投資展開嚴厲審查,並與其他國家合作以杜絕中國的侵權作為。如果再加上7月底國務卿公布的印太經濟戰略,這個政策軌跡所畫出的是一條降低與中經濟往來,強化與其他國家經濟合作的路線圖。

美方已多次公開或私下提出這個改變,只不過把親中媒體當成其認知國際新聞全部的三、四、五年級的老藍企業總裁與資深官員們,好像把這些警告當成馬耳東風,我行我素還加買人民幣,以為習大大很有底氣,中國經濟很強。

對於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些老藍腦殘的大官、老闆身上(這些人有男有女)的新創世代們,現在應多留意美中是否會從貿易戰升級到經濟戰,以免自己成為中國「一代一線」(青年一代、基層一線)引台抗美政策的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