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副部長8月底重啟談判 這次雙方攻防重心是....人民幣

兩岸國際

美中貿易談判重啟前,人民幣止跌反彈,但未來能否續漲,仍將取決於美中談判進展和土耳其情勢。(圖片來源/Flickr@禁书网)

根據外媒報導,美中官員預定8月22日到23日重啟中斷3個月的談判,談判內容除關稅、強制技術轉讓等議題外,還有可能要求讓人民幣匯率拉回至4月份貿易爭端之前的水準,若中國不從,可能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

由於貿易爭端開始以來,中國明顯放任人民幣貶值以促進出口,以便在貿易戰當中暗助出口業,人民幣/美元16日盤中貶至6.9587元人民幣,創17個月新低,這會抵消美國對中國提高關稅的努力,川普曾在7月20日開炮稱「人民幣像石頭般落下」。

傳央媽出手阻貶,人民幣從17個月低點彈升2%

眼看8月中旬人民幣要貶破7的關頭,17日人民幣中間價由官方往上調升,結束6連貶,人民幣18日連續第二日彈升,來到6.8299元人民幣兌1美元,主要是因傳言中國人行出手干預、收緊人民幣流動性,增加放空人民幣成本。

近日華爾街日報報導稱,此次美中重啟會談前,北京採取明確措施,希望努力讓美中關係重回正軌。而且中國政府顧問也透露,習近平已指示官員儘快穩定雙邊關係,希望11月以前解決美中貿易戰,這些消息面支持人民幣反彈。

人民幣若破七,資金將加速大舉外流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參事盛松成5日曾表示,美中都不希望人民幣大幅貶值,也不存在所謂的均衡匯率,目前人民幣不會貶破「七」,因為這是一個心理關口。實際上,過去3年內,人民幣/美元也從未貶破7。

儘管人民幣急貶,促進中國出口,但是,中國央行擔心人民幣/美元貶破7,會加速資金外逃,並推升輸入型通膨壓力,因此,分析師預期人民幣/美元匯價將持穩在6.83附近區間,但未來走勢仍將取決於中美談判和土耳其局勢的發展。

即便人民幣近期從17個月低點反彈2%,但是今年來依然貶值超過5%,和今年2月的高點相比仍重挫9%,因此,美國財政部仍可能在8月底談判對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要升值。

另外,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Larry Kudlow)上周四強硬措施也令人對中階談判的期望偏低,庫德洛16日接受CNBC訪問時表示,中國政府千萬不要低估川普的決心,他重申川普總統先前主張:繼續要求中國消除關稅與非關稅壁壘、遏止智慧財產的偷倒行為,停止強制技術轉移。

人民幣若大貶,美國可能使出下一個殺手鐧

整體來看,CNBC、紐約時報、路透等外媒訪問的專家均預測,8月底美中副部長攻防重心將放在4月以來重貶超過9%的人民幣匯率,美中貿易戰的焦點從貿易轉向了弱勢人民幣匯率。

國際金融協會(FII)首席經濟學家Robin Brooks表示,美中的中階談判可能要處理人民幣近期重貶問題。一位消息人士也透露,在8月底會談中,美國財政部將對中國施加壓力,要求中國提升人民幣匯價,可能要求人民幣反彈至4月美中貿易爭端開始時的6.3元人民幣左右價位,相當於從現在價位彈升8%左右。

根據CNBC報導,美國川普政府的下一個殺手鐧,可能是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銀美林10大經濟體(G10)外匯專家Thanos Vamvakidis接受CNBC訪問表示:「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很可能是美國要帶到談判桌的另一個手段。」

人民幣今年來貶約6%,使川普揚言調升第二輪對中國關稅

多年來,美國一直抱怨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外傳,就是因美元過於強勢,而人民幣/美元8月10日為止的8周內重挫逾8%,成為川普調高第二輪對中國關稅稅率的原因,川普政府準備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從之前的15%提高至25%。

美國貿易代表署17日表示,延長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提高關稅的公聽會時間,參與聽證者將多達370人。這些關稅措施可能在9月6日公聽期結束後生效,北京先前已誓言將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施加關稅做為報復。

1年期美元存款利率升高近2%,吸引資金流入

只是,中國央行想要人為拉升人民幣,真的會很吃力,因為美國在升息循環,美元指數一度逼近97創14個月新高,而中國卻在放寬貨幣政策,釋放更多人民幣資金到市場,美元一年期利率近2%,跟人民幣利率2.55%,兩者已經差不多了,而且美國經濟強勁,美元可能進一步升值,吸引更多更多國際資金流入美元跟美元資產。

根據《紐約時報》統計,全球債務在過去10年的增長中,有一半以上是中國境內發放的國內貸款。在中國流通的貨幣量比在美國流通的多得多,其中大部分掌握在不斷尋找更高報酬的富有中國人手裡,如貪官汙吏、富二代、官二代。

而且世界各國央行持有的外匯存底中,60%以上是美元,中國讓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的雄心幾乎沒有其他國家的央行買單,各國的央行和投資者仍對持有人民幣持謹慎態度。

既然,富有中國人在美國可以取得同樣的利息,風險卻低得多,因此他們逃離中國的意願強烈,隨著美國Fed進一步升息,這種逃離中國的意願會越來越強。

新興貨幣被強勢美元壓著打

人民幣被強勢美元壓著打,還有其他利空因素追打人民幣,例如,未來幾個月實施的其他美國關稅措施,新興市場的美元流動性下降,重創土耳其里拉/美元8月初以來重挫16%,而且美中貿易戰促使不少外商撤離,打擊中國經濟放緩,許多資金想從中國外逃,這些因素都可能進一步壓低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加重中國拉抬人民幣的難度。

此外,貿易戰將曠日廢時,也將打壓人民幣,庫德洛在會談前釋放強硬訊息,使美中談判蒙上陰影,更何況,即將登場的副長級談判代表為3月以來最低層級,中國學者因此寄望川普和習近平國家主席11月在20國峰會見面,來解決貿易戰問題。

馬爾帕斯(財政部副部長)比美國財長梅努欽更沒有權力,雖然財政部是最積極推動貿易停戰的美國公家機關,但真正負責編製徵收關稅的中國商品清單的是賴海哲(Robert E. Lighthizer)所領導的美國貿易代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