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月薪不到四萬八 可以跟政府要求嗎?

公共政策

從政府最近幾個措施看來,蔡政府是很想解決青年低薪的問題,但是政府提出的解方對嗎? (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之前行政院宣布中央政府機關未來逐步把月薪低於3萬元的政府派遣、約聘雇及臨時工,調高至3萬元,放寬學貸還款,甚至最近賴清德上廣播接受專訪時還提到薪水不到4.8萬元可以去找老闆要求等.…,從政府最近幾個措施看來,蔡政府是很想解決青年低薪的問題,但是他們提的解方對嗎?

先問一個問題,現在公務員有多少人薪水低於4.8萬元?如果包括臨時人員、約聘人員,公務員月薪少於4.8萬元的人一定相當多,所以這些人可以先去跟行政院長要求加薪嗎?

一直以來,要講薪資的問題,我一直強調,首先應該回頭來看看這些人的薪資為什麼停滯?其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原理」,當年台灣的整體薪資,是被先進國家拉上去,現在則是被開發中國家拉下來。

大約60年前,台灣的工資遠低於先進國家,當時我們藉低工資把先進國家的生產和工作機會搶過來,我們的薪資就相對向先進國家靠近,也就被先進國家拉高。

至於那時候為什麼會高?這要回溯到當年冷戰時期的時空背景。

台灣整體薪資:昔被已開發國家拉上去,今被開發中國家拉下來

冷戰時期(1947 年–1991年)世界分成三大集團,其中代表自由民主先進國家:如英、美、法屬於「第一世界」。社會主義國家:如蘇聯、東歐諸國則歸類於「第二世界」。 「第三世界」國家則是指二戰之後,從殖民中獲得解放並獨立的國家,主要以亞洲和非洲國家為主要。

台灣被歸類在「第一世界」民主先進國家,而當時民主國家當中,除了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這四個被稱為「亞洲四小龍」的國家之外,其實都是所得較高的國家,所以在民主國家陣營裡,低技術工人並不多,即使把四小龍加進去,低技術工人比例也不高,由於供給(工人)相對少,價格(薪資)就會被拉上來。

等到冷戰結束,「鐵幕」一一被打開,中國、東南亞等各國加入競爭,近30年來,中國、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以遠低於我們的薪資,把我們的生產、出口和就業搶走。

今天全世界的低技術工人的人數,已經遠比當年我們在冷戰時期時多出很多。

如果我們把世界當成一個整體來看,現在就是一個低技術工人相對多很多的時代, 所以低技術工人的薪水,必然沒辦法像過去那麼好。從「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原理來看,那就是供給(工人)變多,也造成我們的薪資向開發中國家接近,也就是被往下拉。

低薪成了政治人物相罵本

所以薪水低、薪資凍漲,其實有背後複雜的原因存在,面對這些問題,要拿出正確對策來,但是我們都只是在罵人。不管是藍的或是綠的,兩邊罵來罵去,罵到後來都忘記正確對策。

所以如果了解「要素價格均等化」的道理,那最好的策略就是「對症下藥」。

正確的藥方:第一,如果是非必要跟開發中國家的連結,不要太快,這就是當年反對服貿的原因,因為如果跟開發中國家的連結越快,被往下拉的力量就會越大。

第二,就是要發展自己的非貿易財。我在經建會時就提了照顧國內服務業跟旅遊業的計畫,這些就是非貿易財產業,包括後來小英上任前講的「在地經濟」,這些都是不需要跟外國競爭,況且,如果我們跟外國競爭,我方是比較弱的那一種,先不要那麼快開放,就可以讓這樣的員工拿到比較好的薪水。

只是,光做這些還是不夠的,因為做這些事只是讓薪資不會掉下去而已,如果想要讓薪水提升,政府還要發展更多產業。

多年前,我曾經講過,台積電很偉大,但是還是要有人賣便當,你有越多知識經濟成功的產業,就會需要更多的低技術工人,這些有錢人賺了錢,會需要各種消費各種服務,這些都是非貿易財,而且都是低技術工人可以提供的,所以這些知識經濟產業發展得夠多,這些低技術工人的薪資就不會被拉下去。

官員走捷徑,想用最簡單或非正規方式解決低薪問題

也就是說,如果知識經濟造就更多有錢人,那除了觀光、服務、照顧之外,其實各類的服務業,比如百貨公司、商店就可以比較多,腳底按摩等等也會比較多,這些有錢的人也就會願意付比較高的價格去消費,這樣低技術工人的薪水就不會被拉下去。

而以上這些,包括發展非貿易產業以及知識經濟,發展這些可以在國際上賺錢的產業,就是正規的做法,是整個國家有一個整體的經濟戰略思維持續在運作的,但是很不幸,現在這些執政的官員都不了解,都想要用最簡單或是非正規的方法,來解決低薪的問題。

而所謂最簡單的方法,在馬政府時代就是減稅、鼓勵加薪,只是這些非正規的做法,如政府補貼、免稅等等,到頭來很容易花很多錢,但是效果不大。

關於解決低薪問題,民進黨現在想到的就是強制提高最低工資。最低工資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有時候我贊成強制提高,有時候我反對,為什麼?那要看當時的經濟情勢?有時候老闆明明有能力可以加薪,但是他不願意加,那就可以強制;如果老闆明明沒有能力加錢,你逼他加,那就會造成失業。

提高月薪基本工資不是萬靈丹

所以,首先要注意的就是,老闆要有錢可以加薪。第二、就要看這個工作是不是值這麼多錢,畢竟是自由經濟。所以這些年來,有時候我贊成、有時候我反對,那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就月薪的基本工資而言,我是不太贊成調高的。

為什麼不太贊成?因為我們前年才把基本工時降為單週40小時,去年「一例一休」修法,也增加休假,然後也提高加班費,還有現在油價開始上漲,開公司當老闆的成本會提高,所以種種因素加在一起,現在這個時間點可能不是個很適合強迫老闆加薪的時機,倒是時薪就可以調整,我有一篇文章就提到,為什麼時薪要先調

只是低薪的問題,現在不僅是政治兩邊罵來罵去,甚至是雇主跟員工也一樣罵來罵去。員工說雇主沒有良心,雇主說員工沒有本事。台灣的問題都是一樣的,就是通通推給別人,反正推給別人就不會有我的事,但是我們都不去正視問題,甚至用簡化的方式在處理事情,最後問題當然都沒解決。

以調高基本工資來說,如果是老闆有問題,那調高基本工資就是一個對策。這就像新台幣升值問題一樣,有人說台幣升值產業就會升級,但是不一定是這樣的,台幣升值廠商可能升級也可能倒掉或是外移跑掉,換句話說,這些非正規的辦法跟手段,不是不能用,而是要非常的小心,要看情勢而不是隨便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