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競爭越演越烈 川普在想什麼?

書摘

面對俄羅斯再度復興、中國的崛起與威脅、伊斯蘭恐怖主義仍未消散,川普會有如何出人意表的回應?(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國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主要是因為美國在遠東地區的勢力,目前中國亟欲在同一地區建立起特殊的影響力,但美國反對,所以兩大國之間可能爆發有意或無意的衝突。

美國官員完全瞭解這一點,但美國資深官員認為,由於美國在遠東地區的部署與舉動,中國受益甚多,不應試圖改變二戰結束以來迄今的局面。美國堅稱在二戰後,積極維護地區和平,讓日本、南韓、台灣和最重要的中國,得以茁壯並達成經濟現代化,並同時避免戰爭帶來的沉重國防開支與破壞。在美國維持和平之前,東亞一直處於戰爭狀態且經濟發展有限中國幾乎停滯了數百年。

中國則回應,無論美國如何宣揚其功績或貢獻,遠東地區已經不再需要美國的勢力存在。中國(以及所有中國人關切的事務)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不需要美國的保護。

關於中國的想法,中國官員告訴本書作者的說法也許是最具說服力的解釋:「美國在美洲擁有自己的特殊影響力,除了美國以外的任何國家,美國都不允許其在北美或南美建立重要的影響力或取得領土,這樣的局面已維持兩百多年。中國認為這樣很好,美國在自己的半球範圍內擁有這樣特殊的影響力是恰當的,而中國也只是希望在自己的半球範圍內尋求同樣的影響力。」

大約五百年以前,中國主宰遠東地區。柯林‧ 梅森(Colin Mason)在其關於亞洲歷史的著作中寫道:「控制鄰國是維護中國安全的先決條件,是中國人根深蒂固的觀念」。所以這是中國古老心態再現。

當今中美之間敵意的核心,來自美國阻止中國重申對鄰國的掌控。

次於遠東地區的競爭則是中國的全球野心。多年來,中國一直持續發展軍事能力,以保護東亞地區以外的利益,非常值得注意。中國希望在全球越來越多地區投射軍事力量,尤其攸關中國石油來源的中東地區和原物料供應的非洲地區,都涵蓋在中國的利益範圍之內。

中國的軍事發展的三個方面,將使美國面臨決策困擾:

首先,中國正發展能夠攻擊美國本土的長程彈道導彈。

再者,中國主張對南海進行軍事控制。

第三,中國正發展全球常規軍事部署能力。

問題來了,美國能否平靜地看待中國遠征部隊出現在中非或伊拉克?

從目前美國偏重全球世界主義的政策來看,都無法阻止中國朝向三個發展中的任一方向繼續前進,甚至忽略了中國發展核武與全球遠征的能力。面對中國實質且不斷增長的挑戰,美國政策無能即時回應,令人非常不安。美國需要一個明智健全的政策來面對中國帶來的三大挑戰,同時能夠採取積極有效的應對措施。

請注意,美國世界主義的政策之所以無能即時回應,並非是路線選擇的問題,而是所選擇的路線不一致。本書所提出的另一種明智政策,是基於客觀評估美國所面臨到挑戰,並採取前後一貫的政策路線予以回應。

基於地緣政治的現實,美國和中國在遠東地區有著激烈的商業競爭。中國試圖從東南亞各國手中,奪取在亞洲東岸近海底下可能存在的油氣田。最重要的是,中國所需要的大部分石油與原物料,必須經由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及越南和南海,才能運抵中國港口;而美國在遠東地區的軍事部署,意味著美國可以隨時中斷中國的運輸途徑,嚴重影響中國的國家安全,所以希望美國撤離在該區域的軍事部署。

此外,證諸歷史,中國當局若面臨國家經濟低迷或民眾不滿情緒高漲時,通常會藉由與外國的衝突,來激起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美國很容易就成為中國威權當局標舉的邪惡外敵。

故此,鑒於中國經濟與內部政治,以及地緣政治的野心,中美競爭日益加劇,目前已經發展成遠東地區的軍備競賽,美國正繼續強化在該區域的軍事地位。東南亞軍事發展分析師畢辛格(Richard A. Bitzinger)的報告指出:「東南亞國家日益增加國防預算,已經點燃龐大的海軍軍備競賽......,結果造成南海周邊國家為預防衝突,競相更新軍事能力;一旦衝突爆發,後果難以估計。」

美國正是這場軍備競賽的幕後推手和參與者。作為推手,美國資助昔日的盟友加強海軍建設,並提供武器;作為參與者,美國正在該地區重建海軍勢力。前總統歐巴馬提過,美國要從中東重返亞太——軍事焦點從伊斯蘭國家轉向中國。美國引進一款新型、可在南海的淺灘和零星島嶼水域作戰的近海戰鬥艦;中國則是建造潛艇、開發新型反艦導彈,並派遣航空母艦巡弋南海。美國利用間諜飛機與間諜衛星,窺伺部署在海南島周邊的中國潛艇,並觀察中國在南海建設人造島礁作為軍事基地的進展。中國穩定增加軍費預算,年度國防預算的增長率達到兩位數,美國則在預算中編列更多武器採購與人員,以與中國對抗。

最具挑釁意味的或許是,中國在南海區域大量建設人造島礁,這些人造島礁位於國際水域或其他鄰國聲張主權的爭議海域上。其中一個重要的島礁(在中國擴大建設之前幾乎稱不上島)距離菲律賓的最大島嶼呂宋島約一百五十英里,但距離中國最近的海岸卻遠達五百五十英里。

這些島礁上的軍事基地,就像架在日本、南韓和台灣脖子上的一把刀,也能隨時斬斷與中東和歐洲地區連繫的海上通道。甚至在中美海軍爆發衝突時,這些基地對中國具有莫大的戰略與戰術價值。

這一切都顯示衝突一觸即發。但過去幾十年來,美國一再確信,與中國發生衝突的機率微乎其微,但確信的理由往往自相矛盾。

美國應該提醒自己,一般美國人看待中國的態度不斷快速轉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或許是為了對抗當時主導遠東地區、美國急待以軍事力量摧毀的日本,美國高估了中國盟友的重要性,視其為強國之一,讓中國加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

二戰結束時,蘇聯軍隊在兩周內摧毀在滿州地區的一百萬日軍,並占領中國北方大片領土;接著國共爆發內戰,蘇聯軍隊提供大量物資支持中共。

當時美國有很多左派份子支持中國共產黨人士,也有人覺得國民政府相當腐敗、無能且剝削人民。所以美國並未具體介入國共內戰,最後由共產黨人士接管了中國大陸,美國則保護退守至台灣的國民政府,直到今天。

不久後,中共為了援助北韓共產黨而加入韓戰,美國與中共軍隊對抗了三年多。美國政府拒絕攻擊中國本土,包含中國在滿州的軍事庇護所,使得以美國為代表的聯合國部隊無法贏得韓戰,最終以劃分南北韓對峙的僵局結束。

「不可能與中國發生衝突」完全是美國自我催眠的藉口

韓戰結束後的幾十年內,美國一再找理由自我催眠,認為不可能再次與中國爆發軍事衝突。

韓戰結束時,美國人認為中國難以置信地低效、無能,不致對美國造成威脅。美國仍寄望中共政府能帶領中國走向現代化與自由化,並成為亞洲的友好鄰邦,但文化大革命摧毀了美國的期望;幾年後,期盼中國走向自由未來的希望再度燃起,才剛以為中國正朝向民主之路邁進,但天安門大屠殺又粉碎了美國的期盼;隨後網路的興起,再度點燃了美國相信中國朝向自由化的期待。

美國一向認為,只要給予時間,中國將會朝民主方向轉變,所以只要有耐心,時間會化解衝突的風險。近幾十年來,美中貿易迅速擴大,人們認為經濟聯繫變得如此密切,不太可能說斷就斷,助長了美國的一廂情願。目前美國對於中國最主流的觀點是,中國政府領導力不佳、治理不善,經濟將陷入長期停滯,因此不致於威脅美國。

但同時,中國的軍事實力、地緣政治野心以及仇外情緒也在持續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