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萬逼退一位市長參選人!社民黨范雲把有限資源放在議員身上

北市選舉

昔日學運領袖、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因為付不出200萬元的登記費,宣布退出台北市長選舉。(圖片來源/FB@范雲 FAN, Yun)

九合一地選舉即將在8月27日至31日開放登記,原本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社民黨召集人范雲於24日凌晨在臉書宣布不再參選,也坦承退選的主因為候選人登記費200萬元的高門檻,她直言,社民黨無政黨補助款,且極度缺乏資源,未來將把非常有限的人力與捐款,集中在社民黨的5位台北市議員候選人。

民主的台灣,不民主的選舉?!

范雲在退選聲明民主的台灣,不民主的選舉?!文中指出,未來自己將推動平等登記,讓民主真的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候選人的民主,並在選戰中扮演起公共平台的角色,讓每個人都有足夠機會說明自己的理念,並在下午接受採訪時表示,考慮打釋憲官司。

從文中的表格來看,台北市長保證金200萬,相較東京的84萬、倫敦的40萬都高出許多,甚至瑞典為公費選舉、柏林將保證金視為違憲。然而高額的登記費,一方面有利於自帶資源的富人,另一方面則是將動員高額金錢的能力成為參選的最基本門檻,為此,范雲認為這樣的限制違反了民主的精神。

另外,她也認為每個候選人應該都要有被選民認識的機會,而非僅侷限於特定的候選人,范雲以法國為例,規定在競選的最後一個月中,媒體對所有候選人,無論民調高低,必須需有一樣長度的報導篇幅。

昔日學運領袖,至今卻被制度擋在門外

對年輕人而言,范雲或許是一個比較陌生的名字,然而四五十歲的人可能頗有耳聞,他是野百合學運的總指揮。當年以廢除萬年國民大會為訴求,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最後學生代表成功與當時的總統李登會見面會談,也成功廢除了萬年國代,是台灣在民主歷程上的一大里程碑。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時,他已經是台大社會系副教授,但仍然衝第一,成為首批就到現場的參與者。

事實上,這並不是范雲第一次參選,2016年帶頭參選立委,結果社民黨全軍覆沒,之後捲土重來,直到2018年的今天,范雲卻因200萬的保證金,無奈宣布退選,曾經在街頭的她,至今仍然無法靠自己的力量,進入體制,實現自己的理想,為選民服務。

對於范雲宣布退選,同為參選人的姚文智與李錫錕紛紛表示惋惜。姚文智稱讚范雲所提政見比對手柯文哲及丁守中還要好很多,並表示會向范雲請益。今日召開參選記者會的李錫錕,向昔日學生范雲喊話,會張開雙臂歡迎她再度加入課堂,相信也能再度得到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