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選新民調: 支持脫歐黨人氣大增

國際政治

9月9日即將大選,瑞典政府也許面臨大改造的命運(圖片來源/Pixabay)

「我們的責任是非常有道德性的,這是我們作為人類的義務,我們需要和歐盟另外的28為成員共同完成這個義務。」—Stefan Löfven,現任(第33任)瑞典首相。

「我們想要做的,是讓難民能夠留在緊急收容所,在那裡他們的基本需求是能夠被滿足的,而要告訴這些人,不幸的,你無法進入瑞典因為我們的國家已滿,不應當是困難的事。」—Jimmie Åkesson,現任(第3任)瑞典民主黨黨魁。

選舉逼近,瑞典各政黨在街上進行宣傳。(圖片來源/林軒毅攝影)

瑞典將於今年的9月9日舉行四年一次的大選,因國會席次有349席,所以任一政黨需要175席才能成為多數,現任瑞典政府是由社會民主黨(Sveriges Socialdemokratiska arbetarparti,縮寫S)和環保主義綠黨(Miljöpartiet de Gröna,縮寫MP)組成共同執政。

在即將來臨的選舉當中,此左翼黨(Vänsterpartiet,縮寫V)也納入了執政黨的左派聯盟陣容當中,其目前最大的競爭對手是由溫和聯合黨(Moderata samlingspartiet,縮寫M)、中間黨(Centerpartiet,縮寫C)、自由人民黨(Folkpartiet Liberalerna,縮寫FP)、基督教民主黨(Kristdemokraterna,縮寫KD)所組成的中間偏右聯盟。

除此之外,未與任何一黨結盟的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Sverigedemokraterna,縮寫SD),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新勢力。

極右黨的崛起

於8月22日所調查的民調中顯示,雖然執政黨仍舊擁有最高的支持聲浪,但是瑞典民主黨的支持度大幅地提升,瑞典民主黨主要的訴求之一為退出歐盟,黨魁Jimmie Åkesson表示:「我們並不想參與一個超國家的組織」,所以高喊瑞典脫歐Swexit的口號。

另外,瑞典民主黨也反對執政黨將高額稅收用於難民、移民政策上,認為人民繳納的錢並未回本至國家公民身上,「我們付出相當高額的錢,卻得到相當少的回饋」Åkesson說道,所以他提倡應該將納稅人的錢多花在老人、兒童與醫療健保上,也因此得到不少選民的支持。

(資料來源/Daily and Sunday Express,製表/楊涵之)
數據顯示未有任一結盟能夠達到175席的國會多數席次,但可預見瑞典民主黨有機會在即將到來的選舉當中取代溫和聯合黨,成為第二大黨,但仍需要與他黨結合才有機會成為執政黨。
 
以往,瑞典的大選,民眾比較偏向注重經濟成長等相關的議題,但這次的大選卻很不一樣。許多學者提出今年瑞典大選的的風向偏向難民跟移民問題,這也是提倡嚴格移民政策的瑞典民主黨能大量擄獲支持者的一大原因。另外,瑞典因槍擊死亡人數也逐年增加,瑞典民主黨對於幫派問題的正視也得到不少肯定。

歐洲右派風潮

現今歐洲多國的極右派政黨的聲勢越來越提升,歐洲政治的風氣有開始向光譜右方移動的趨勢,光從今年的選舉來看,便有許多國家當中皆為右派勝出。

比如,年初的義大利大選,獲得最多席次的北方聯盟,政治立場位於右翼至極右翼,第二大黨的五星運動,雖然並未將自己定位於右派,但因與數個極右派政黨結盟,故常被視為右翼的政黨,可說是對於保守派的一大勝利。

義大利以外,就是匈牙利。匈牙利原先就是由右派政黨佔優勢的國家,在年初舉辦的議會選舉當中,青民盟(右派)與尤比克(極右派)搶走了部分的社會黨(中間偏左)的席位,使匈牙利的政治又更加往右傾。

土耳其的大選(總統和國民議會議員選舉)中,人民聯盟,一個由數個右派與極右派政黨所組成的黨團聯盟,順利地讓黨魁連任當選總統,同時也拿下議會最大黨。

另外,芬蘭與賽普勒斯的總統大選當中,也皆由右派的候選人勝出,可見右派勢力於歐洲可說是逐漸擴散,而此趨勢會對於日後的瑞典大選產生多少影響,將於9月9日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