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的開學季?97%大專生都想打工接家教……

職場話題

在各種壓力下,越來越多大學生被迫課業、打工兩頭燒。照片為示意圖。(圖片來源/unsplash)

在經濟壓力下,不少學生面臨「開學」即「開工」的狀況。有調查指出,今年九月的開學季,有打工或接家教計畫的大專生竟多達97%,平均來說,除了上課、念書的時間之外,會希望自己每天能工作兩個小時以上;此外,約四成學生尚背有學貸,平均金額在30萬元左右,他們預計自己出社會工作後,還要5.2年才可以清償。

根據yes123求職網調查,在九月開學後,有46.9%的大專生透露有打工計畫,10.3%則計畫接家教,另外39.8%打算同時打工與接家教,整體而言,高達97%都無法閒著,不是打工就是接家教;學生們期望自己一個月最少能安排64小時賺錢,希望因此賺到2萬958元,換算下來,等於每天工作兩小時,時薪327元左右,似乎不無可能。

談起背後的原因,多數人仍出於無奈,依序為「賺生活費」、「籌學費」、「家中有貸款等負債壓力」、「想存錢」、「增加實務經驗」、「補貼家用」等等;該調查也指出,目前將近四成(38.76%)大專生還背負著就學貸款,平均每人身上都壓著30.4萬元的還款壓力,他們估計,在畢業或退伍後,平均需要工作5.2年才可能還清全部債務,等於每月薪資有4872元得用於還款。

為打工差點被退學,健康、人緣、課業皆輸

出身單親家庭,還背負著30萬元的學貸,鄭同學從大一起就開始半工半讀,開銷全部自理。她曾當過科技廠的作業員,一個月的收入能夠達到5萬元之多,看似美好,實際上卻不輕鬆,因為是大夜班的關係,她一下班後就直接準備上課,每天只有下午可以補眠4小時,起床後又繼續到廠上工。

更慘的是,除了睡眠不足有過勞風險,她還碰上了職場霸凌,因為被正職人員視為競爭對手,是「來搶飯碗的」,她不時會遭旁人冷言冷語,同事借車未還不說,還被人暗地說是「喜歡攀關係」,在長期人際相處不愉快的情況下,最後更患上了「躁鬱症」。

如今,鄭同學假日在跳蚤市場賣起家裡的二手物品,平時還會找姐姐一起到老街幫忙叫賣糖果,有時候碰上冷清時段,兩人就靠著唱歌炒熱氣氛,可說是用盡方法在求生;近期眼見台灣掀起一股「夾娃娃機」風潮,她也投資了3萬元承租機台,當起了台主,她說,剛開始的目標,只希望每個月能有1千到2千元盈餘就好。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每天忙著打工、經營「課餘事業」,導致她的成績下滑,一度差點遭到「雙二一」,連曠課時數也達到42小時,接近退學邊緣,甚至,她還成了班上的「邊緣人」,曾經有同學反應,對於她上學期的出席完全沒印象,更因為不時缺席團體作業,受到同組人員的冷淡和責難。對此,她充滿感慨,「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忽略了學生身份,有點本末倒置了。」

整體而言,yes123求職網發言人楊宗斌認為,打工或家教雖然被青年學子視為兼顧「賺錢」與「學習」的機會,但凡事要量力而為,並且不忘本份──建立在不會過度影響學業的前提下,「平心而論,如果能透過半工半讀機會,能學到一技之長,甚至培養第二專長,或者說用來建立人際關係、累積人脈、養成良好的做事態度等等,確實對未來職場有加分作用。」

不過,楊宗斌也擔心,為了家庭經濟狀況,有越來越多大學生必須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如果哪天碰上大環境不景氣,這群青年打工族恐怕難以兼顧功課,「特別是屬於弱勢家庭的學生,甚至可能被迫考慮休學,暫時放下學業,先投入職場來分擔家計,而且,大部分人可能會選擇難以累積的『非典型就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