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歷史》日清講和記念館 改變台灣命運之地

生活品味

站在小小記念館的玻璃窗外看著簽約的廳所,春帆樓的日清講和記念館是每個到日本的台灣旅客一定得去的地方,台灣的命運曾經在一百多年前的這裡被改變。(攝影/黃國華)

美術館博物館之旅的目的多數是為了賞析藝術、文史與建築,但座落於山口縣下關與北九州門司港只有一水之隔的「日清講和記念館」,讓人思索的絕對是嚴肅的歷史問題。記念館位於春帆樓旅館的一角,春帆樓在1885年成立,由伊藤博文命名,用現代的標準來看,她的外表絕對只是一棟不起眼的尋常旅館,然而一百二十多年前一場改變台灣改變亞洲甚至改變世界的會議,讓春帆樓成為歷史演進的場域。

1895年4月17日,日本與清國代表在此簽下了改變了所有台灣人命運的「馬關條約」,至今該旅館仍舊保留雙方代表簽約的會議室,桌椅擺設以及李鴻章的痰盂。

春帆樓的外表絕對只是一棟不起眼的旅館,然而一百二十多年前一場會議,讓春帆樓成為歷史演進的場域。

探訪馬關條約簽約地

前往記念館的最佳方式是搭JR鹿兒島本線在門司港站下車(注意:門司港站和門司站不一樣,請別下錯車),接著在港口搭船只要五分鐘便可抵達對岸的下關,上岸處是赫赫有名的海鮮市場 「唐戶市場」,沿著9號國道步行5分鐘便可抵達記念館入口,入口處到春帆樓的路十分狹小,這條小徑被命名為「李鴻章道」,由來是因為當年李鴻章前往春帆樓與日方談判時,遭到日本好戰份子小山六之助的埋伏,左臉中彈幸好未擊中要害,二十天後重返春帆樓談判,為安全起見改走小徑進入會場,這條小路因此被命名為「李鴻章道」。

歷史所代表的是種種不同的價值意義,馬關條約對台灣而言,代表的是遭祖國背叛的屈辱、從移民社會轉變成殖民社會以及擠身當時不可逆的世界潮流,從此改變了所有台灣人的命運,影響了一百多年。對日本而言,馬關條約代表明治維新的路線得到確立、取得20世紀最後一張帝國列強的門票以及喚醒了日本軍國主義的惡靈。對中國而言,戰敗的屈辱燃起體制外的激烈武裝民主革命。

當年李鴻章遭到日本好戰份子小山六之助的埋伏,幸好未擊中要害,二十天後重返談判,為安全起見改走小徑進入會場,這條小路因此被命名為「李鴻章道」。

改變台灣命運之地

站在小小記念館的玻璃窗外看著簽約的廳所,春帆樓的日清講和記念館是每個到日本的台灣旅客一定得去的地方,台灣的命運曾經在一百多年前的這裡被改變。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百餘年後的我早已不復殖民的屈辱,日本帶給台灣除了高壓統治與種族歧視外,似乎還有許多值得深思的範籌。

憑弔眼前這些活歷史,總是會思索著,如果清國割讓日本的是遼東半島而非台灣?如果李鴻章當年遇刺身亡以至於重啟戰端?如果李鴻章懂得當時帝國主義的運作只承認台灣屬於日本的勢力範圍而積極扶植台灣獨立(如當年戰敗的鄂圖曼帝國處理巴爾幹半島以及中東的方式),現在會不會有所不同呢?

清國只剩百年塚,日本軍國主義也只剩靖國神社的亡靈,外來的國民黨政權也被台灣人的選票唾棄,歷史無法重來,但馬關條約帶給台灣人的巨變卻是條不可逆的路,走出各種殖民走進海洋作自己。

春帆樓的日清講和記念館是每個到日本的台灣旅客一定得去的地方。

台灣人日本人與中國人來這裡所思索的應該都不一樣吧!一個歷史各自表述。

記念館旁邊有座赤間神宮,奉祀日本第81代天皇安德天皇,安德天皇是平清盛的外孫,3歲匆匆即位,七年後就被另一個軍閥源義經推翻,安德天王與母親逃到下關投海自盡,從此日本進入新的「鎌倉幕府時代」。神宮就蓋在投海自盡處的附近,比鄰的記念館與神宮似乎都記載著歷史的怨念與屈辱,這是巧合嗎?

赤間神宮的永天門。
 
 

日清講和記念館
開館時間:9:00~17:00
入場費:無
休館日:無
交通方式:
從博多搭乘JRJR鹿兒島本線在門司港站下車,再轉渡輪到對岸的「唐戶市場」,沿著9號國道步行5分鐘便可抵達。

記念館簡述:
位置:市郊
交通便利性:中等
附近順遊點:唐戶市場、門司港、下關
記念館屬性:歷史文物 
人潮:稀少
重要館藏:馬關條約簽約廳所
綜合評價:4顆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