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政停看聽》說幾個故事給蔡總統當生日禮物

國政停看聽

南台灣水災過後,災後重建艱辛,更讓人深深體會「政治經驗傳承」有多重要。(攝影/黃威彬 )

南台灣水災過後,滿目瘡痍,災區重建千頭萬緒,讓人深深感受到「經驗傳承」有多重要,體認「培養接班人」有多麼迫在眉捷。

先不說面臨嚴重水災後中央要員有一些急切的談話或作為,少了一點同理心,也欠缺政治敏感度而挨批,光是在蔡英文總統任期過半之後,南台灣政治菁英陸續北上擔任治國重職,繼任、留守的人能否有足夠的政治聲望和治理能力,讓災民安心、信賴,就必須好好「災後重建」一番。

其實,優秀政治人物的養成需要時間和空間,如果不費心刻意培養幾年,很難成氣候,即便是政治評價很高的李登輝,都不是渾然天成,而是被重點栽培加上自我訓練出來的。知情人士表示,「如果當年沒有蔣經國的用心,也不會有後來的李登輝!」

從以下幾個故事,就可以看出蔣經國是如何栽培李登輝的。

政務委員時代:用「模擬裁示」自我訓練

在蔣經國時代「學者」閣員並不常見,但李登輝的農經專業,讓他在國民黨「吹台青」政策下獲得重用。當年,蔣經國提早一個半月告知他要入閣擔任政務委員,讓他事先做好心理準備。在入閣前夕,調查局還約談他,仔細盤查了他的身家和思想,之後對他說了一句:「只有蔣經國敢用你!」

「學者」出身的政務委員李登輝,每次參加行政院院會時,就訓練自己寫下「如果今天他是會議主席,他會做出什麼樣的裁示」,再比對當次會議蔣經國的裁示,看二者之間有何差異,然後不斷修正、貼近。

一開始,「學者」李登輝的模擬裁示和蔣經國的裁示天差地別,但慢慢地,已能拉近差距,其中最重要的進化關鍵,就是李登輝在自己的模擬裁示中慢慢加入「政治」因素,也試著從蔣經國的高度看問題,不再只是單純從學術專業角度切入。也因為他的自我要求和自我訓練,所以他的政治能力快速成長。

台北市長時代:一對一「課後輔導」

經過了政務委員的中央磨練,蔣經國又給了李登輝到地方歷練的機會,提拔他擔任台北市長。

李登輝第一天上任,下班回家後,赫然發現蔣經國竟然坐在他家客廳裡等他。而且蔣經國仔細問了他上班時見過的每一個人,和看過的每一件公文,然後一件件教他該怎麼應對,親自教他如何當台北市長。

原本,李登輝心想,或許是因為他第一天當市長,蔣經國不放心,所以特別到府指導,頂多教個一個星期吧,沒想到,這「課後輔導」一教就是二個半月!這種一對一的政治教學,更讓李登輝功力突飛猛進。

台灣省主席時代:下鄉交朋友

當完首都市長,蔣經國給李登輝的下一個考驗,就是治理範圍更寬廣的台灣省主席。

正因為李登輝有農經專業,蔣經國下鄉巡視時常常要他陪同,一路上會問他很多農業問題,既是教學相長,也是測試和提醒,其實更是讓他可以近身觀察蔣經國和民間的互動。

副總統時代:邀宴黨國大老,確認「接班人」地位

經過中央和地方各個重要職務的歷練,蔣經國接下來就是要讓李登輝成為他的「接班人」。

蔣經國提早兩個月告知李登輝,說要提名他當副總統,並要他先保密,因為他在黨內輩份低,又是學者出身,怕眾人不服,要他先做好心理準備。

以前國民黨都在陽明山中山樓召開全國黨代表大會,這是國民黨最重要的權力分配儀式。主席台後方有個小房間,蔣經國晚年糖尿病狀況已經很嚴重,開會前就先在這個小房間裡躺著休息,也在這裡做出重大決策。

全代會當天,孫運璿坐在李登輝旁邊,低聲向他說了聲「恭禧!」因為被要求保密,一時之間,他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完全不知如何應對。

之後,謝東閔被國民黨秘書長馬紀壯請進去主席台後方的小房間。幾分鐘之後,謝東閔鐵青著一張臉走出來,進到會場裡悶頭著坐。接著換李登輝進去小房間,蔣經國再次確認要提名他當接班人。

國民黨全代會通過這個人事案後,蔣經國還出面邀宴國民黨黨政大老夫妻檔,在餐會中,鄭重把李登輝夫婦介紹給他們認識,並要求郝柏村帶著李登輝去金馬軍事戰地四處看看,協助他了解軍事要務。

經過了一個又一個重要職務的特訓,才造就了後來的李登輝。對比現今檯面上政治人物,都在沒有做好準備、沒有循序培訓下被推上高位,沒三兩下就焦頭爛額,之後只好被迫天天做危機處理了。或許正因如此,過去這二十多年來,也讓台灣百姓變得好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