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雄對街口喊「卡」 學者:街口給的不能叫做利息

金融創新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以銀行法對街口支付喊停,學者認為街口給的不能算是「利息」。(攝影/ 黃威彬)

LINE PAY今(3)日宣布與一卡通共同推出「LINE PAY一卡通帳戶」,成為全台灣第一個能夠儲值、當捷運卡、用LINE轉帳、吃飯分帳的行動支付工具。但就在幾天前,為了搶先LINE PAY而打算率先上線的「街口支付」,卻因儲值可以獲得利息,被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請去喝咖啡。

街口支付8月27日宣布,選在與LINE PAY一卡通上線的同一天(9月3日)推出台版餘額寶「街口託付帳戶」,鼓勵用戶儲值在帳戶中,享有比定存利率高的年收益1.2~1.8%,標榜餘額隨時進出、以複利每日計息、給息自動滾入本金再賺利息。但金管會表態反對,原本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在臉書上表示如期進行,但29日與金管會商談後宣布暫時停止活動。

街口要拚LINEPAY,半路金管會攔截

被金管會叫停的關鍵是,在目前的銀行法中規定只有銀行可以吸收存款及發放利息。顧立雄說,街口聲稱儲值在帳戶中,享有比定存利率高的年收益1.2~1.8%等於是固定收益支付,這就是吸收有利息的存款,「儲值跟吸收存款是不同的,有違反就要改正」。

顧立雄表示,電子支付公司給儲值客戶1點幾%的現金回饋,這是固定收益的支付,「是不是跟吸收有利息的存款沒有兩樣呢?」由於銀行法中規定,吸收存款是特許權利,因此金管會認為街口支付已經違反規定。

「第三方支付的儲值,所給的紅利到底算不算利息?要先從利息的本質談起。」世新大學財金系副教授郭迺鋒指出,所謂的利息、利率,是給存款人「延後享受」的代價,「你的錢暫時不花掉,放在銀行,銀行給你的補償,叫做利息,但這個出發點和支付業者鼓勵消費的精神完全不同。」

銀行給利息,是延遲支付的報酬

郭迺鋒說,像街口這樣的支付業者能給的紅利回饋,是來自於因為「行動支付」、「共享經濟」、「減少中間商」而產生的規模經濟,經濟學上或可稱之為「經濟租」,把這個效益再回饋給帳號使用者,因此這和銀行所給的利息在本質上、動機上完全不同,「你不是為了存錢而去使用行動支付,餘額寶,你是為了消費便利。」況且目前第三方支付業者能儲值的金額都有上限,又如何存在套利空間呢?

「國內金融主管機關存在著中國情結,只要他們已經做的,例如支付寶、餘額寶都已經有的,我們就不能做。」一位時常和主管機關開會的業者透露出他的不滿,台灣的金融科技創新、服務要創新,「拜託主管機關們先拋棄中國情結。」

郭迺鋒則說,VISA信用卡已經加緊在推出QR CODE的變形刷卡機制了,信用卡已感到危機,信用卡在未來的支付型態中成長空間不再無窮無盡,而第三方支付的生態系正在成長中,政府的態度會決定了這個系統長得好不好。

消費者需求,才是金融創新的動力

此外,國內有金融科技創新園區與金融科技創新基地兩大新創中心,目標上配合金管會未來將實施的監理沙盒,成為台灣金融創新的希望。一位美國籍陳姓律師說,「全世界做監理沙盒的國家都是海洋法系國家,例如新加坡、英國,台灣是大陸法系國家,對於金管會能透過監理沙盒把金融創新帶起來感到悲觀。」

事實上,資訊業者也對金管會的「創新」態度稍作保留。一位外商說,「顧立雄主委那天宣示即使網路銀行也要把主機放在台灣,這是下面的官員建議他的,但他們忘了政府也要引進區塊鏈的金融創新,問題是區塊鏈的精神就是異地備援,多少個節點、多少個伺服器就是要分散,可見金管會的官員還沒有想通這點。」

郭迺鋒建議說,「我相信金管會把創新放在第一位,但有時候不用每個金融政策都把業者的生存放在第一位,業者的反應會比想像中的快,而是整個金融創新來自於消費者的需求隨著行動時代的演進,應該是把消費者的需求當成推力,金融創新就會開枝落葉,生態系也會更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