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吸毒者的真實告白:16歲初碰毒品,以為只是一次「沒關係」

醫藥保健

劉聯穎走過吸毒歲月,現在是晨曦會人資部負責人。(攝/陳稚華)

立秋剛過,8月底的夏季正午卻仍是一片暑氣。走出捷運頂溪站,生意興隆的餐廳小吃攤販林立、絡繹不絕的人潮......很難想像距離這樣的鬧區、走路僅10分鐘的不遠處,有一群曾經躲在黑暗角落、過著與「毒品」為伍的人。

劉聯穎,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人資部負責人,為我沏了一壺熱香片,親切地詢問我是否用過午饍。初次見面,我並未意識到眼前這位「好好先生」,過去是常上社會新聞版面的搶劫犯、三次進出監獄的囚犯。

「一開始接觸毒品,是跟到一群不喜歡念書的朋友,其中一個拿出安非他命時,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當時台灣還沒什麼反毒標語,有人就用鋁箔紙倒一些像是冰糖的東西用火燒、冒煙,大家就像抽菸一樣去吸那個煙......」今年42歲的劉聯穎,接受《信傳媒》專訪時,回憶16歲初次碰毒品的經過。

第一次吸就上癮》「瞬間覺得自己像超人,忘掉自卑感」

「過去都聽說毒品是用注射的,沒看過這種用煙吸食的方式,也就不以為意。」劉聯穎描述,第一次吸食安非他命的經驗讓他相當興奮,精神百倍且忘記許多不愉快的事、忘掉自卑感,好像每件事都充滿希望,瞬間覺得自己像超人!

原本劉聯穎只是好奇想說試一次,朋友也極力勸說,誰知道一次「沒關係」,竟是惡夢的開始......

「第一次我只是吸幾口而已,但當我第二次吸食就需要吸更多,不曉得人體是有耐受性的,第二次只吸3口就覺得不夠。」一開始同學免費供應安非他命,後來劉聯穎發現自己需要更多劑量才能滿足,就開始偷東西、騙家裡和鄰居的錢來買毒品,然後翹家、逃學,光是高中就換了3所。

劉聯穎說,他不喜歡停藥後那種從很興奮到很沮喪、本來不用睡覺到要昏睡、本來不用吃飯到要大吃大喝的那種反差感,於是逐漸增加劑量來麻醉自己。

「身體上我不覺得有什麼癮,但心理上會記得吸食它帶給我的快樂。記得這種感覺,就會讓我即便一段時間沒有食用,我還是會去回想吸食時讓我像超人一樣的感覺......我覺得我是喜歡上這種感覺。」劉聯穎說。

劉聯穎承認,當初吸毒就是愛上那種像超人的快感。(圖片來源/acworks@photoAC)

從吸毒到販毒》「本來是要拿錢回家,怎知拿了錢,我又往藥頭那裡去...」

劉聯穎其實是家中第四代基督徒,父親曾於台南神學院就讀,卻在畢業前一年因一次意外溺斃身亡,當時劉聯穎才剛滿一周歲,不久後媽媽便帶著劉聯穎改嫁到嘉義。

但8年後,母親跟繼父常因教養方式吵架,母親便帶著劉聯穎回到高雄爺爺那兒認祖歸宗,「9歲其實已經懂事了只是不會表達,我眼睜睜看著媽媽哭著把我送走,那對我影響還蠻大的......那時我不明白,我為何不能跟媽媽住在一起?她既然這麼不捨,為何還要哭著送我離開?」

後來爺爺把劉聯穎交給四姑代為撫養,「去四姑家她對我很好、會帶我去教會,但還是彌補不了我心中的缺憾,總是覺得自卑、自己的身世很慘。同學都有家長來接送便當我都沒有,所以第一次吸食安非他命那種反差,讓我覺得人生好像沒那麼慘而且充滿希望。」

染毒幾年後紙包不住火,四姑開始懷疑劉聯穎生活異常的現象跟吸毒有關,於是安排他到阿里山較偏鄉的一間餐廳打工、遠離原本的生活圈,怎知老闆的兒子竟也在吸安非他命,毒沒戒成,還跟他一起吸得更凶。

之後劉聯穎換到台北花市打工,一領到薪水本來準備帶回家當學費,下了車卻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又請司機掉頭往藥頭家直奔,「吸毒帶給我快感的記憶太深刻了,我完全無法抗拒想吸的念頭,最後把錢花光才又硬著頭皮回家,家人也不知道該怎麼幫我。」

後來在金門當兵2年,劉聯穎真的都沒碰毒品,退伍後心想應該戒掉了,沒想到退伍後沒多久又跟以前朋友搭上線,而且為了吸毒的龐大開銷甚至開始販毒,「那段期間我進出監所2次,每次在監獄裡我都很後悔,發誓出去後絕不再碰毒品了,可是每次被釋放出去,都直接到藥頭家,想說戒掉前再爽一下,就一次就好......到了後來我還染上海洛因(一級毒品),把自己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大家都認為我沒救了。」

絕望後重生》「如果我只是一個牧師的兒子,我不會像現在這麼深刻理解人生…」

在監獄那段日子,劉聯穎的四姑每個月固定去探望他一次,並鼓勵他要多讀聖經,「最後一次在監獄服刑的時候,看到晨曦會拍的DVD,影片中的人以前很慘,結果竟然戒得掉,我就很想試試看,出獄後我就來報名。」回想起當時來到晨曦會,就是在現在訪談的這間晤談室,劉聯穎很有感觸地說。

在入監服刑、出獄、又入監這樣載浮載沉14年後,劉聯穎來到了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戒毒所。

劉聯穎說,其實吸毒到後期,身體、經濟、人際關係都走下坡,一直很想戒毒,但嘗試自己戒一段時間又失敗,就是沒辦法忘記那種快樂的感覺,就會想要再去吸毒,但四姑和上帝對他不放棄的愛,讓他14年前下定決心要戒毒。

出獄後,劉聯穎來到晨曦會台東戒毒村,「那裡位處半山腰、沒有監獄般的鐵窗,是個開放式像農場一樣的地方,養雞、養豬、也有菜園,天氣好時還能遠眺太平洋。」於是劉聯穎就這樣開始戒毒之路到現在,不僅去唸了晨曦會的門徒訓練中心、預備將來成為傳道人,還成為晨曦會人資部負責人。

「我爸爸之前有讀神學院,差一年畢業就可以當牧師,所以其實我很有機會是牧師的兒子。不過我有想過一個問題,如果我的人生就是這樣順順的、當牧師的兒子,可能就不會去吸毒,但我對於信仰、人生體悟會像現在這麼深刻嗎?」劉聯穎打了一個問號,對於經歷過這種絕望後重生的感覺,他說那是很真實的。

「對我來說,信仰是一個潛移默化,既然我知道我是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我現在就必須走在一個正確的道路上。信仰也讓我知道自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所以我『不應該』吸毒、這是內化的,跟『不敢、不可以』不一樣,是因為找到生命的價值自然流露。」劉聯穎說,在晨曦會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就是「被愛」的感覺。

劉聯穎被四姑十多年來不離不棄的愛感動,使得浪子最終還是回頭了。(圖片來源/劉聯穎提供)
晨曦會台東戒毒村,位處半山腰、沒有監獄般的鐵窗,是個開放式像農場一樣的地方。(圖片來源/劉聯穎提供)

劉聯穎說,「如果我只是一個牧師的兒子,我可能不會像現在這麼深刻理解人生。」(攝/陳稚華)

如果從頭再來一次,還會碰毒品嗎?

訪談接近尾聲,忍不住多問一句:「如果從頭再來一次,你還會碰毒品嗎?」

劉聯穎沉默了片刻,「我會很怕耶,那個過程實在太久、太可怕了!很多掙扎、親情的拉扯,自己知道該怎麼做但做不到,家人傷心但我其實不想讓他們傷心,常常立志到最後又欺騙。還沒信主的時候也會有良知,那個是非常掙扎的.......」

「如果有一天當你想要面對這個問題時,晨曦會是可以幫你面對這個問題的地方,這裡不是變魔術,但我們可以一起努力。」劉聯穎鼓勵還深陷在毒癮當中的人,只要不放棄自己,一切都有可能。

小時候劉聯穎曾答應四姑,長大要當牧師、傳道人來完成爸爸的遺願,如今這位浪子走過風霜歲月,正努力裝備自己、效法耶穌,尋找並拯救更多失喪的靈魂。

晨曦會戒毒輔導專線:

(02) 2231-7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