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資產管理競爭力 8招讓台灣把錢、 把人找回來

台灣銀行家雜誌

台灣現在不需要口號,而是要有實際的行動,對台灣競爭力才有幫助。(圖片來源/Pxhere)

台灣錢淹腳目,2017 年超額儲蓄已超過新台幣2.5 兆元,家庭及非營利團體金融資產更是節節攀升,從2000 年不到新台幣30 兆元,2016 年已達到新台幣86 兆元,顯示出台灣資金過剩,藏富於民。但隨著台灣經濟發展進入平緩成長期,未來累積財富的速度勢必也隨之趨緩,更需要資產管理產業來保值民眾財富。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語重心長強調,台灣有許多發展資產管理的優勢,她提出8 大建議,期使台灣的資產管理業更具競爭力,把外流的資金及人才找回來,擴大資產管理規模,更讓台灣的稅收增加,成為國際級資產管理中心之一。

完善資產管理機制 提升區域競爭力

新加坡等國在資產管理上的表現相較台灣亮眼,過去在外資圈相當聞名的程淑芬,早在10多年前,就開始倡議台灣應該為快速累積的財富建立資產管理產業。她說,台灣擁有很好的基礎可以發展資產管理產業,因為台灣累積50 年的外匯存底,藏富於民,且上市櫃企業負債比率低,資金明顯過剩,但卻沒有完善的資產管理產業及金融商品規劃,暴殄天物很可惜。

台灣銀行業惡性價格競爭,導致利差低,淨利差在亞洲國家中敬陪末座。利差低也使得銀行不敢承擔風險、不敢放款給有資金需要但風險相對較高的新創產業及中小企業,銀行已明顯喪失了擔任資金中介者給需求者的角色。台灣大企業不缺資金,若存款資金過剩,銀行應引導資金往財富管理規劃,讓資金得到妥善的運用,銀行業得以回復風險訂價紀律,惡性循環才能翻轉。

這幾10 年來台灣培養了許多優秀的金融人才,累積的能量不輸科學園區,但卻沒有一個好的產業發展策略,未能創造出一個好的停泊環境,造成資金持續外流,使得優秀人才也外流至香港及新加坡,而中國大陸近期積極發展金融市場,台灣要如何因應區域競爭,就更具急迫性了。

由產業結構面檢討 妥善規劃金融業發展

程淑芬說,自從台灣於1983 年資本管制放寬後,目前個人每年可匯出的資金其實已跟資金自由流動差不多,但台灣缺乏具吸引力的環境讓資金停駐,賦稅安全感不佳,資金只好離開台灣;因此只要政府願意開始審慎規劃,先從提升多元化的金融商品與環境開始,讓資金與人才願意停泊在台灣,便能產生正向循環。程淑芬強調,台灣應該檢視自己的經濟結構變化,做好產業政策、價值提升,並參與國際市場,讓台灣多幾個強大的產業,就能產生就業、獲利,政府也能增加稅收。

政府目前對金融業的願景之一是「金融攜手產業」,這觀念仍是以為金融業只能做放款業務、賣保單、當營業員的思維,把金融業當作「支持產業」的配角;其實隨著企業與個人財務槓桿下降,很多借款人早已變成投資人,程淑芬認為應該讓「支持產業」與「資產管理」並行,畢竟投資全球也能帶來高附加價值。此外,政府也應把金融業發展視為經濟問題,假使沒有妥善規劃,長期下來將會造成國家經濟發展遲滯。

8 大方向 讓國內金融產業更具實力

對於政府正積極提升金融業競爭力,並發展資產管理產業,程淑芬建議台灣可以從8 大方向著手,而這些是資產管理產業能否成形的重要關鍵。

第一方向是「資金回流特赦及申報稅捐」。政府可以跟進國外的資金回流特赦經驗,讓海外資金願意回來,錢回來了,人才就跟著回來了;因此她建議課予「鮭魚返鄉捐」稅款,讓海外資金透明回流,特赦實施期應超過追稅期,讓申報者得到法律保護,且特赦期間申報者不會受到國稅局對回流資金查稅,讓資金回流者有稅賦安全感,才會達到成效,而這也是資金考慮回流的關鍵因素。

這幾年,包含義大利、美國、澳洲、印尼等國都曾實施稅務特赦,不但讓大筆資金回流,政府也能藉此回收稅收,一舉數得。以美國來說,曾於2009、2011及2012年施行過租稅赦免方案,共回收65億美元的補繳稅款、利息及罰款,約4萬5千個主動申報案例。印尼於2016年7月開始實施稅務特赦,截至2017月3月底,共96萬人申報了印尼盾4,884兆元(約3,665億美元),約占印尼GDP的40%,回收了印尼盾135兆(約101億美元)的稅款,達到所設定目標的80%。

第二方向是「OBU業務不要僅限外國人開戶」。台灣OBU業務在成立時,限定只有外國人可以開戶,而隨著國人累積財富匯入、匯出的限制減少,富裕人士在商品豐富度的考量下,會選擇將資金停泊星港。此時應考慮修改,讓OBU可以像新加坡ACU(Asia Currency Units),只要不涉及本國貨幣的業務都可以做,也就是說OBU只做非新台幣的業務,並藉貨幣的區分,避免匯率波動;「不要再限制OBU僅限外國人開戶,這樣可以讓OBU來服務匯出境外的國人財富。」程淑芬表示。

第三方向是「善用分級管理」。讓好業者衝刺,既防弊又興利,但若有業者出現重大違紀時,更要祭出重罰。對於表現良好且有紀律的業者,政府也要幫忙擴大其規模,放寬限制。另外,業者管理社會大眾龐大資金,監理單位應檢視業者是否重視人才的培養、建立投資研究團隊,而非單看商品類型來管理業者。過去金融商品的開放機制常常落入媚外的情況,監理單位也應該評估外國業者對台灣產業的貢獻度,如:在本地培養多少研究人才、繳納多少稅收等,外國業者不應只在台灣賺錢卻毫無貢獻。

第四方向是「養大標竿投信」。以國際投資慣例來看,若單一基金規模過小、不到5億美元,很難吸引跨國主權基金及退休金來投資,所以台灣需要培養出幾個有規模的基金,才能吸引國際大型機構投資人願意來台投資。而且台灣在亞洲、大中華市場的操作績效良好,以境內外大陸A股基金的3年投資報酬率來看,前10名就有6家為本國投信,台灣投信業的實力其實是很好的,可以發展成亞洲專家。

第五方向是「善用退休金或保險資金,輔助好投信去境外發基金」。利用UCITS fund 的方式,退休金或保險資金先協助基金具備初始規模,進一步吸引外國投資人投資,等基金達一定規模後,退休金或保險資金就能功成身退。

第六方向是「建立好的法遵環境,產業才會被信任」。目前政府監管的方式,讓投資從業人員的二等親內親屬不得投資,這不是好方法。應該允許從業人員可以合法理財,優秀人才才能待得住,但要嚴懲不當行為,讓投機者出場,才是根本之道。

第七方向是「落實建教合作」。教育要跟產業發展匹配,大專院校學生在學時就應建立財經知識與專長。讓學生時時了解國際情勢,將資產配置專長拉到國際水平,兼顧投資收益及風險考量,且要教導學生把客戶利益放在最前面,千萬不要等當理專了,才猛背話術,那就為時已晚。

第八方向是「發展生活服務業」。資產管理專業人士投資全球,工作及生活步調繁忙緊湊,無暇兼顧家庭,因此需要生活服務業作為他們的後盾,才能吸引國內外優質人才在台長駐。在台灣缺乏具素質的幫傭人力管道,也缺乏幫傭潛在人力的專業訓練平台;台灣已進入高齡化社會,社會菁英人士成為「三明治」照顧家中長輩及小孩,無法專心貢獻其專業,生活服務業有發展的必要。

此外,應成立國際學校,塑造英文或多語言環境,解決外國人來台工作面臨的子女教育問題;而海外台灣人才返台,若小孩在海外就學國際學校,也需要台灣有國際學校可銜接就讀,才能安心返台定居工作。

制定適宜制度 讓台灣資產管理產業有效發展

另外,「制度修改與產業環境匹配」也是很重要的。程淑芬強調,不要盲目抄襲國際趨勢,以為看起來高尚,其實有時候會忽略歐美制度修改背後的環境,一味追趕,很容易討好了國際觀感,卻讓自己四不像。台灣有自己的特色跟困難,所以有因地制宜的好制度很重要。

程淑芬說,台灣雖小,但一定要做到讓人可敬的程度,資產管理產業應該是台灣經濟轉型的策略任務,建議政府以國家戰略發展層級來發展資產管理產業,統籌各部會資源、跨部會規劃,好好思考如何發展,制定產業政策白皮書,讓台灣的產業發展不會因政府首長異動而有所改變;以南韓為例,其FTA政策方向延續,不會因改朝換代而變動。

另外,可以讓台灣更多城市產生資產管理產業聚落,成為英國愛丁堡或美國波士頓般的資產管理城市,讓更多人談論國際情勢,建立一個學習型社會,用知識力量發展具經濟規模的產業,也就是資產管理產業,產生更多的稅收,讓台灣更國際化。

程淑芬強調,台灣現在不需要口號,而是要有實際的行動,才能對台灣的競爭力有幫助;如果國際機構投資人願意把錢交付給台灣資產管理業者管理,這就是成功。(程淑芬/口述、廖和明/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