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大選為何這麼重要?極右派勢力崛起的隱喻

國際政治

瑞典執政黨魁於歐盟中代表瑞典發言,但瑞典大選當中,支持脫歐的極右派政黨獲得前所未有的高票。(圖/取自瑞典政府官網)

「歐盟乃是『基於對人之尊嚴、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人權以及少數民族權利的尊重而創立』,各個成員國必須為一個『多元、無歧視、包容、公正、團結及男女平等的社會』。」——歐洲聯盟諸條約,第一編第二條。

瑞典的國會大選於9日舉辦,左派的執政黨聯盟仍舊以144席次拿下國會第一大黨,但這卻是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執政黨所得過最差的結果。中間偏右的聯盟則拿到143席次,緊追在後,兩大聯盟皆無法取得國會過半的175席次,另外,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在這次選舉當中拿下了62席次,刷新了瑞典民主黨的得票記錄,雖然不到預期的票數,但依舊證明極右派於瑞典境內不容小覷的勢力。

瑞典大選中,支持極右派的民眾大幅增加,圖中橫幅表語內容為:「禁止外人入侵!」(圖/翻攝自Youtube)

在未有任一政黨或聯盟超過半數席次的狀況下,瑞典政府勢必面臨尷尬的聯合政府處境,而席次最多的兩大聯盟皆已公開表示,不會考慮將極右派政黨納為合作對象。瑞典並不是個大國,國家人口也不超過1000萬人,為什麼這次的大選會受到這麼多的關注呢?

極右派如何興起?

難民的大量移入在歐洲是不斷爭吵的議題,隨著難民人數的增加,極右派的勢力也跟著逐漸茁壯,也造就瑞典民主黨於國會席次大增的結果。瑞典民主黨憑藉著嚴格的移民政策、退出歐盟的口號,成功地擄走瑞典民眾的心,主張將稅花在境內人民的社會福利制度上,應當將照顧國民的順位放在難民之前。極右派的勢力讓傳統上被視為充滿著人道關懷的瑞典,出現兩極分化的徵兆,也讓多年以來的接納度高的政治共識,首次出現分歧。

而這樣的趨勢也不只出現在瑞典而已,歐洲許多國家與美洲皆有極右派支持率增加的跡象,這種追求排外的心態,顯示出人民心中難以消除的種族主義,許多人在看瑞典大選結果時便提出,如果不是因為瑞典民主黨因為過度歧視的用詞且背景和納粹有所關連的話,他們的訴求應當是能吸引更多選票的。

極右再次崛起的隱喻

鑑於此勢力的介入,歐洲近期的政治也逐漸變得不穩定,強烈的立場經常與溫和或左派的政黨有所摩擦,也因此聯合政府在施政上,容易出現僵持的現象。對其他民族的歧視,因新興的難民問題而不斷地累積,不願意包容的心態導致歐洲面臨鎖國的未來,民粹主義不斷地提升也意味著歐洲聯盟逐漸勢力式微,擁有納粹與法西斯主義歷史的歐洲,對於極右派再次興起感到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