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中貿易戰擦邊球揮到?台灣20年公債殖利率創歷史新低

金融

20年期公債向來是壽險業的最愛,但這次央行標售,國內保險業得標比率掛零,資金轉向呆滯,圖為國泰金控大樓)。(攝影/鄭國強)

「外面的美中貿易戰的世界太亂了,資金不想離開避風港。」世新大學財金系副教授郭迺鋒對於央行標售20年期公債利率創下新低分析說,市場觀察美中貿易戰,川普總統帶來的不確定性飆高,對匯率走向也沒有太大把握,因此資金陷入觀望。

中央銀行18日標售各種公債,呈現短多長低的現象,長天期的200億元的20年期公債,競標意願低,金融業者紛紛壓低利率,使20年債身價大漲、得標利率下滑至1.153%,為歷史新低紀錄,低於市場預期的1.16%(利率與債券價格成反向走勢)。但短天期的的10年債殖利率卻逆勢彈升,終場上漲1.13個基本點,收在0.83%。

公債利率創新低,資金呈現呆滯

參與公債的標售者主要有銀行、保險、證券業者,長短天期公債的利率走向,為一國資金動向與景氣預期的重要觀察指標。

創新低的公債利率,這和8月底央行才公布的金融帳連續 2年淨流出3.8兆元啟不矛盾?郭迺鋒指出,雖然美國醞釀有一定時間,但今年才有美中貿易戰的議題,美中關稅大戰還沒有一個結論之下,台灣以「中間財」出口到中國、中國以「最終財」輸往美國的架構不變,但衝擊難評估,導致資金進入觀望階段,「寧可停在避風港的公債,領固定利率,也不要出去闖一闖,呈現呆滯狀態。」

「這叫做內無頭,外不確。」他歸納說,國內沒有讓產業中意的投資標的,沒有帶頭的產業能吸納,而當資金往國際找尋出口的時候,卻遇上美中貿易戰,開始陷入觀望,以行為經濟學的角度解讀,市場對川普的一舉一動是「過度反應」。

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Dani Rodrik指出,川普的「瘋狂」行徑,導致貿易戰惡化,「但我們也不必誇大他 (川普) 的重要性」,他還強調,即使換了一個美國總統,仍會處理美中貿易的問題。

川普與中國不是死局,但市場過度反應

郭迺鋒解釋,美中之間的經濟結構短期內是無法調整的,外界容易受到川普一言一行的影響,再加上美國總統已經懂得善用數位工具twitter和人民直接對話,但市場還不習慣,對他的言行過度的反應,也容易跟著川普起舞,把選舉政見當成政策,也因此對國際貿易市場的不確定性拉高。

「從WIOD國際投入產出資料來看,美中之間的貿易結構一下子是很難改變、彼此之間脫鉤的。」郭迺鋒說,川普許多的舉動是帶著謀略的、孫子兵法的方式應對,而不像傳統的博奕理論(或遊戲理論),而中國則是想將國際問題內政化,從這兩個角度去看美中貿易戰,或許可以得出新的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