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港碼頭神秘買主有無中資?黃國昌:現行法規存在漏洞讓中企滲透台灣

政治

對於神秘買主買下高雄港碼頭,立委黃國昌認為,目前法令有漏洞,無法清楚了解在百慕達註冊的公司背後資本不是來自中國企業?(攝影/張瀞文)

全世界都在擔憂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表面上投資沿線國家港口,暗地裡具有軍事擴張的戰略目的,並加以防範,又逢目前中國強力壓縮台灣外交空間、兩岸關係空前對立、美中貿易戰升級,《日經亞洲評論》17日題為「台灣默默允許中國國營企業接管港區」的報導,引起關注,蔡政府對此等軍事敏感議題,卻是冷處理,格外令人擔憂。

投審會:高雄港碼頭的買主「百慕達商東方海外」確認無中資

對於中資迂迴入侵高雄港碼頭的疑慮,《中央社》報導指,台灣經濟部投審會執行秘書張銘斌18日澄清,台灣東方海外今年7月份已出售給「百慕達商東方海外」(代理)有限公司,申請投審會核准時也提供文件供查核,包括股東名單及資金來源,確認無中資背景。

張銘斌說,除審查申請文件外,投審會後續也會定期查核財報等相關資料,必要時隨時抽查,在申請通過後,投審會也已至台灣東方海外公司實地查核。

張銘斌接受《日經》訪問也說,這家企業(「百慕達商東方海外」)為台灣商人所有,知曉這名台灣商人的背景,「百慕達商東方海外」不涉及中遠的管理或資本。

黃國昌:現行法規存在漏洞,讓中國企業能夠滲透台灣公司

《日經》報導指,時代力量黨立法委員黃國昌認為,台灣政府對中遠集團收購香港東方海外一案的調查不夠深入,「我們怎麼知道,徐定心在百慕達註冊的公司資本不是來自中國企業?現行法規存在漏洞,讓中國企業能夠在台灣滲透投資法規不允許的公司。」

民進黨立委高志鵬也表示:「就算遠在世界另一端的美國政府,也都會避免中國控制港口設施。台灣對此應更為審慎。」

台商徐定心等人收購「台灣東方海外」,為個人投資行為

兩位立委對中資可能滲透高雄港碼頭同感憂心,現在需要釐清,中資和「百慕達商東方海外」公司之間到底有無關聯?

據悉,收購「台灣東方海外」的領頭人徐定心是「中國遠洋企業」董事長,徐定心曾任職媒體,後轉業從事海運工作十餘載。

而「中國遠洋企業」為中國國營企業中遠貨櫃集團(COSCO CONTAINER LINE)的台灣地區總代理,經營兩岸三地海運運輸業務,航線遍及遠東、歐洲、美洲、紐澳地區及中國各港口。

對此,張銘斌表示,審核時已調查「中國遠洋企業與中遠集團關係」,兩者的確有業務往來關係,但並無投資關係。

《日經》報導,徐定心的發言人也表示,收購「台灣東方海外」是徐定心與其他股東的個人投資行為,與中國遠洋企業或中國中遠集團(COSCO)毫無關係。

《工商時報》9月3日曾報導,中國遠洋企業已聲明該公司「並非中國中遠集團在台子公司」。

「百慕達商東方海外」在高雄港長租的碼頭裝卸量排名第三

台灣政府對於台灣東方海外被收購一案也採取寬鬆處理,因台灣沒有開放中資投資船務代理業,所以由「中遠台灣公司」大股東徐定心等出面收購「台灣東方海外」。

「百慕達商東方海外」收購「台灣東方海外」後,台灣東方海外的新任董事會成員,全都被列為「百慕達商東方海外(代理)公司」的代表法人,與該公司先前的董事相同。

同時,經濟部紀錄顯示,台灣東方海外的董事會成員已在7月底全數換人,新任董事長徐定心是「中國遠洋企業」董事長,「中國遠洋企業」英文名稱為「COSCO SHIPPING(Taiwan)」。

根據官員介紹,船務代理公司台灣東方海外在高雄港長租的專用碼頭,一年裝卸量有135萬箱(20呎櫃),僅次於長榮與陽明海運。

中國國營企業中遠集團去年收購「香港東方海外」

「百慕達商東方海外」公司,在台灣經濟部無其他記錄,很巧的是,「香港東方海外」的註冊地也是在百慕達。
中遠海運控股公司去年宣布,以 63 億美元買下小型同業「香港東方海外」(國際)公司。但東方海外在美國和台灣持有的碼頭經營權,使這件收購案受監管因素的阻礙。

到了今年7月7日,中遠和東方海外宣布,收購案已獲美國主管機關批准,但附帶一個先決條件:「香港東方海外」須將持有的美國加州長堤(Long Beach)碼頭資產信託後出售。

中遠集團隨後在7月27日宣布完成收購東方海外,但未提及高雄港的問題。

「百慕達商東方海外」入主後,高雄貨櫃的經營團隊不變

《日經》報導,中遠隨後在7 月27日宣布完成收購「香港東方海外」,但未提及高雄港的問題。儘管雙方沒有公開聲明,但是,東方海外仍保持在高雄港的碼頭經營權。東方海外的高雄貨櫃中心依然掛著「東方海外」招牌,現場工作人員也表示一切照舊。

在「百慕達商東方海外」收購「台灣東方海外」後,東方海外的高雄貨櫃中心一名員工表示:「還是原本的東方海外團隊營運這個貨櫃中心,一切海運業務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