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藍綠基本盤55波 陳其邁準備好政策不擔心對手譁眾取寵

高雄市長

面對泛藍基本盤歸隊、中央執政不佳,陳其邁說:「候選人的個人特質還是選戰的核心!」(攝影/黃威彬)

《信傳媒》於9月20日公布最新高雄市長民調的當天,就與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其邁進行訪問,對於自己與國民黨對手韓國瑜相差5.7%,他面不改色地說,「我們還是按照自己的方法及計畫進行選戰」,他指出,其內部長期以來所做的民調,還是穩定領先,民進黨的基本盤仍比國民黨大,議員的選情也是相對樂觀。

藍綠基本盤在高雄相差3%至13%是合理的

有人認為,陳菊在2014年市長選舉,以68%比31%、大贏國民黨楊秋興54萬票,藍綠差距極為懸殊,因此陳其邁理應要輕鬆獲勝,特別是韓國瑜和高雄沒有淵源。如今兩人在坊間許多民調中的結果,呈現差距個位數,甚至還有韓國瑜小贏1%的假民調新聞。

檢視2014年議員選舉部分,民進黨得票數68萬多票、得票率47.35%,國民黨獲50萬多票、34.48%,藍綠差距從市長的3成7,大幅縮減至1成3,而且無黨籍候選人大多偏向泛藍,所以實際上藍綠差距更小。

即便近來許多民調顯示陳其邁與對手韓國瑜支持度拉近,但陳其邁接受專訪時依然面不改色。(攝影/黃威彬)

再來看2010年選戰,陳菊得票82萬多票、得票率52.79%,國民黨黃昭順與無黨籍楊秋興合計得到73萬多票、47.2%得票率,藍綠相差約5.6%;議員部分,民進黨拿到56萬多票、36.7%,國民黨60萬多票、39.1%,藍還小勝綠2.4%。

換句話說,民進黨大勝只出現在2014年,當年有柯文哲外溢效應,中間選票幾乎8、9成灌到泛綠陣營。

2006年,陳菊在原高雄市以不到0.2%之差擊敗黃俊英;2002年,連任的謝長廷以剛好過半、3.2%差距力克黃俊英。因此,抽離柯文哲效應後,藍綠在高雄的基本盤相差並不大,若加上原高雄縣民進黨擁有領先一成左右的基本盤,整體而言,陳其邁「原則上」領先韓國瑜3%至1成3,是合理且正常的狀況。

他要證明,「其邁當市長,馬路品質就是這麼高」

陳其邁表示,韓國瑜有3成多的民調支持度,一方面是泛藍基本盤歸隊,尤其是反年改的軍公教等集結,遇到民進黨施政不佳,同溫層傳遞訊息、line都很快;另一方面是中央執政,改革過程難免得罪人,選情對民進黨「比較冷」,許多過去支持綠軍的選民,在遇到民意調查時,會逐漸隱藏自己的政治意向,變得不表態。但他認為,「候選人的個人特質還是選戰的核心」。

陳其邁說,像823水災,高雄的道路出現坑洞,韓國瑜經過時,批評這是偷工減料、人謀不臧,民眾會有感,因為這確實造成人民不便,但他並不了解現實狀況,「高雄是海港,地底下都是沙,特別是臨港地區,都是貨櫃車在跑,重力加壓當然讓路面的磨耗損更大、更快」。

「以前國民黨是跑路政黨,心態就是,在原本的砂石路上,直接把柏油鋪上,所以從國民黨到民進黨,馬路品質都不好」,陳其邁說,他已經想好未來馬路要怎麼重做,比如在工業區的中鋼、港務局、中油、台船附近,部分路段要以鋼筋水泥路取代柏油路面,這才能承受重量。

再者,「在市區重要道路,先做幾條為示範,從最基礎做起,柏油厚度要增加、礫徑要大,才會堅實」,這就是要告訴民眾,「其邁當市長,馬路品質就是這樣,又寬又直,怎麼壓都不會壞,至少用個5年、10年」,陳其邁說。

談及高雄馬路品質不好的問題,陳其邁自信地說:「其邁當市長,馬路品質就是這樣,又寬又直,怎麼壓都不會壞。」(攝影/黃威彬)

從空間解嚴到城市升級

在訪談的過程,很明顯感受到,陳其邁對於市政建設的興趣,遠大於談論政治議題,也可以說,他是以「準市長」的身分,於競選期間就在做市政的規劃,對上還是「候選人」的韓國瑜,就有層次之分,因此選舉的戰略與戰術就截然不同。

事實上,12年前他擔任代理市長時,就把愛河整治從謝長廷時代的出海口到中正橋,向上游延伸,包括滯洪池的興建;他排除萬難拆除光榮碼頭、駁二到夢時代的港區圍牆,做市容的空間解嚴;他規劃近30座公園,在陳菊時代陸續完成。現在的陳其邁,更把眼界拉高到建設高雄為「智慧城市」。

他講了一個小故事,有一次出訪,一位國外的學者問他什麼是智慧城市?陳其邁很認真地闡述將近20多分鐘後,這位專家說,智慧城市就是,「以最有效率的方式,提供公共服務到所有市民手上,吸引最聰明的人來到這座城市」,這句話,為智慧城市的定義畫龍點睛,也成為陳其邁的政見主張。

高雄蛻變為智慧城市外銷國際

其實,年底縣市長選舉,主打智慧城市的候選人並不多,有能力認知、理解、到擘劃整個智慧城市概念者少之又少,陳其邁花了相當時間來解惑,例如把人工智慧、物聯網、大數據甚至是區塊鏈等新科技結合,應用在城市治理,包括智慧政府、智慧交通、農業生產履歷、證書驗證及醫療病歷等領域上,提供民眾更加便利的政府服務。

陳其邁說,高雄有優秀的條件發展金融科技,包括雙港便捷的交通、印太戰略核心區位,擁有銀行經營權,及創新、創業的精神,擔任市長後,會全力爭取金融科技園區設立在高雄,結合亞洲新灣區,鼓勵新創事業發展,全力發展金融科技。

所謂「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12年前的陳其邁,不是現在的陳其邁,他說,「未來高雄若能成為智慧城市的典範,可以進一步將這些成功的解決方案輸出其他國家,讓高雄走向國際」;不只科技,他對於農業產銷也有一套解方,他的眼界不是與東南亞國家競爭,而是先進國家的高端人口,面對國際超強的行銷霸權公司,陳其邁燃起了雄心,要透過高科技術與之一較長短。

現在的陳其邁和12年前不同,對於高雄未來規劃,他心中已畫好藍圖。(攝影/黃威彬)

台積電、華邦電與日月光,還有亞馬遜、微軟

有人可能會質疑,「智慧城市能當飯吃嗎?我的薪資會增加嗎?經濟會好轉嗎?」這個問題,陳其邁顯然更是胸有成竹,他直接點出高雄產業的最大特性—製造業、以及困境—產業升級。知道問題,了解問題,解決問題,這就是他這次的政見主軸:「工業4.0」。

他說,台積電南科三奈米廠、路竹科學園區的華邦電、楠梓加工區日月光的半導體封測,形成人工智慧產業鏈,串成南部科技走廊,打造高雄成為AI科技產業聚落。連國際大廠亞馬遜、微軟等,也認為高雄很值得投資。

同時,陳其邁認為,藉經濟結構轉型,驅動城市跨代成長,解決產業五缺的問題,例如,高雄螺絲產業的中小企業,具有國際競爭力,透過產業升級與工業4.0,能讓螺絲產業在國際市場獨占鰲頭。

「智慧城市能當飯吃嗎?」陳其邁面對問題顯得胸有成竹。(攝影/黃威彬)

詞神路寒袖跨刀為陳其邁譜寫競選主題曲

2001年連任立委後,已經17年沒有親自打過選戰的陳其邁,還知道怎麼打選戰嗎?這17年,他其實無役不與,輔選陳水扁、謝長廷、陳菊、蔡英文等,不論總統還是市長,歷經選戰的口水、抹黑戰,他上遍各大政論節目為民進黨辯護,亦得道多助,廣結善緣,藍營內也有人是他的「暗樁」。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陳其邁是「20年磨一劍」。已經14年沒有再譜寫競選歌曲的「詞神」路寒袖,再次跨刀相助,以渾身解數,創作《咱上愛的所在》,表達對陳其邁的支持,直言陳其邁的成熟、練達,對故鄉高雄的熱愛,有增無減。

南台灣的選戰,勢必會越來越有溫度,因為高雄人的狂放草莽性格就是如此,他們將在這場「準市長」與「候選人」的競賽,做出抉擇。

在這場競賽中,陳其邁有一套自己的方式,端看高雄人如何抉擇。(攝影/黃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