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大鬧南台灣 意外撼動綠營鐵票區的韓國瑜

高雄選情

本來要在北農總經理任上退休的韓國瑜,現在成為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還把原本大幅領先的陳其邁打成五五波,讓藍營頗受振奮。(攝影/黃威彬)

代表國民黨參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本要在北農總經理任上告老退休,現在卻在深綠的高雄天天上演「孫悟空大鬧天宮」,讓民進黨鐵票都要動搖,究竟他是不是真的能將高雄打成藍綠五五波,甚至一舉翻轉,還在未定之天,不過不能否認,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高雄這一仗,已經把韓國瑜沈寂近20年的政治生涯再度推向高點。

在接受《信傳媒》訪問的這一天,韓國瑜行色顯得有些倉促緊迫,因為當天一大早他就受到9位高雄民進黨立委一字排開大陣對他猛烈抨擊,說他有意在高雄旗津設置賭場,在記者訪問前置準備時,韓國瑜也專心聽著幕僚的意見,思考在下午的政論節目中要如何反擊,一回神他已經準備好要如何應對。

韓國瑜離開政壇已久,直到去年在議會辯論讓民進黨議員王世堅語塞的影片瘋傳,才再度為他打開知名度。(攝影/黃威彬)

最狂六都候選人,非典型藍營政治人物

韓國瑜淡出政壇的時間將近20年,過去在政壇會提起韓國瑜,不外乎他個性火爆不受控,曾因為榮民尊嚴問題,在立法院出手毆打當時同是立委的前總統陳水扁,還率眾和陳水扁支持者在立法院外對峙。

不過這些都是陳年往事,一直到去年他在台北市議會與民進黨議員王世堅反唇相譏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韓國瑜才再度打開知名度。不過就算後來他接受了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的指派到高雄準備參選市長,也因為黨中央沒給資源,沒有糧草而突然跑回台北,作勢登記參選台北市長,而震驚政壇,不過這就是韓國瑜,從以前到現在,這種「不按牌理出牌」性格似乎沒有改變過。

韓國瑜的言談,沒有傳統國民黨政治人物的僚氣,三言兩語可以把很難懂的選舉政見說得簡單又有趣,屬於泛藍「非典型」政治人物,不太受控的他是正牌黃復興深藍出身,卻意外空降到深綠票倉高雄選市長。原本外界以為他沒資源空降到高雄「穩死的」,沒想到短短不到一年,就把幾乎「躺著選」的陳其邁追到綠營都緊張起來。不管最後結果如何,高雄這一役韓國瑜已經捲起一陣旋風。

韓國瑜以簡單的一句話囊括政見,只要「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就會發財,。(攝影/黃威彬)

高雄失去生命力,民心思變換人做做看

韓國瑜以一句「民心思變」作註解,他說,民進黨已在高雄執政長達20年,但他看到的高雄,現在面臨百業蕭條,「又老又窮」,即便過去陳菊在高雄能以54萬票的超高幅度贏過國民黨的楊秋興,但現在高雄市的經濟已經無力,高雄人想要「換人做做看」的想法已經累積已久。

「現在的高雄就像『司馬遷穿西裝』,受了『宮刑』的人,雖穿著衣服看不出來,但卻沒有了生命力,」韓國瑜用「司馬遷穿西裝」比喻高雄的經濟。他說,今天的高雄路很寬,綠色植被讓環境很美,人民也依然勤奮,表面上很美好,但是北漂的年輕人已經達到50萬人了,滿街的「租、售」,「如果收入很好,誰願意這樣離鄉背井?」所以高雄的經濟就像受了宮刑,不同的產業叫苦連天,高雄的經濟沒有生命力,失去了動能。

要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韓國瑜以簡單的一句話囊括,只要「東西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就會發財。他說,如果他當上高雄市長,會用市府一切力量幫忙南台灣農、漁、畜牧產品到國外搶訂單,哪怕是綠營執政的縣市他也會幫忙,包括東南亞、中國東南沿海省分的「南南合作」,農漁民們只要負責出貨即可。

歡迎台商回高雄,唯一條件:不帶來污染

韓國瑜說,政府的角色就是要創造條件,「就像街坊上的整椎師,哪邊痛就幫你調到不痛」,當問題都幫忙解決了,生命自己就會找到出路,政府不需要再管控,他只怕政府刁難,從中間拿好處。

所以,他說他如果當上市長就會用盡各種辦法吸引投資,包括回流的台商。「要我幫他們馬殺雞都行,唯一的條件只要不帶來環境污染,其他市府都會一路開綠燈,由市長親自兼任投資小組組長,公務員會上行下效,政府機關會從管理者轉型為服務導向,這是一個政治工程,雖然很有難度,但我一定會做。」韓國瑜說。

韓國瑜講話表情生動,肢體語言十分豐富。(攝影/黃威彬)

「我能讓高雄經濟變好,陳其邁做不到」

韓國瑜也說,他也要爭取觀光客,不管南進南出、南進北出,一年要吸引至少50萬人次觀光客;他本人也會兼任投資小組組長,所有行政上的繁文縟節都會變成綠燈。

「高雄經濟現在只有30分,要進步到6、70分很容易」,只要他來做,很快就會讓高雄經濟有起色。他認為,這些政見看似很簡單,但陳其邁無法做到,因為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卡住了陳其邁。

除了意識形態,韓國瑜認為,陳其邁還有三座「火焰山」要過,包括:民進黨中央執政不力、在地執政20年卻百業蕭條,還有陳其邁個人家庭問題(父親陳哲男涉及貪汙被判刑等)他認為陳其邁要自己向外界說明,要如何過這三關。而他自己,則是沒有包袱,因為他沒有派系,不會受黨制約,也沒有財團壓力。

創意發想政見引爭議,民進黨指他色情賭徒

韓國瑜直言,高雄市現在最需要賺錢,所以只要合法的錢他都要賺。只是在選舉的過程中,他提出了很多具有創意的想法,包括開採太平島周遭油田、愛情摩天輪產業鏈,還有旗津設置賭場的議題等,都讓他飽受對手攻擊,帶來不少爭議。

面對9位立委對他猛轟,他認為,為什麼不能用創意幫高雄賺錢?韓國瑜說,旗津只是要成為吸引觀光客消費的免稅特區,賭場也是要市議會、人民與政院、立院同意;愛情摩天輪產業鏈也是希望以愛河為基礎發展觀光產業,卻被對手扭曲成色情、賭徒,甚至說他的雙語政策是要消滅母語。他批評民進黨的選戰手法實在太low,沒有進步。

五湖四海皆兄弟,不分藍綠黨派的非典型藍軍

認識韓國瑜的人說,他這種非典型藍軍性格來自雙子座的敏銳反應力;跟他打過交道的政壇人士都說他是絕頂聰明,而且充滿自信,也很自負。因為他畢竟在3、40歲的年紀,就成為當時剛開始全面改選的國會議員,還擔任過國民黨團書記長,在當時甚至一度是部會首長儲備人選。

甚至連韓國瑜都曾自滿的說,國家的重要法案,都是由他與在野黨的柯建銘、郁慕明,一早在蜜蜂咖啡廳裡「喬」出來的。

這麼意氣風發的韓國瑜,後來卻在三屆立委任期後淡出政壇,退隱到雲林辦學,說不落寞是不可能的。韓國瑜自己也說,他常常一兩個月接不到一通外人打給他的電話,對過去經常被吹捧的政治人物來說,落寞之情溢於言表。之後他到北農,才又再度展開新的人生。

韓國瑜說,他很珍惜2012年後到北農擔任總經理的機會,他全力以赴才不負北農所有員工,還有推薦他的張榮味,北農也是他最喜歡的工作。只是雖然他重新回到公眾舞台,卻又因為與民進黨的鬥爭,讓他毅然請辭,再投入參選國民黨主席,開啟了參選高雄市長之路,創造了現在的局面。

沉寂近20年重新站上高點,他會成為藍營南霸天?

韓國瑜說,高雄一定要改變現狀,大家期待新的政治力量出現,所以他在未來60天,要做的仍然是訴求改變現狀,全力拚高雄經濟,政治就留給台北,如果選民不想改變現狀,就請投陳其邁。高雄市民接收到了他的訊息了,所以他的民調才會提高。

不過,國民黨在高雄畢竟屬於弱勢,韓國瑜也知道自己與在地缺乏淵源,加上藍營在高雄的地方組織不如民進黨,所以這次他不打傳統派系組織的選戰,在綠營基本盤大的高雄也不訴求意識形態之爭,於是當藍營的候選人在致敬蔣公銅像、大談兩岸一家、慰安婦雕像議題時,韓國瑜絲毫沒有湊熱鬧,這和他過去鐵桿深藍黃復興出身,黨性堅強的形象大相逕庭,也看出他的策略其實精準。

從最近幾份媒體公布的民調顯示,他與陳其邁的差距逐漸拉近,甚至連黨主席吳敦義都頻頻跑來高雄幫他助選,據稱「吳主席」也認為韓國瑜真的有勝算,黨中央人士說,如果韓把民進黨執政了20年的高雄市重新拿下來,將使他一舉成為藍營新霸主。

然而民進黨畢竟是選舉能手,而且高雄又是綠營大本營,雖然外界還是帶著懷疑的眼光看他,但韓國瑜可是信心滿滿。他的團隊也自信地對記者說,11月24日開票就知道了。其實不管韓國瑜能不能勝選,高雄這一仗,他已經為藍營在高雄開創了一條路,創造了一頁奇蹟。

按照韓國瑜原本規劃,他會在北農總經理任上退休,但他現在可能要走上人生新的高點。(攝影/黃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