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黃國華遊日本》人生的滋味:日本群馬水澤烏龍麵—清水屋與水澤寺

觀光旅遊

來高崎別忘了到在「水沢観音」下車,這裡有東日本最棒的烏龍麵。(攝影/黃國華,下同。)

很少人能夠一生順遂,如果有,那是命,人生總有許多永遠無法挽回的遺憾、有太多無法療癒的傷痕。我稱得上是半個魯蛇,年輕時被許多女人拋棄,求學時退過幾次學,工作時也因為太過勞累想要休長假而被老闆誤會成想要跳槽,而導致乾脆離開職場,成為作家後也經常被合作廠商瞧不起。

單純的原因往往被誤解成別有用心,即便寫這種最沒有爭議的旅遊文章,也被他人誤認有什麼利益輸送。其實動機很單純,我只是希望能夠分享自己在旅行中所獲得的各種喜悅與收穫,每當讀者參考我的建議安排旅遊,回來後簡單的告訴我:「你介紹的地方或食物好棒!」,就會讓我高興許久。

從旅行中找到「胃口」

人生的憾事很多,只要不傷筋動骨,總是會讓自己越來越強壯,但如果說那些往昔的遺憾早已釋懷,那是騙人的,內心深處總有個黑暗的角落放置這些垃圾,與其不去面對,還不如偶爾拿出來清一清,旅行正是清除心靈垃圾的好時機。

我把旅行定義成重新找尋人生的出口、排解累積的苦悶,但往往是還沒找到出口,卻找到了胃口,無所謂啦!美食也是旅行中重要的夥伴。

離開長野市,跳上北陸新幹線往回走,來到高崎,高崎是座平淡無奇的中型都市,對旅行者而言,從高崎轉出去的旅程卻不少,如草津伊香保等鼎鼎大名的溫泉,下榻溫泉之前別忘了中途在「水沢観音」下車,因為這裡有東日本最棒的烏龍麵。

秋田縣稻庭烏龍麵、群馬縣水澤烏龍麵與香川縣的讚岐烏龍麵,並列為日本三大烏龍麵。 秋田與香川位置偏遠交通不便,水澤烏龍麵成為麵食饕客的首選。

顧名思義,這裡有座「水沢觀世音」(又稱水澤寺),於日本推古天皇年間(592年即位、628年過逝)開基,至今有近1,500年的歷史,開山始祖是來自高麗的高僧,在大航海時代尚未來臨前的漫漫中古,日本是透過朝鮮半島向中國學習所有事物(也包括貿易),從水澤寺再度得到驗證。

寺中有座六角堂稱為「六道輪迴」,六道分別是天道、人道、阿修羅道、地獄道、餓鬼道及畜牲道,若墮落進入三惡道(畜生、餓鬼、地獄),則十分痛苦很難脫困,但只要心裡誠心祈禱、向左轉3次即可是心想事成。

自己只是一介沒有慧根的凡夫俗子,轉了三次後卻還是無法擺脫餓鬼道,只好去嚐嚐烏龍麵讓自己擺脫飢餓之苦。

這裡販賣烏龍麵的餐廳很多,但我必須強調的是,「清水屋」才是水澤烏龍的始祖,也是我心中第一名的水澤烏龍。

全手工桿製的麵條

清水屋的菜單很簡單,只有大中小三種,外加套餐組合(加420元附上三種小菜),

烏龍麵很強調コシ(KOSHI),也就是麵的硬度、彈性和黏度,只用機器很難辦到,清水屋的麵條完全是手工桿製,工時需要三天以上,這點我完全相信,一來因為她的麵條寬扁長短不一致,不像機器桿製,二來其麵條的份量看起來不多,但吃完後卻有充實的飽足感,以我採訪當天為例,因為時間關係,我是下午三點多才用餐,已經足足餓了九個小時外加當天在戶隱高原走了三個多小時的路,中盛的份量竟然可以餵飽我這個餓鬼,可見麵條的扎實度。

店家一開始是專門提供給宮內的天皇家族,老闆對此頗為自豪,老闆很愛找客人聊天拍照,與一般麵店那種嚴肅大叔很不一樣。

冷食烏龍麵連沾醬都是冷的

清水屋只提供「冷食」的烏龍麵,走的是最傳統的吃法,連沾醬都是冷的,這樣才可以維持麵條的コシ,也許不太適合台灣人吃熱麵食的習慣,其麵條是接近蕎麥麵的扁型而非常見的圓滾狀,這是因為麵條是用手工切製。

最讓我難忘的是沾醬,沾醬的原料有出汁(用柴魚與鰹魚熬製而成)、昆布、芝麻和麵醬等,層次相當豐富,融合了芝麻的香味和鰹魚的鮮甜,吃完麵剩下的沾醬淋上溫高湯,味道蛻變為含蓄內斂,彷彿又多出一道湯品。

交通方式:從高崎駅的西口搭乘群馬バス往「伊香保温泉行」的公車,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在「水沢観音」站下車,先沿著觀音寺參拜,沿途走下坡路到清水屋,吃完後就在門口的「水沢」站搭公車,繼續前往伊香保溫泉(車程15分鐘),或搭回高崎駅。

售價:日圓630~1470不等(2016年售價)

營業時間:11:00~17:00

休日:禮拜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