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部辨識與大數據發威 中國數位監控時代來臨

兩岸國際

上海火車站滿布監視攝影機。(圖片來源/全球中央)

中國「天網」監控系統無所不在,引來侵犯人權的比例原則疑慮,而「社會信用體系」也逃不過外界對個資濫用的質疑,且中國龐雜的多級政府制,導入社會信用分數量尺時,也可能讓地方小官權力再次坐大,對民眾權益干預加劇。

歌神張學友魅力無法擋,在中國大陸演唱會的門票往往火速售罄,這個萬人朝聖的時刻,也給了警方抓獲逃犯的好時機,原因無他,正是中國「天網」系統人臉辨識的功能在發威。只是,這項建置同時也引來侵犯人權的比例原則質疑,再隨著「社會信用體系」上路,讓中國政府可以對全民「打分數」,做出相應懲罰,更逃不過外界對個資濫用的疑慮。

高科技布下天羅地網,臉部辨識無所遁形

中國「天網」監控系統無所不在,中國大陸浙江省嘉興市公安5 月分在張學友演場會驗票處設立臉部辨識鏡頭,一名于姓逃犯在嘉興市體育館西側看台入口準備檢票進場,當他經過安檢門的幾分鐘之後,天網系統立刻發出預警。這是繼4 月南昌、5 月贛州後,中國大陸警方第三度在張學友演唱會現場利用人臉辨識系統抓獲逃犯。

據了解,「天網」系統目前至少已布建於中國大陸16 個省市自治區,號稱人臉辨識準確率達99.8% 以上,把全中國人口的人臉過濾一遍,只要一秒鐘。貴陽市長陳晏甚至誇口,近幾年,貴陽在全市的公共場所布建了2 萬多個「天眼」,這讓貴陽的搶劫案從以前最高時期的「一天上百起」降到現在的0.5 起。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蘇德沃思(JohnSudworth)2017 年12 月曾獲准獨家採訪並實測建置於貴州省貴陽市的「天網」系統。他的臉部被掃描登錄為嫌疑犯後,從市區沒入茫茫人海,僅七分鐘就被大陸警察攔獲。原來,「天網」可實現每秒比對30 億次,花一秒鐘就能將中國人口「篩」一遍,花兩秒鐘便能將世界人口「篩」一遍。

北京鐵路警方表示,7 月運用人像辨識、影片監控、分析研判等技術,在秦皇島站一天查獲四名公安部公告的在逃通緝犯。2018 年以來,北京鐵路警方已經累計利用人像辨識系統查獲141 名通緝犯。厲害的是,其中一名通緝犯是在19 年前遭到通緝,「天網」仍可將19 年前的樣貌與現今加以比對。

由於「天網」系統屢建奇功,中國大陸官方也著手規劃農村版。陸媒《檢察日報》報導,中國大陸城市的影像監控系統「天網工程」農村版名為「雪亮工程」,這項工程首見於今年2 月公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當中,將於2020 年基本實現「全域覆蓋、全網共享、全時可用、全程可控」。

「雪亮工程」還可透過網路連線到手機、電視進行遠距即時監控。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龍台鎮稻花村村民劉夢瓊指著家門口的高畫質監視鏡頭表示,「現在晚飯後出門散步,不怕家裡來小偷了」,因為她可以透過手機即時監控;山東臨沂市民只要下載「臨沂雪亮工程App」,除能即時監控,遇到麻煩還能「一鍵報警」。

信用體系將公民打分數,恐涉及思想審查

在「天網」之外,中國大陸也利用大數據推動「社會信用體系」,中國國務院2014 年發布通知,計畫在2020 年全面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官方宣稱,這項建設旨在提升中國社會的「信用水準」與「誠信意識」。簡單來說,政府對個人表現的給分將決定民眾所享有的權利,卻也令外界質疑,這項政策將淪為中國對社會全面監控的工具。

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新聞發言人孟瑋6 月指出,截至5 月底,全國法院累計公布失信被執行人1,089 萬人次,對這部分失信被執行人,相關部門採取了聯合懲戒措施,累計限制購買飛機票1,160 萬人次,限制購買高鐵動車票441 萬人次,限制擔任企業負責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26.5 萬人次。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中國鐵路總公司、中國民用航空局等部門,今年3 月聯合發布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相關意見,不准失信者搭乘飛機與火車,從5 月1 日起實施。首批遭到限制乘坐火車、飛機的人員首度於今年6 月1 日在「信用中國」網站公示,共有169 人,其中由中國民航局提供的最多,共有86 人。

細看這86 人所涉及的失信行為,一是故意藏匿、攜帶國家法律、法規規定的危險品、違禁品、管制物品,二是因使用偽造和冒用他人身分證件、乘機憑證,三是在飛機上尋釁滋事、擾亂客艙秩序,四是堵塞、強占、衝擊安檢通道和毆打他人,五是在航空器內吸菸。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大陸官方對「違禁品」的定義,可能涉及思想審查。

根據北京首都機場的海關公告,旅客若攜帶《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止進出境物品表》所列物品進出境,予以沒收或責令退回,或在海關監管下予以銷毀,情節嚴重者將追究刑事責任。其中,禁止入境的物品包括「對中國政治、經濟、文化、道德有害」的印刷品、膠卷、照片、唱片、影片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境印刷品及音像製品監管辦法》也明定,「危害國家統一、主權和領土完整」、「攻擊中國共產黨,詆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穩定」的印刷品及影音製品,禁止入境。這些關於「有害」圖書、影音的規定,解釋權握在官方手上,基本上是鞏固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政治手段。

父母失信子女連坐,懲戒力度引發質疑

隨著中國政府加緊推進建成「社會信用體系」,對於失信者的處罰力度也在加強中,除了限制搭乘火車、飛機,有些地方官員把腦筋動到失信者下一代身上,父母犯下的一些「微罪」,都可能為子女未來的發展設下障礙,這種「父母失信、子女連坐」的情況已在中國引發熱議,相關做法可能欠缺法律依據。

中國一名饒姓男子的兒子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學。正當一家人沉浸在喜悅之中,學校卻來電說,由於父親欠款不還,兒子可能無法被錄取。饒姓男子立刻還清債務,並要求法院把自己從失信名單中剔除。這項做法遭民眾質疑,「孩子何錯之有?荒唐。不能剝奪孩子受教育權」,也有人反問,如果父母是真的還不出錢,該怎麼辦?

中國官方建立「社會信用體系」出發點看似積極,但在中共一黨執政下,先是逃不過外界對個資濫用的質疑;此外,中國龐雜的多級政府制,在導入社會信用分數量尺時,也可能讓地方小官權力再次坐大,對民眾權益干預加劇。

原文作者為陳家倫,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https://www.ysgoshop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