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密監控系統鋪天蓋地 高壓統治下的新疆

兩岸國際

促進民族團結的標語,在新疆隨處可見。(圖片來源/全球中央)

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中國高壓維護新疆穩定,手段步步升級。居民不允許私自持有護照、購買刀具必須實名制登記、蒐集疆民DNA,無所不在的安全檢查更滲透城市各個角落,須「刷卡」又「刷臉」才能通行。

「喂!不能拍照!手機拿過來!」搭了近20小時的綠皮火車,終於進入南疆喀什。這是這班列車的最後一站,下車人潮川流不息,出口挺大,前進速度卻不快。走近才看清,原來有幾個警察在前方「篩選」通關民眾,把少數民族一一從旅客中挑出來盤查。我以為有大事發生,拿起手機拍了兩張,把關的警察立即敏銳注意到我,遙遙喝止。他走過來要求我解鎖並交出手機。「第一次來?」我點點頭,還搞不清楚狀況,他已俐落刪除照片,清空手機垃圾桶,又把前面的照片翻了一遍,確認沒有任何敏感內容後才終於把手機還給我,「歡迎到新疆」,他說。

這是我的新疆初體驗,後來待得更久一點才知道,如此像戒嚴一般的氣氛,對新疆人民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日常。

安檢無所不在,沒有身分證就像沒有腳

作為維族人聚居的南疆第一大城,喀什街上每隔100 公尺就有一個警哨站,500 公尺能找到一座中型警廳,監視器布滿街道,荷槍實彈的武警在路上與地下道隨處可見。書店、百貨公司等大型公共場所結束營業時間是晚上7 時,廣場集會9 時前必須結束,過了11 點還在外頭閒逛,會得到巡警略帶警告的關心。

無所不在的安全檢查滲透城市各個角落。火車站、商場、旅館、餐廳甚至是流動夜市或公園,任何公共場所的出入口都設有身分偵測器,須「刷卡」又「刷臉」才能通行。

刷卡指的是身分證掃描,由此檢查一切個人信息與犯罪記錄。在新疆,身分證就是通行證,即使這裡有著中國近六分之一的領土,沒有可以證明身分的證件就像沒有腳的人,哪裡都去不了;刷臉則是透過人臉識別技術辨識臉部及虹膜,除了核實身分,更重要的是掌握你每一次的行蹤記錄。X 光行李掃描機與手持掃描棒的員警通常隨侍在側,防堵任何危險物品出現的可能。

走在省會烏魯木齊的大街上,甚至隨時可能被以偵測爆炸為由,要求交出手機檢查。但除了防爆測試,若警方有所疑慮,也可以隨意翻看你手機裡的所有內容。

高壓維護穩定,西藏監控大法移植新疆

未進疆前,提及新疆往往人人聞之色變,認為那裡混亂又危險;身處其中,每日被「三檢吾身」的我們倒時常玩笑,如今全中國最安全的地方,莫過於「大美新疆」。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位於中國西北,人口以維吾爾、哈薩克等少數民族居多。雖名自治,然與中國迥異的種族與宗教,加上坐擁中國近四分之一的陸地邊界線,相較其他省分大力拚經濟,維持當地穩定顯然更被當局所重視。

2009 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被視為新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種族衝突。事件發生後疆區「維穩」(維護穩定)轉高壓,手段步步升級。2016 年中,主政西藏多年的陳全國調任新疆黨委書記,他「治藏有方」頗得中央好評,警哨站、監視器、24 小時武警巡邏等保安與監控系統都是陳全國曾在西藏灑過的天羅地網,如今這套維穩大法也隨著他的到來,一起鋪天蓋地籠罩全新疆。

新疆地區居民如今不允許私自持有護照,須交由公安局審查保管,非必要不得申請出國;購買刀具必須實名制登記,透過雷射掃描將身分資訊印在刀背上,「一家不漏,一把不漏」地監控所有刀具動向;強制全民體檢,蒐集疆民的DNA、血型和其他生物識別數據以供管理之用。

打壓宗教自由,穆斯林遭拘思想再教育

新疆幅員廣大,居民除了少數民族,遷移過去的漢族也不在少數。當然可以想見的是,這些「防恐防暴」的手段、針對的對象,遠不會如共產理念所標榜的那麼「一視同仁」。

有次搭乘跨夜巴士從和田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至庫爾勒,八小時的跨縣市車程經歷五次安檢。車上維、漢族人都有,每一次安檢全車的人都須下車,備齊證件步行通過檢查站,行李則走車道另行檢查。漢族人大多走趟例行公事就可通行,維族人除了刷卡、刷臉外,還需接受要去哪裡、要見誰等盤問,並與所屬轄區公安局確認是否有報備外出,幾乎所有維族人在過安檢時都被要求交出手機檢查。最後一個安檢哨站特別嚴格,一名維族人遲遲未能回到車上,停留逾一小時,車上的漢人乘客不耐,不斷大罵,維族司機與乘客則一片沉默。最後該名維族人仍舊未能通過安檢,被拘留在該檢查站,他的行李被搬下車,車子開走了。

新疆少數民族與其周圍國家一樣,多信奉伊斯蘭教。在「反分裂、反極端」的大旗下,打壓宗教是維穩該區常用的手段。當地維族人透露,家中的古蘭經以「版本有誤」為名被全部沒收,不被允許持有;每週五是穆斯林固定做禮拜的「主麻日」,學校開始規定學生當天早上必須穿戴紅領巾坐在教室內,不能出去禱告。

2017年在喀什參加穆斯林開齋節,市中心艾提尕爾清真寺出奇冷清。警察守在清真寺,進入禮拜須通過金屬探測儀,環城則設下多重檢查站,過濾前來參加開齋節儀式的人群。附近的旅館說,這是10 多年來朝拜人數最少的一次。

曾在當地新年「古爾邦節」時至維族人家中作客,不少家庭的丈夫都不在家,一問才知遭拘禁,被送到政治管訓中心施行「思想再教育」,新年也不能回家團聚。教育內容是什麼,沒有人知道。

新疆盛產紅石榴,每年夏季整個新疆省被石榴樹沾染的豔豔火火,「各民族要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是疆區大街小巷中,最常見的政治標語。無所不在的「天網」,或許真能讓疆民的一舉一動無所遁形,但當實際作為與口號反其道而行,天網下的彼此真能毫無芥蒂地擁抱在一起嗎?不免令人懷疑。

原文作者為田汨汨,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https://www.ysgoshop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