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練習生爆紅 開啟中國偶像養成元年

兩岸國際

《偶像練習生》由全民票選出優勝九人,組成全新偶像男團NINE PERCENT出道。(圖片來源/全球中央)

《偶像練習生》由全民票選出優勝九人,組成全新男團NINE PERCENT出道。然而,看似偶像培養生態日漸成熟的背後,多名脫穎而出的偶像千篇一律的「韓系」裝扮,不禁讓人想問,中國的偶像培育有沒有自己的特色?

2018年號稱是中國的「偶像養成元年」,兩檔偶像養成真人秀節目不但占據媒體版面,也讓中國粉絲經濟的實力得到印證。然而,看似偶像培養生態日漸成熟的背後,多名脫穎而出的偶像千篇一律的「韓系」裝扮,不禁讓人想問,中國的偶像培育有沒有自己的特色?

偶像練習生引爆話題,粉絲經濟實力獲印證

今年1月,由網路影視平台愛奇藝製作、模仿南韓節目的《偶像練習生》播出後引爆話題,三個多月時間裡,節目播放量逾28億次,微博話題數量超過130億則。

練習生制度原本就是從南韓引進,作為偶像出道之前的系統訓練。偌大的中國儘管有近14億人口,但這幾年真正算得上紅遍全國的偶像團體,也只有三個青少年組成的TFBOYS,可見偶像培育市場還有很大的空間。

《偶像練習生》是由製作單位從87家經紀公司共1,908名練習生中,篩選出100名練習生,其中一人退出,剩下的99人在四個多月進行封閉式訓練及節目錄製,最終由全民票選出優勝九人,組成全新偶像男團NINE PERCENT出道。根據第一財經報導,大量粉絲通過互聯網粉絲應援平台以及網路支付為偶像發展籌集資金。在粉絲互動平台Owhat上,平時省吃儉用的少女們,可以為節目選手范丞丞、陳立農等偶像的各種應援項目籌集人民幣數萬乃至數十萬資金。

4月初,《偶像練習生》最後一集,獲得粉絲投票數最高的蔡徐坤,總票數4,764萬餘票,是第二名的兩倍多。

「不那麼有偶像包袱」,情感共鳴讓觀眾死忠

順著這股強大的「吸粉」氣勢,在《偶像練習生》之後,由另一個網路平台騰訊視頻製作的《創造101》緊接著推出。101名練習生經過訓練和淘汰賽,最後選出11人組成偶像女團「火箭少女101」。

與《偶像練習生》一樣,《創造101》節目形式有著濃濃韓味;不同的是,前者被罵抄襲,後者則名正言順地買了南韓節目《PRODUCE 101》的版權。

有些人認為,這兩檔偶像養成節目之所以會紅,是因為節目除了展現這些練習生在舞台上的唱、跳、表演能力,更透過排練、宿舍生活等畫面,呈現出更真實的一面,讓觀眾覺得親切,進而有同理心。

譬如,他們也會「不那麼有偶像包袱」地打打鬧鬧,也會因為公演將至覺得壓力太大而落淚,甚至有些成員的宿舍凌亂不堪。觀眾看到的,是和你我一樣懷抱成功夢想的年輕人,努力在這個浮華的大都市中,爭取一片天空。

在經紀公司和粉絲共同促成下,個別參賽者的表現也被放大討論。譬如《創造101》中的王菊,因為稍微黝黑、壯碩的外型,有別於傳統女藝人的「白瘦美」,在某一週評選飆升到第二名時受到關注,連《紐約時報》中文網都予以報導,探討粉絲的品味是否有了轉變。

少了中國味的偶像養成,前景雖好困境猶存

節目製作方善於製造話題,拉近與觀眾距離。不過,這類偶像養成節目之所以能夠誕生,還得建立在中國的練習生規模已經有一定的基礎之上。

《偶像練習生》總製片人姜濱曾在受訪時說:「以目前的市場來說,(練習生的數量和質量上)做這一季是沒問題的。但你要讓我接著立刻做第二季,再挖出同樣一批人來,說老實話,我挖不出來。」姜濱還說,再往前兩年,做不出這個節目。大部分培訓練習生的娛樂公司在一段時間後就到了一個瓶頸期,現在有影視平台願意拿出資源,對於平台和娛樂公司來說都是一個契機。

姜濱的說法,點出了當前這類偶像養成節目在中國有一定發展環境,卻可能無以為繼的現況。此外,經票選出道的藝人,少了節目炒熱話題,能否真正獲得發展,也在未定之天。

只要有回報,資本就會投入,然而,作為文化觀察者或業內人士,卻不能迴避「什麼是中國特色演藝偶像」的問題。

從《偶像練習生》來看,成員裝扮呈現出有別於傳統「男子漢」的妖冶味道,他們戴耳環、戴美瞳、塗唇蜜,染髮、低領的胸口上必定有著一圈項鍊,再加上舉止動作,流露濃濃「韓味」,不禁讓人懷疑,這些偶像的標準是否太過單一。

最重要的是,看似充滿榮景的偶像養成節目,仍得面臨充滿中國特色的政策風險。愛奇藝去年推出選秀節目《中國有嘻哈》,卻因成員傳出負面新聞,以及舊歌被檢舉歌詞不雅,嘻哈歌曲和歌手被官方列入黑名單。曾經風風火火的嘻哈被急凍,節目最終改名《中國新說唱》,並於今年4月捲土重來。永遠做好變通的準備、在政治議題上表達忠心,是中國各行各業生存的不二法門。

原文作者為張淑伶,本文轉載自《中央社全球中央雜誌》。全球中央電子書請連結:https://www.ysgoshopp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