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子與胡蘿蔔齊下 川普與盟友重簽貿易協定的兩個戰略意義

國政停看聽

這一陣子美國與盟國的貿易談判大有斬獲進,9月24日川普和韓國簽訂新版雙邊貿易協議後,10月1日與加、墨達成三邊貿易新協議(USMCA)。

川普上任至今近一年九個月,終於讓這個從老布希總統時代(1992年)簽署沿用至今長達24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NAFTA)名詞走入歷史,除了與韓、墨、加以外,美國與日本、歐盟的談判也正在進行當中。

川普這一連串的舉動,可以從兩個戰略層面來解讀。首先,從最新川普的舉動可以明顯看出,川普並是不反對自由貿易,而是對「多邊貿易協定」反感。

2017年1月川普一上任,隨即宣布退出原本已經談好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並要求重啟NAFTA談判,接著發動了美中貿易戰。這種不管是敵是友,全面性發動貿易戰「不按牌理出牌」的做法,一度讓外界誤以為川普是反對自由貿易的。

川普不是反自由貿易,而是對多邊貿易協定反感

不過7月26日,川普與歐盟達成零關稅、零補貼、零關稅障礙的「三零架構」,接著川普又與南韓、墨西哥、以及加拿大重新簽訂新的貿易協定,從川普的一路出牌,可以明顯看川普並不是反自由貿易,而是反對讓美國權益受損、對美國較不利的,比如像是WTO或是像TPP一般的「多邊貿易協定」。

其實川普在多次提到對多邊主義感到「不滿意」,尤其2016年,當他還在競選總統期間,就曾對美國與各國的「多邊貿易協定」表示反感,他曾多次公開表示,類似NAFTA這類多邊貿易機制,導致美國製造業工作機會流失,讓美國權益受損。

就以被川普一上台就廢掉的TPP來說,川普認為,TPP從越南到日本,每個國家的國情差距很大,經濟實力、文化差距也是天差地遠,結果卻是一體適用,這就如同大國、小國都穿同一套衣服,這對美國這樣的大國來說是不公平的。

川普以及他的核心幕僚認為,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才對美國經濟、政治及軍事上有利,才能真正促進自由貿易。

「所以他現在要一個一個切,把多邊架構變成美國一個一個重新去簽的雙邊架構,南韓之後,接下來可能很快會看到安倍要跟美國簽訂美日自由貿易協定。」一位長期研究美台關係的專家說。

韓墨加之後,日本、歐盟也要與美重簽貿易協定

其次,這一連串舉動背後更大的戰略意義在於「把中國逼上談判桌」。

美中貿易戰一路打下來已經超過半年,到底誰是美國的敵人?誰又是朋友?逐漸涇渭分明,從美國最近的做法可以看到,川普不再是把所有的人都當敵人給予一陣痛毆猛打,而是開始一一與戰略盟友們談條件,逐漸縮小打擊範圍,同時吆喝夥伴們一起圍攻,最後目標鎖定中國。

《彭博》指出,除了平息盟國的爭端,美國最近達成的貿易進展都含有對抗中國的成份。

就以川普一開始喊得很大聲的美國《貿易擴張法》232條款來看,232條款表面上是針對進口美國的鋼跟鋁課以高關稅,但背後其實是藉由232條款給予盟友們壓力,進而與盟友交換條件,棒子與胡蘿蔔齊下,施壓各國、交換條件,進而結合盟友共同來對付中國。

川普的策略可以從他對盟友開出的「利誘」條件看出端倪。

川普政府說,要取得鋼鋁關稅永久性豁免,必須符合下列這五個條件,這五個條件包括:對美國鋼鋁的出口不得高於2017年的水準、積極解決中國各項貿易扭曲政策、在G20全球鋼鐵論壇跟美國積極合作、跟美國合作在WTO申訴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加強跟美國的安全合作。

與盟友的新貿易協定暗藏對付中國「密碼」

換句話說,要符合這五個條件,美國才會給予進口鋼鋁關稅豁免,而就在美韓重新簽了新的FTA之後,川普已在8月29日簽署公告,豁免韓國、巴西和阿根廷輸往美國的鋼鐵在配額內免關稅,以及從阿根廷進口的鋁材在配額內免關稅。

甚至就連新的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條款內容以及上週美國、歐盟、日本的貿易代表發表聯合聲明,內容針對「第3方國家非市場走向的政策、跨國公司盜竊智財權」。都能看出川普為接下來策略性對付中國埋下的伏筆。

最新宣布的USMCA雖是美洲國家間的協定,條款卻也將中國納入考量。如川普一再強調,汽車原產地門檻一方面能刺激北美生產,另一方面能擠壓中國進口零件的空間。

此外,協議中也談及要限制國有企業進行非商業活動、訂立外匯法規阻止國家政府操縱匯率,甚至新增條款,若要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進行貿易往來,3個月前便要通知其他成員國,而如果加、墨真的和這些國家達成新協議,美國可以退出USMCA。

經濟陷疲軟的中國如何接招?

仔細來看,這些都是北美三國不會出現的狀況,各界也相信這些規範不是針對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而是擺明衝著中國而來。

加拿大汽車零件製造商協會主席沃普(Flavio Volpe)表示:「美國似乎致力阻止中國搶佔市場,我想最後川普政府會和主要貿易夥伴組成聯盟,使得中國難以競爭。」

而現任教於康乃爾大學、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地區專家普拉薩德(Eswar Prasad)也持相同看法,認為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很多跟中國重覆,如果美國已經與這些國家達成共識,那中國會越來越被排擠在外。

川普的陣勢已經擺好甚至還放話說:「中國非常迫切地想要跟美國磋商,但現在跟中國談判是為時尚早,因為他們還沒準備好」,可以想見這些話傳到「大國崛起」的中共高層耳裡鐵定吞下去,但面對國內股市下挫、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以及逐漸浮現的疲軟經濟,中國要如何接招?美中博弈這場戲恐怕才剛開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