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場的1分鐘是他的一輩子」 消防員怒喊:政府不能等每個縣市輪流去死人才檢討

社會議題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4日於行政院大門前召開「茄萣火警須檢討,消防修法不容緩」記者會。(攝影/賴怡君)

象徵家人團圓的中秋節前夕,高雄市茄萣區一戶透天厝民宅發生火警,消防隊救出受困孩童後,35歲的消防隊員蔡倍昇卻回報受困,被找到時已倒臥二樓、沒有生命跡象,送醫後不治,其身後還有一妻一子,家屬再也盼不到團圓夜。

這是繼桃園敬鵬大火後,台灣今年殉職的第7名消防員。

4日,飄著毛毛細雨的陰天,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在行政院大門前召開「茄萣火警須檢討,消防修法不容緩」記者會,環顧四周,發現來的媒體寥寥無幾,「這場殉職,我們可以說是被埋沒,甚至被社會給遺忘。」秘書長朱智宇感嘆道,相較於今年4月發生的敬鵬大火,當時政府、媒體全都在關注,甚至監院還主動申請調查,反觀茄萣殉職案發生後,「到底他為什麼會死在火場裡頭,都沒有任何的說明、沒有進一步調查。」

是不是因為死一個人『而已』?

「我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死一個人而已,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樣,比起敬鵬大火一次死那麼多名消防員,高雄茄萣是不是就相對比較沒有那沒重要?」身穿打火裝的理事長楊適瑋嘆聲問道。事實上,根據消防署年報統計歷年均以獨立住宅(透天厝)火警為最大宗,去年總計9094件火警中,獨立住宅火警就佔3365件。

住宅火警是現今火警型態中最常見的,其居室結構、大小也相較於工廠、鐵皮屋單純,因此更需要檢討這次高雄茄萣殉職案件的原因。根據當時《公視》報導,經過高雄市消防局初步調查後,發現蔡員是在獨自搜索時,因濃煙過大產生空間迷航,導致氧氣瓶用盡。然而,楊適瑋表示,「大家會覺得,這個只死掉一個人,那搞不好是個人因素,不是制度問題,所以大家就不那麼關注。」在經過消防權益促進會初步調查後,認為制度上有六大疑點。

死一個人是自己的因素嗎?

1.茄萣、湖內分隊一天上班僅67人,初期抵達現場僅茄萣分隊,是否因人力不足導致安全管制機制無法落實?

2.指揮官是否掌握入室人數、進行氣量管制?

3.依高雄市消防局說法,入室人員為混合編組,是否有帶隊官組織入室搜救?

4.蔡員入室過後為何偏離水線搜索?火場內是否配置引導繩?

5.現場入室人員是否有攜帶熱顯像儀?高雄市是否有辦理熱顯像儀使用訓練?

6.蔡員在火場迷失方向後,為何會無法脫困?高雄市是否有辦理消防人員自救(survival)訓練?

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楊適瑋(右)質疑殉職案背後有結構性問題。(攝影/賴怡君)

「消防人員不足,根本無法組成有能力作戰的編組,指揮官現場要處理很多事情,無法掌握每個細節,導致安全管制出問題。」楊適瑋解釋,消防人力不足是一大結構性因素,也因此才會變成茄萣與湖內區的消防員混合編成一組。消防員打火團隊需要默契,而默契就是靠平時一起的訓練累積,「兩隊是一前一後進入,還是有先集結,再由帶隊官統一進入?」混合編組那就需要有人組織,否則進入火場便成散沙。

「搜救不是漫無目的,至少得兩人一組,身上還得扣引導繩,是否有做到非常重要。」楊適瑋質疑,在學校的訓練都有教,可是實際到火場時有沒有按步驟來又是另一回事;「高雄說組成搜救小組13分鐘就把他救出來,對,13分鐘對一般人來說沒有很久,但對一個在裡面沒有氣的消防員來說,1分鐘就是他一輩子啊!」楊適瑋痛批,政府還好意思在新聞稿中說13分鐘沒有很久。

需要完善殉職調查機制!

行政院派出災害防救辦公室參議方德勝(左三)和消防署災害搶救組組長莫懷祖(左四)出來回應。(攝影/賴怡君)

「為什麼要到每個縣市輪流去死人,你才要去檢討?但你有檢討嗎?沒有,因為你沒有完整的調查機制。」楊適瑋表示,不論是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內政府消防署,針對消防員殉職死傷的原因從未有殉職調查。

消促會希望行政院能開放參與1012日消防署針對茄定火警的會議,並成立茄定殉職案專案小組,且讓基層消防員參與調查。對此,行政院表示消促會可以參與會議,然而,消促會、基層消防員在這場高層雲集的會議中是否有能動性也備受質疑。

最後,消促會也呼籲本屆內政委員會召委管碧玲、黃昭順兩位高市出身的立委,能夠安排《消防法》、《災害防治法》修法法案儘速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