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一席話後:無視第4次降準 中國股匯市開盤暴跌

國際財經

中國今年來第4度降準,釋放穩定金融信號,但市場不買單,滬深300指數仍暴跌約3%,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貶至7周低點至6.9158元。(圖片來源/pxhere)

中國今年來第4度降準,雖釋放穩定股市的信號,但是,投資人不買單,國際股市上周普遍下挫,以及美國公債殖利率飆至7年新高、新興市場爆發危機,這些外部利空因素對陸股衝擊較大;更何況,中國降準確實引發人民幣周一重挫,也使資金加速流出A股。

十一長假結束後第一個交易日,中國A股8日盤中重摔,3100檔個股下跌,滬指重挫3%,直接摜破2800點關口,來到2738點。旅遊類股殺最慘、重挫逾5%,因十一長假期間中國旅遊收入僅增長9.04%,為10年來增速首次在雙位數以下。

滬深300盤中暴跌3.6%,跌幅超過其他亞股,澳洲跟台灣股市跌0.9%,港股恆指跌超1%,日股跌0.8%,韓股跌0.1%。港股上周重挫5%,創8個月來最大周線跌幅,台股上周下挫逾4%,A股上周休市,在A股操作上切忌追高,需等待大盤落底訊號出現。

人民幣兌美元早盤一度重貶至7周低點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盤中重貶至7周低點,一度貶值0.3%,來到6.9158元水平,近今年8月15日的6.9586元人民幣兌1美元6.9586為人民幣近8年半新低

央行7日宣布,自10月15日起下調大型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等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當日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根據估計,此次降準可釋放約7,500億元人民幣資金,超過上一次降準置換MLF釋放的4,000億元增量資金,也高於今年第一次和第三次降準分別釋放的3,000億元和7,000億元。

分析師表示,有鑑於中國商業銀行8月份的貸存比突破75%,顯示中國商業銀行流動性的潛在隱憂,促使人行第2次採取「降準+置換」的操作,這對商業銀行有兩個好處,第一,降低商業銀行資金成本,進而在銀行利差得到保護的前提下,降低實體融資成本;第二,釋放長期穩定資金,誘發商業銀行加大支持實體。

中國人行(央行)則是說明,本次降準彌補了銀行體系流動性缺口,但銀根並沒有放鬆,而且不會對人民幣形成貶值壓力,並強調市場利率穩定,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成長率、名義GDP成長率基本相符,不會形成人民幣貶值壓力。

儘管人行認為不會造成貶值壓力,但市場依舊擔心人民幣/美元可能貶破7元人民幣,有些金融專家從經濟、貿易戰、資金加速外流等角度來分析,仍看貶人民幣後市。

中國經濟放緩,資金外流壓力升高

中國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認為,市場應早已預期這次降準,其影響偏中性,看來9月經濟數據進一步明顯放緩,人民幣貶值壓力仍存。
中國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認為,本次降準的宏觀背景是實體經濟增速的進一步放緩。不出意外的話,2018年第三季中國GDP年比增速將回落至6.6%,而第四季可能進一步回落至6.4%左右。

元大期貨研究部也指出,根據IMF最新7月預估,美國2018年經濟成長率可望來到2.9%,在已開發國中名列前茅,中國預期放緩到6.6%,意味下半年中國經濟成長相對緩和,資金外流壓力升高。

在降準前,摩根大通跟美銀美林發布報告一致認為美中貿易戰都會促使人民幣更弱,均預測人民幣/美元勢必會貶破7元。加上美國會持續調升利率,中國卻是不可能升息,在貿易戰火下,中國會更依賴人民幣貶值,來支持出口跟經濟,這些都造成人民幣貶值壓力。

美國10年債殖利率飆升,逼近中國水準

此外,美國Fed 9月底宣布今年來第3度升息,刺激美國10年公債殖利率上周升破3.2%,直逼中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3.65%水準,美債收益率將超越中國,將引發中國更大的資本外流和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壓力,對中國央行而言,是個大麻煩。

美債殖利率近期大漲,以及美元指數上周曾升至96.12,逼近8月中旬創下的13個月高峰96.58,主要是因美國Fed三年來8度升息,今年就升息3次,且Fed多位官員發表鷹派言論,自10月起,Fed的縮表速度已升至每月500億美元,加上市場預期12月Fed將再升息,帶動美元指數今年來上漲4.1%,人民幣/美元同期大貶逾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