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清地雷還是集體跳船?黃煌雄、詹順貴選前接連請辭的背後...

政治議題

綠營2官員相繼在選前請辭,對年底選情是否會有所影響,引發外界關切。(攝影/黃威彬)

距離年底選戰僅剩47天,執政黨內部卻動盪不已,短短三天內接連2個官員請辭下台,先是促轉會主委黃煌雄選在週末假日拋出請辭震撼彈,接著換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8日環保署召開觀塘環評會議前,發出洋洋灑灑3千多字辭職聲明,字裡行間流露出堅定的辭意,不禁讓外界聯想,這是綠營選前「清地雷」,亦或是官員在諸多爭議影響之下,看壞民進黨選情而選擇在適當時機「集體跳船」?

日前,促轉會才首次對外展現階段性工作成果,撤除千餘名政治受難者的有罪判決,彷彿一掃過去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東廠」事件陰霾,讓轉型正義工作持續轉動著,當時黃煌雄還期許跨出這一小步後,能成為未來國家推動轉型正義的一大步,孰料,隔天黃煌雄旋即辭去僅接掌短短4個多月的主委一職。

黃煌雄從一開始就爭議不斷

「承擔,是為了轉型正義工程;放下,也是為了轉型正義工程。」黃煌雄在辭職聲明中談到,當初用超越政黨輪替的高度與格局看待轉型正義工程,懷著如此的心境與自我期許承擔職務,但在東廠事件以後,促轉會被蒙上汙名,讓本來就已經崎嶇難行的轉型正義工程變得更加舉步維艱。

黃煌雄說,為了解開朝野不必要的政治僵持,決定主動辭去促轉會主委,也感謝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賴清德、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的支持。事實上,早在張天欽爭議爆發後,黃煌雄就曾自爆2個月看不到內部公文,讓疑似被架空的內部鬥爭問題意外浮上檯面。

當初黃煌雄是由賴清德提名咨請立法院行使人事同意權,雖然黃煌雄最後在立法院行使同意過程中順利過關,但當時在提名階段,綠營內部對於黃的任命案就有相當不同的看法,除了獨派質疑黃煌雄不適任,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也猛烈批判,對於黃煌雄的適格性存有高度疑慮,甚至引發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姚人多與黃國昌隔空交火,當然也種下日後這一齣促轉會「內爆」的危機事件。

是什麼成為壓垮詹順貴的最後一根稻草?

至於接在黃煌雄之後發出辭職聲明的詹順貴同樣辭意堅決,上週環保署召開環評大會審觀塘環差案,詹順貴請假未出席,當時就傳出請辭消息,環保署長李應元及行政院接連跳出來否認傳聞,但其實,詹順貴早在9月13日就已經遞交書面辭呈到行政院待核准。

「最後,仍要誠摯感謝蔡總統、林全前院長的愛護、李應元署長的充分授權與支持」這是詹辭職聲明的最後一段,其實從辭職聲明當中,詹把小英、林全、李應元都謝了一遍就是不提現任院長賴清德,箇中緣由值得玩味。

詹順貴心中有辭意早已不是頭一遭,一年前賴清德上台,由於詹與賴清德在南鐵案彼此有心結,賴一接任院長詹就曾經遞出辭呈,最後是要小英為留下才續任,之後在深澳電廠環差案釀出爭議時,詹也再度透露想離開的心情,但直到如今又碰上觀塘案,終於成為壓垮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民進黨選前拆地雷還是集體跳船?

只是即便詹順貴提出辭呈,環評大會8日下午仍照常舉行,再戰「中油觀塘第三天然氣接受站環境影響差異分析案」,出席委員人數過半得以開會,內部在最後表決時,官方代表7名委員贊成,3位出席的學者代表中,有2張空白票及1人未投,因此在官方壓倒性支持之下,強勢通過觀塘案環差。

外傳,2次環評會議召開時間如此密集是為了貫徹賴清德的意志,加速讓觀塘案過關,深澳電廠就有停止興建的可能,雖然相關傳聞都遭否認,但為了年底選舉考量,「拿觀塘換深澳」的說法仍不斷瀰漫。

也難怪詹順貴的請辭聲明中會提到,「攸關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觀塘工業區、工業港環現差、因應對策以及環差等案件,因為賴院長過度期待的發言,釀成部分委員退席抗議,接著又被迫過於密集加排大會,讓委員更加不滿,消極不出席杯葛,不僅環評制度公信力盡失,甚至連正常運作都有困難。」

回頭看黃煌雄和詹順貴的請辭,一個因轉型正義之路受阻,另一個因和政府高層有不同意見,2位官員相繼選擇離開,而時機點都正好在年底大選前,對民進黨及當事人而言,是拆掉了地雷還是跳船離開,都給外界留下了許多想像空間,至於是否會對綠營年底選舉帶來某些程度上的影響,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