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副總統彭斯演說堪比「鐵幕降臨」 當年邱吉爾是這樣說的...

國際政治

有人認為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對中國的政策演說,堪比邱吉爾於二戰後發表的「鐵幕降臨」。(圖片來源/Flickr)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發表對中國的政策演說,引起各界關注,有人認為堪比邱吉爾於二戰後發表「鐵幕降臨」的演說。

其實邱吉爾上述演說是1946年3月,他是由當時美國總統杜魯門陪同,前往杜魯門家鄉密蘇里州 Fulton 市在 Westminster College畢業典禮上發表,杜魯門總統並親自介紹演講者。邱吉爾的演說歷時45分鐘,與彭斯副總統的40分鐘演講相近。

邱吉爾演說的主題是他對當時世局的看法,特別是日益坐大的蘇聯威脅,希望蘇聯能以合理條件與西方民主政體共存,但他也警告史達林極權主義擴張的危險。這與彭斯演說強調中國諸多不公平貿易措施、侵害智財權、利用網路斲傷自由民主社會的根基,異曲同工。

彭斯希望中國能以平等、對等和尊重原則與美國往來,也與邱吉爾期盼蘇聯以合理條件與西方國家互動,理念相近。

邱吉爾演說前,杜魯門掙扎要不要幫邱背書

杜魯門總統當時接任未滿一年,雖然對蘇聯的蠻橫與不信任日益增加,但仍存有史達林可以合作的想法。

就在演說的幾天前,杜魯門雖然看過邱吉爾的演說初稿,但他也告訴幕僚,他不想看最後的定稿,因為他不願為邱吉爾的演說背書,也不願被外界認為他事先同意邱吉爾的演說內容。

因此在演說前一晚,邱吉爾將定稿講詞交給白宮幕僚,杜魯門雖說不想看,最後還是忍不住看了,但也陷入了兩難困境:不知該附和邱吉爾的主張,與蘇聯進行無休止的纏鬥;還是與史達林維持開放的溝通管道。

邱吉爾演說的另一重點是認為美國當時處在世界權力的頂峰,具有開創與激勵未來的責任。他主張英美兩國應建立兄弟之邦的關係,共同負起擘劃重建全球新秩序的重責大任。

數月前,川普總統訪問英國,英國首相 Theresa May特地選擇在邱吉爾莊園接待,並稱是邱吉爾將英美雙邊關係定位為兄弟之邦,這是最高層級的外交關係,兩國領袖在此晤面,意義非比尋常。Theresa May首相的說法即是源自邱吉爾1946年的上述演講。

邱吉爾洞燭先機改變美對蘇聯政策

名垂青史的「鐵幕降臨」部分,邱吉爾是這樣說的:

「自波羅的海至亞得里亞海,鐵幕已悄悄降臨並橫跨中、東歐大陸。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這些歷代古城及其人民均屬蘇聯勢力範圍,且來自莫斯科的控制手段有增無減。」

他在演說尾聲還以極其感性的口吻感嘆道:

「上次我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極權主義的擴張),向我的同胞及世人呼籲,但沒有人理我。直到1933年,甚至1935年,倘讓希特勒鬆手,德國也許可以挽回悲慘的命運,不致釀成大禍。」

演說結束後,邱吉爾表示,這是他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以演說視野的廣度與高度而言,這不止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也是改變歷史的一次演講。以現在觀點來看,這場演說如同天啟式的預言,是美國改變對蘇聯政策的轉折點,也是美國人民改變對蘇聯看法的啟蒙教育。

當年邱演說,右派潑冷水

各界對演說的反應也很有趣。現場聽眾聽到鐵幕降臨那一段講詞,靜默無聲,反而是邱吉爾接下來說他不相信蘇聯想要再一場戰爭時,爆出如雷掌聲。邱吉爾說 「他們要的是戰爭的果實和他們權力與教條無止境的擴張」。(演說前一週,美國務院恰巧接到駐莫斯科大使館,代理館務的 George  Kennan 發回分析蘇聯極權勢力急速擴張,必須加以圍堵的電報,即外交史上著名的 「長電報」)。

第二天報紙的焦點放在英美兩國應該更緊密合作,而非對蘇聯極權勢力擴張的憂慮。右派的華爾街日報也對演說潑冷水,認為美國此時不需要再和任何國家結盟,任何締結盟邦的想法都應被揚棄。

歷史的回顧與思考,有環境遞嬗的觀察與如何因應局勢發展與挑戰的主觀思維。撫今思昔,對邱吉爾當年目光如炬,洞燭機先的智慧與勇氣,無限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