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非死不可! 觀塘案闖關背後沒人提的「中油桃園煉油廠」..

環境議題

在談論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案時,大家都不談中油桃園煉油廠,背後其實有原因,圖為藻礁示意圖。(圖片來源/FB@珍愛桃園藻礁)

台灣有幾個人知道什麼是藻礁?藻礁7600年的歷史,會比480公頃桃園精華土地值錢嗎?為什麼藍綠政客、名嘴不談背後的中油桃園煉油廠遷移,藻礁必死無疑。

大家不覺得奇怪嗎?不是因為缺電,需要蓋電廠,為什麼會是中油公司「強出頭」提環評?而且非蓋不可,即使環保律師出身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上午以「辭職明志」,表示對這項環評的不滿,下午環評一小時就通過了這個爭議多時的案子的環評?

沒有人提到的「中油桃園煉油廠」

而且上週五行政院長賴清德還丟出「用藻礁換深澳」的政策髮夾彎,表示如果本週一的桃園觀塘工業區的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通過,可以放棄深澳燃煤電廠。當下輿論譁然,政客、名嘴各稱政治算計出爐,好像大家都變成環評專家,或是「棄鄭保蘇」,反正鄭文燦篤定當選,票很多,配一些給選情吃緊的新北蘇貞昌也不妨。但是就是沒有人談到「中油桃園煉油廠」?

從台北開車走中山高速公路,過了林口台地,下坡到桃園、南坎交流道,左轉就是桃園煉油廠,因為自1970年就建廠,所以40多年來沒有人注意到這片480公頃的土地,而隨著桃園發展,縣市合併,這塊居於桃園市區中心的土地更價值連城。如果以一坪100萬來算,1公頃就是100億,480公頃是4兆8千萬。

這麼多擅長捕風捉影、捏造虚假新聞的政客、名嘴,怎麼不拿桃園煉油廠來說嘴?

今年1月29日,桃園煉油廠第二加氫廠管線破裂爆炸,中油董事長戴謙就表示6年內遷,但是環評要順利,土地變更沒有問題,其實這就是藻礁「必死無疑」的伏筆。戴謙有「養鴨博士」的稱號,會當中油董事長,十分出人意表。其實中油已經從產業股變成資產股,把高雄煉油總廠262公頃土地、桃園煉油廠480公頃的都市土地處理妥當,再覓址遷廠,吃土地比吃油還要好。

去年8月15日桃園觀音天然氣發電廠因為中油換管不當,造成全台大停電事故,台電因禍得福,一夕之間,把天然氣進口、採購權從中油手中回來,再配合非核家園,台電積極發展天然氣,不但搶回台中港的天然氣新增接收站,讓全世界最大燃煤電廠有煤改氣的機會,又爭取到在基隆協和電廠更新計畫,新建5.2GW的天然氣發電廠(比3座核電廠5.14GW還要大),當然還配備天然氣接收站,在計畫中還要供應未來核一、二廠除役後的天然氣發電計畫,甚至還可以供應核四未來變天然氣發電廠的供氣。

中油、台電在觀塘案各有算計

其實全台灣的法定發電機組達52GW,產能利用率低於60%,根本是「粥多僧少」,缺電是十足跨越30年的假新聞,但是台灣在朝野共創「缺電謠言」的推波助瀾下,台灣得了缺電飢渴症,許多不當且沒有必要的開發案,都假缺電之名,行浪費之實。

以台電的協和電廠大計畫,廢核後即使綠電為零,都不會缺電,觀音天然氣發電廠增加機組,根本不重要,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又是中油的產業,台電多買中油一度天然氣,就是「長中油志氣,滅自己威風」,過去沒有天然氣進口權,只能仰中油鼻息,現在可以自行進口、蓋接收站,何需第三接收站?

中油、台電在這案子上各有算計,但是對中油而言,利大於弊:

一、 未來只要桃油再炸幾次,中油就要「被迫遷廠」,往觀塘搬已經是在劇本中的。

二、 掌握觀塘港的天然氣接收站,就能壓制台電不得不買中油的氣,多賣一度多賺一點。

三、 中油搶在10月7日宣布到年底「油價凍漲」,已經拆了民怨的導火線。

四、 桃油騰籠換鳥,480公頃的土地利益,從中央到地方,可以雨露均沾,充滿了政治、經濟想像力,無可限量。

再看賴清德,台南市長任內的「南鐵東移」案,才5公頃多的地,現在當了院長,當然轉大人,480公頃還有得玩的。

至於鄭文燦,4年前碾壓吳志揚得票當選,跌破眼鏡,但4年中「生聚教訓」,很多地方人士表示,「以前五隻羊是要5毛拿不到2毛」,現在是「要5毛給10塊」,大手筆,比過去苗栗還要「長袖善舞」,怎麼會拒絕天上掉下來的480公頃的市區土地?未來政治要再上幾層樓,不無小補。

480公頃土地,其實是十數兆元的潛在利益,難怪政治人物盡折腰。從事環保運動要戒慎恐懼,運動的結果可能是更大的環境災難,表面上環保抗爭造成許多工廠「被迫停工」、「被迫遷廠」,其實在綿密的官商勾結體系中,反而是「小罵幫大忙」,多少工廠被「迫遷」後發了財,可以去查一查。包括3年前的彰化台化廠停工,工業區土地「都市更新」,變住商立刻浮上台面。

藻礁能有活路嗎?

這些年台灣產業空洞化,和土地被大污染企業掌握不無關係,政府也完全沒有騰籠換鳥的策略性思考,許多年輕的人想創業也找不到土地,或是土地成本造成投資困境。

石化業工廠的土地受到嚴重的污染,沒有詳細慎密的調查,根本不能夠做為住宅或商業使用,工廠必須負起除污的責任,但是在台灣這些根本不存在,就連核電廠除役的環評也可以隨便做,更何況化工廠?

環保署長李應元在環評通過後勝利的說,「保護藻礁在網路上的聲量不如深澳,大家都看到了」,言下之意就是藻礁的拳頭不夠大,「抗爭團體」,和桃園市長候選人在這議題上表現的溫良恭儉讓,人家就是吃定你們了。

在台灣如此政治環境下,7600年難得露頭的藻礁,還會有活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