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股年線由升轉降 反彈降低持股

資本市場

台股年線由升轉降,若反彈力道不夠強,反彈點均應降低持股。(攝影/黃威彬)

美、中對峙由貿易戰轉為向全面性政經議題擴散導致中國股、匯市震盪,亦對台灣股市及匯市產生不可忽視的壓力;台股年線由升轉降,若反彈力道不夠強,反彈點均應降低持股。

美國總體經濟指標過去一個月依舊表現亮眼,聯準會如市場預期調升利率一碼,使得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範圍到2% 至2.25%之間,會後聲明中並首度取消維持「貨幣寬鬆」用辭,並調高對2018年、2019年的經濟成長預測,顯見聯準會對美國經濟充滿信心。道瓊指數於聯準會升息一碼後甚至續創新高,美元指數短期再度走揚,美國長年期公債殖利率快速走高,10年期公債殖利率最高至3.2475%創2011年5月以來最高點。

隨長年期債券殖利率迅速走高,對股市造成的壓力提高。當代表長期無風險利率的美國長年期公債殖利率快速上升,除顯示市場對美國經濟增強可能引發的通膨隱憂疑慮升高,公債殖利率的快速上漲亦代表無風險收益資產的價格下跌,亦即越來越便宜,對債券投資者而言,其長期投資的固定收益率跟著明顯提高。

美長債殖利率升,吸引力漸勝股市

隨著長年期債券殖利率上升對個別小額投資者而言,因鮮少涉及債券投資本就無關痛癢,但對握有大額資產部位的機構法人而言,當股價攀抵歷史新高、股權長期投資收益率下降,而長年期公債殖利率上升(債券價格下跌),將迫使著重穩健資產配置的重型機構法人重新調整其資產在股權及債權資產的配置比率,賣出高價但低收益率的股權資產,並轉而逐漸提高無風險的公債資產比率,此乃長年期公債殖利率大幅上揚對股市多頭造成不可輕忽殺傷力的主要邏輯。

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走勢圖。

美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自2016年9月再度攀越50的景氣收縮及擴張的臨界點,2018年8月跳升至61.3,創2004年5月以來最高點,9月雖小降至59.8,但已連續第25個月高於50,顯示美國製造業早在川普上任之初即處於穩健擴張成長狀態。

美國9月非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跳升至61.6,單月創2006年4月以來最高點。金融海嘯之後,非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自2010年1月回升至代表服務業景氣擴張臨界點的50以上,至2018年9月為止,已連續第105個月高於50,過去兩個月更連續明顯上升。ISM採購經理人指數,無論服務業及製造業均穩健維持在50以上的狀況下,支撐美股保持多頭循環的基本面條件仍未改變。

美元憑升息走強,對台幣壓力很大

亮眼的總體經濟數據讓美國聯準會暫時不會終止緩步升息的步調,美元指數仍將維持穩中透堅、易漲難跌態勢,對新興市場的資金排擠效應仍將時常困擾市場。

美元指數日K線圖。

台股指數至10月8日收盤指數10455點,年線(240日均線)在10827點,已第三個交易日由上升轉為下滑。台股年線扣抵位置在2017年10月19日當日收盤點數為10760點,未來一個月扣抵平均點數為10751點,未來一季扣抵的平均點數約為10671點,亦即在2019年1月中旬之前,台股必須重回此區域之上,年線上揚趨勢方可失而復得。但隨著年線於2019年1月扣抵的基期墊高,台股若仍無法突破2018年1月高點11270點,形成長期頭部區的壓力將越來越重,投資人應高度警戒長線多空趨勢扭轉的風險。

台股日 K線與年線走勢對照圖。

外資自2018年初至10月8日止,累計賣超台股1958億台幣,已超過2017年外資買超的1522億,而10月至8日止的6個交易日即賣超高達404億,顯示近期美、中對峙由貿易戰轉為向全面性政經議題擴散導致中國股、匯市震盪,亦對台灣股市及匯市產生不可忽視的壓力。

今年外資賣超金額,超過去年全年買超

由金管會資料統計,2018年前9月外資累積淨匯出已達61.54億美元,以2018年前9月台幣匯率均價約30.535元,估算外資約匯出1879億,稍低於其前9月累計賣超台股金額的1958億,但兩者差距明顯縮小,顯示外資將賣股後的資金匯出的誘因正提高之中。 

台股周K線圖與外資買賣超及年線(52周均線)乖離率對照圖。
台股月K線與三大法人買賣超對照圖。
台股OTC月K線與外資買賣超對照圖。

美、中原擬在11月召開的高峰會仍充滿變數,中國股、匯市近期仍處於極不穩定狀態,亦對台灣股、匯市形成壓力。美國聯準會維持緩步升息態度不變,美元指數穩中透堅、易漲難跌。台股年線(240日均線)至10月8日已連續第3個交易日轉為下滑,若無法迅速上漲重回10750點以上區域,年線在此形成長線的多空轉折風險相當高,則10750點以下的反彈走勢,將成為減碼或退場的機會,除非個股為擬長期持有的穩健型、高現金淨流入投資標的,投資者應嚴守投資紀律在出現反彈走勢時,趁機降低持股或暫時退場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