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礦不如回收廢料提煉 台灣銅靠循環經濟創造價值

創業故事

新興國家發展更需要銅原料。(圖片來源/台灣活力創業家提供)

魏千芸對事業的熱情、台灣銅掌握的冶煉技術,讓公司獲得國內各大電線電纜廠的充分信賴。

工廠裡,三座高爐冒出高溫、火光、熱氣,最後產出一條條純度99.9%銅條,綑成一捲一捲,「這一綑要50萬元,銅價漲的時候會賣到100萬元,這些就是做手機SIM卡的原料。」嗓門響亮、講話乾淨俐落的台灣銅業董事長魏千芸眼中,只要「會跑的、會亮的、會吵的」裡面都需要消耗銅,就是台灣銅的商機。

已在回收銅業立足超過20年的台灣銅業科技(股)公司,由魏千芸和先生一起經營,個性活潑的魏千芸擔任超級業務的角色,先生負責技術、管理,兩個兒子也在工廠幫忙,台灣銅業從電子、電纜廢料中提煉出高純度的銅,銷售無氧銅條,可做為銅箔基板的原料等多種電子產品應用,長期提供給長春化工、李長榮化工、融興、伸泰等國內大廠,一年的營業額已經超過30億元。魏千芸是台南白河人,接手台灣銅業科技(股)公司之前,她開的是美容院、美髮院,當旁人露出驚訝的表情時,她說「我們家都是做生意的,我八歲就開始賣金紙了,後來在軍隊營區裡賣東西,做生意都一樣,信用而已。」

美髮店老闆,意外踏入冶銅業

她做廢料回收轉眼三十年了,「公司剛開始的時候僅一個會計、我、一個司機三個人,廠房也是租來的,去買舊的廢料回來,做完賣一賣,拿到的錢,再去買下一批廢料。」魏千芸說。

之所以會接下台灣銅業來經營,她開玩笑的說「我比較雞婆熱心助人,借錢給別人,錢要不回來,只好幫人家去經營公司。」起步總是辛苦,一開始往來都是規模較小的廠商,如果能夠和上市櫃公司做到生意,就表示台灣銅已經獲得業界高標準的肯定。

「當初第一次拿到大亞電纜的支票,是用親的!」她比手畫腳的說「那是多困難才拿到」她感謝上天照顧,用台語夾英語說「挖喜舊lucky耶郎。」、「我拜拜的時候,都在感謝上天對我的照顧。」

二、三十年來生意能做愈做愈大,魏千芸自信的說,做銅的產業,合約是表面的, 信用才是第一。「做這行現金要押很多,但講好的價錢就是講好,到時成本波動,漲跌自己吸收。」不怕被惡意倒帳嗎?她回說「不要貪心就不會被倒。」

為生意跑天涯,在非洲遇打劫

她說「有的人做生意越做越大,有人從大的做越做越小,為什麼?因為人的態度要好、要正向思想,這些都對的時候,做的事情就會對。」

魏千芸也和許多台灣老闆一樣,拎著公事包、帶著計算機全世界跑,「英語不通沒有關係阿,會講Price、Yes、No,還有計算機就OK了。」即使在充滿陽剛的回收業,魏千芸的業務性格,使她懂得如何與男性談生意,即使是女性地位較低的一些中東國家,她一樣談得成買賣。

她最遠去過非洲,一次在奈及利亞遇到民兵攔路打劫,「我還被抓去關過ㄋㄟ。」如此恐怖的經歷在魏千芸口中談起卻顯得輕鬆。

第一次去參加世界會議,當時公司原名叫「劦燦」,魏千芸心想既然繳了年費參加國際組織,就要去找機會,「但沒有人認識我們,我去的時候人家都說我們是 Made in China,他們把我們當成中國,我就沒有機會了,中國那麼多大公司,哪輪得到我們。」回國後她索性把公司名稱改為「台灣銅業」,加上了「台灣」以示區別。

在一次的世界礦質資源回收會議,智利派出了採礦部長,其他很多國家也派出部長級人員,還有美國電腦大廠思科、日本三井,全世界很多礦產的、資源回收的大老闆都出席。「他們就說等一下十一點,只有一個發言機會,誰先舉手就有發言權。」

把公司名加「台灣」,不再被問公司在哪

魏千芸聽到非常興奮,緊張到先跑去廁所「我心裡一直想,花那麼多錢來參加會議,又繳年費、又買機票、住飯店,等一下我沒有第一個舉手,就很不甘心。」心中一直模擬搶到第一個舉手的畫面。

結果心想事成,她果然第一個被主席點名,抓住這個機會,魏千芸說「我來自台灣,我什麼公司,什麼名字,台灣需要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認識我們公司和我們做生意。」

「日本三井公司的代表聽到後,跑來認識我 問『台灣現在怎麼樣了?』後來就和我做生意。」很多產業高階的主管都跑來向魏千芸說「你怎麼那麼厲害,知道現在這時候舉這個手,讓大家都認識你!」

獨門高爐技術,超越許多研究機構

的業務能力是不夠的,她自曝台灣銅業領先的秘密「我們的高爐是自己做的,不能請國外來做,他們不會贏過我們,我們自己作,能夠耐溫到1,600多度,它壽命比較久,成本還可以降低很多。」

為了做這個高爐,魏千芸找上工研院、也找上金屬研究中心,「它們輸我們好幾年。」甚至跑到瑞典皇家學院找專家討論,「他們也沒辦法做爐,為什麼呢?」她認為實驗室理論和實際上差別非常大,「許多在實驗室能成功的東西,是因為他們做的量少,但我們工廠做的量大,而且持續運作。」

「不要以為我們做不出來,其實你們都不知道,台灣的技術很好,在世界上是「No.1」的,全球80%的手機PCB板,都是台灣做出來的。」她自豪的說「我出國常常遇到人家豎起大拇指跟我說『這個技術是你們台灣人給我的』。」

全身充滿生意細胞的魏千芸認為,手機的SIM卡、手錶、電腦、電視、電動車正蓬勃興盛,市場未來對銅的需求只會更大,「人的身上掛得很多是銅,在我們生活中隨時可看的到,更是開發中的國家都不能缺少的。」

她預測印度、中國逐年崛起,這些市場對銅的消耗量只會愈來愈多,最後也會跟台灣一樣,「採礦的速度慢、投資又很大,回收銅比開採快多了,電線電纜回收投資又不需要那麼多,對地球又好,不會去破壞新的生態。」因此回收再製才是新趨勢。

未來銅需求大,採礦速度輸給回收

三年前,魏千芸認為時候到了,她打算辦貸款,想說服銀行,未來生產機器人,所有東西通通要自動化,汽車、手機愈來愈精密,銅箔不是做到很厚,就是要做到很薄,價錢都很好,「我覺得時間到了,我打算去全世界進口廢料煉銅,結果很多銀行都不把我的話當一回事。」她用台語說,「當做挖黑白講講。」

「只有臺灣企銀很支持我們。」魏千芸到台南後壁區精忠廟,主神是岳飛,另外供奉媽祖,「我去問神明要給哪一家主辦,我每一家都寫上去問。」

後來去擲筊,結果讓魏千芸心頭愣了一下「台灣銀行得到1筊,華南銀行0筊,彰化銀行0筊,第一銀行1筊,土地銀行沒有半筊,臺灣企銀…我嚇到了 ,擲出7個聖筊!」她深信,是神明選了臺灣企銀。

談二代接班 有能力就教他

會不會擔心下一代因為接班而不團結?魏千芸常被朋友問起,她說「這也是我們在國際上,其他國家的大企業老闆、所有人都在討論的議題。」不同國家的企業主每次開會都互相討論下一代的接班問題、接班要具備甚麼條件。

「我們好不容易做起來一個事業,就像我自己的命一樣,不可能小孩的能力不足,還給他去接,能力不足找專業經理人來做就好,何必給他那麼大壓力。」魏千芸表示,會去評估第二代有沒有這個能力承擔,「我們會去觀察他,能教他的盡量去教他。」

魏千芸的兩個兒子目前都在公司幫忙,她對兒子的個性非常清楚,「小孩還蠻乖的,也很孝順,小時候看到我在忙就說,『媽媽我長大以後一定要幫忙。』」

她表示,是否傳承給第二代,取決於他們的經營能力,目前公司的團隊都已經做得差不多了,第二代接手全部,也不見得能改得更好,身為董事長,會去評估他們的個性、能力。

「如果他們能力OK,就盡量教,不行,就請專業經理人,如果專業經理人比較會做、別人比較會做,我們不能霸佔著公司,因為公司未來是永續經營。」魏千芸說。

台灣銅業科技(股)公司小檔案

公司成立於1996年11月,擁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證,從事銅線下腳料、電纜電線廢料回收加工買賣,主要產品為無氧銅條。

實收資本額:3.45億元

精煉成99.99%的8MM銅條,可以製作成IC電路板中的銅箔基板。

國內各大上市櫃電線電纜廠之銅製品回收市場占有率達8成,是國內少數同時擁有回收及製造執照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