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拿了18個諾貝爾獎 日本怎麼做到?

醫療科技

無論是疫苗,還是新藥物,免疫療法的費用非常昂貴,單一免疫療法的一個療程可能花費超過100,000美元(310萬台幣)。照片最左邊為本庶佑。(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每年全球有數百萬人死於癌症,癌症病人除了接受化療、標靶藥物、手術切除腫瘤等傳統治療方法之外,最近幾年他們可以選擇新的途徑-免疫療法,這帶給癌友新希望,但是免疫療法可能會加入其他新藥行列,造成醫療費用急速上升。

人類100多年來抗癌史,邁入新的里程碑

2018年諾貝爾醫學獎頒發給日本的本庶佑與美國的艾利森(James P. Allison),本庶佑獲獎的理由是:發現抑制人體免疫能力的物質並弄清其機制,對研製癌症藥物Opdivo(Nivolumab)、確立「癌症免疫療法」作出了貢獻。由於「癌症免疫療法」是透過活化人體自身免疫系統,以「精準攻擊」固態腫瘤細胞,這不僅象徵人類100多年來抗癌史邁入新的里程碑,同時也開啟數十億美元新藥商機。

諾貝爾委員會指出,這些藥物代表了一種全新的抗癌方法,即使在本來無法治癒的癌症中,它們也非常有效

2014年,Opdivo在美國以一年半的時間拿到7張藥證,用來治療轉移腎細胞癌、非小型細胞肺癌、晚期黑色素腫瘤、何杰金氏淋巴腫瘤。同樣在2014年,Opdivo也在日本上市,這是本庶佑和日本小野藥品工業及美國施貴寶藥廠合作的成果,Opdivo(一般名為nivolumab)可阻礙腫瘤的配體跟PD-1結合,用來治療黑色素瘤。

日本目標:50年拿下30個諾貝爾獎

Opdivo會上市,都要歸功於本庶佑,他是歷來第26位獲得諾貝爾奬的日本人,從2001年到2018年,日本每年都有一人拿一個諾貝爾獎,涵蓋物理(11人)、化學(7人)、醫學(5人)、文學(2人)、和平(1人),只差還沒拿過經濟學獎。日本人拿諾貝爾可說拿到手軟,這是因為日本政府2001年曾宣布增加科研經費、鼓勵研發創新,往下扎根,重視基礎教育,從小養成讀書習慣,目標是在50年內拿下30個諾貝爾獎,目前看來可望提前達標。

今年得獎的76歲本庶佑畢業自京都大學醫學部,目前擔任該校的客座教授,他保持好奇心、質疑的態度,讓他成為頂尖的科研人才;儘管本庶佑得諾貝爾獎時謙稱他只是幸運,但背後他為PD-1已經做了千萬次的實驗。

更重要的是,他早在1992年發現PD-1是T細胞上的抑制受體,因為他秉持毅力和耐力堅持不懈,足足等了22年,到2014年,PD-1抑制劑Opdivo終於第一次在日本上市。

癌症不會再是絕症!

曾經在2002年,本庶佑和小野藥品工業拜訪日本國內外11家藥廠,提案聯合開發抗癌劑,卻是遭到全面拒絕,還被虧說:「這樣會失去信用」、「吃蘑菇抗癌的效果比PD-1抑制劑更好」,還因免疫療法成本太高,被懷疑在詐騙。

但是,2009年獲得大藥廠施貴寶收購Medarex後,Opdivo得以持續人體試驗等研發,終於在2014年後首次申請到美國FDA藥證以來,PD-1抑制劑連拿16張藥證,充分證實它最具有商業化的價值,可望囊括9成新一代免疫治療市場。

也因此,本庶佑曾預估2016年至2020年免疫療法佔抗癌療法的比重將從原本5%提升至50%,到2030年將達到近9成比例。他也預言,癌症腫瘤並不會完全消失,但會在免疫療法控制下,癌症將成為慢性疾病」,而不再是絕症。

日本另一位免疫療法權威蓮見賢一郎早在2005年開發出癌症免疫療法(HITV療法),他估計如果跟放療等其他常規療法結合,癌症四期的患者採用HITV療法約有八成治癒率,目前HITV療法治癒率較高的是淋巴癌、腎癌、乳腺癌、膀胱癌。

其實每年全球有數百萬人死於癌症,癌症病人除了接受化療、標靶藥物、手術切除腫瘤等傳統治療方法之外,免疫療法是帶給癌友新希望的一種全新的醫療方式,只是免疫療法可能會加入其他新藥行列,造成醫療費用急速上升。

目前有效的免疫療法非常的昂貴,使用單一免疫療法的一個療程可能花費超過100,000美元(310萬台幣)。許多其他最近開發的免疫療法也是6位數起跳,例如178,000美元的白血病藥物和259,000美元的肺部囊性纖維化藥物。

開發單一新藥的平均成本約為26億美元

那麼為什麼這些藥物成本如此之高呢?

免疫療法的藥物開發很昂貴,專家們說,一些新藥成本高的部分原因是研究和開發它們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從尋找活性分子到將產品真正上市可能需要長達15年的時間,新藥必須經過實驗室檢測和高昂的臨床試驗,在此過程中還有很多失敗」,Tufts大學醫學院的智庫Tufts藥物開發中心教授Ken Kaitin說。

Kaitin表示,在真正進行人體測試的藥物當中,只有大約12%的藥物最後會真正上市。

總而言之,Tufts中心估計,生物製藥公司開發單一新藥的平均成本約為26億美元 ,其中現金費用約為14億美元,另外12億美元則是時間和機會損失。業內一些人估計平均成本更高:每種藥物成本達到驚人的40億美元,有時更高。

舉例來說,本庶佑的PD 1抑制劑Opdivo確實比標靶藥物還要貴,在美國一年的售價約15萬美元,約等於每月1.2萬美元,在日本Opdivo治療肺癌一月花費2.28萬美元,治療黑色素腫瘤1.02萬美元,Opdivo銷售額2015年為9.42億美元,到2018年銷售額預計暴增7倍多,達到77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