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薪資漲幅連9月超過2%?調查:全台「月底吃土族」上看331萬..

職場話題

相較於官方數據的光鮮亮麗,有民間調查指出,台灣上班族高達三成七都是月光族。(圖片來源/pixabay)

在「平均」的魔力下,主計總處最新統計指出,8月全體受僱員工經常性薪資來到4萬1241元,年增率(2.95%)連續9個月超過2%,宣稱薪資正隨著景氣穩定成長;不過,根據人力銀行調查,全台潛在的「月底吃土族」已上看331萬人,其中將近半數都得靠著借貸度日,顯然在一般上班族聽來,類似的官方言論恐怕不大順耳。

在一份yes123求職網的調查中,高達36.8%的上班族坦言「目前每月薪水幾乎快花光」,開銷以食為主,其次為住,接下來才依序是育、樂、衣;若以全國受僱就業人數898.5萬推估,潛在的「月底吃土族」恐怕高達331萬人,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152萬人更得靠著借貸(刷卡、信貸、親友借款等等)度日。

隨著台灣錢淹跤目的年代逝去,不少年輕人已無法想像老一輩口中的苦盡甘來,因為在他們的經驗裡,苦到了盡頭,往往只剩一肚子「付出與收穫不對等」的不甘,於是從此在職場漂泊。

為生活曾接受人體實驗,從護佐到派遣檢疫員的無奈

今年37歲的Iris就是那種苦過來的人。她畢業於健康事業管理系,原本在一家大型醫院做著護佐(護理佐理員)的工作,協助護士處理病患個人衛生(像是洗澡、換尿布、盤點藥物、送檢等等),沒想到,每日的繁重工作,讓她在短短幾年間,就被前輩們口中的職業傷害──腳底筋膜炎找上門;當時,職涯前景什麼的,她看不見,只好決定轉換跑道。

一開始,她前往一所學校擔任助教,每天卻得從早上七點工作到晚上六點多,工時將近12個小時,即便如此,她仍被裁員,「因為之前離開的職員已經在這個領域做了3年,那主管可能想要找一個可以趕快上手的人,他什麼也沒講,直接請人事跟我說,……從通知到離開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而且是用一些我覺得很奇怪的理由。」之後,她便以非典工作維生,直到一年多前。

「常常全身防護裝備就只有一個口罩,戴著就去抓老鼠、蚊子。」即使防疫檢驗危機四伏,談起待業一年,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派遣工作機會,Iris仍直呼「珍惜」,那是一份月薪3萬2千元的檢疫員工作,「到現在,經濟狀況才算慢慢穩定下來。」

回憶起過去兼差餬口的那段日子,她說,由於每月被租屋開銷壓著,為了生活,自己曾經做過大賣場推銷員、在假日擺攤叫賣甜點,也在路口發過傳單,甚至還被5天可領2萬4千元的報酬打動,不惜以身試藥過,「但因為會害怕對身體造成負擔,後來不再輕易嘗試了。」

如今,她運用所學,休假時兼差當臨時看護,日薪介於1500到2000元之間;有時也當球賽防護員,8小時進帳2千元,光是假日兼差的收入,最高曾達1萬2千元之多。她說,儘管生活忙碌,但自己從不喊累,只希望能在物價高漲的當下存到一筆積蓄,早日成為有殼一族,為自己帶來安全感。

為房貸兼差,公家約聘員每天工作12小時、六日不休

「每天都超時工作3到4小時,從沒領過加班費與年終獎金,更幾乎不敢休假,……」類似的無力感受,34歲的Elsa也有過。她畢業於中文系,一度抱著滿腔熱血投入教育領域,在補教業擔任班導師的工作,但熬了5年,薪資只從2萬3千元「牛步」爬到2萬8千元,她也成了怎麼省都無法存錢的月光族,這才猛然發現,原來當年心目中的大好前程並不存在,「我覺得,只要是私人企業,不管怎麼換都一樣血汗,所以就轉去應徵公務機關約聘員。」

她說,公務機關約聘員的起薪雖然不高,只有3萬元左右,但調薪制度比民間透明得多,7年下來她已慢慢增加到4萬元,也因此存下第一桶金。後來,靠著父母資助部分頭期款,她如願在台北市買下一間千萬元的小套房,從此更積極賺錢,「……,下了班,就去接各種臨時兼差,每天半夜12點才回家,六日也從不休假。」

「目標是50歲前還清貸款。」為了真正的自由,Elsa平日得開源節流雙管齊下,每天早午餐一起解決,常常吃一餐抵兩餐,並盡量吃素,讓味覺保持清淡,降低口腹之慾;此外,家裡用不到的東西,她就擺上網路拍賣,衣服也只買百搭款,且奉行著「好好保護,不壞掉不買」的原則,真要消費,盡量用信用卡賺現金回饋,「我衣服都集中一星期洗一次,比起每天洗,省水又省電。」

在巨大齒輪的推動下,為了生活,人們只能設法找到相對舒適的位置,然後日復一日地轉著。

日前,勞動部長許銘春赴立法院報告時,再次提到「平均薪資達5萬」,民進黨籍立委吳焜裕因此說了一段笑話,「我是美國北卡大學畢業的,我們的校友有一個很有名,叫作麥可喬丹,他畢業的那個系是全校平均薪水最高的,因為他的薪水給系上平均之後,就是全校最高的,但地理系的薪水有那麼高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嘛。」或許,當台下官員竊笑時,政府也該意識到什麼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