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放手人民幣恐將破七...國際大鱷放空至今已大賺10%

國際金融

美國德州的某個牧場裡,被中國政府通緝的富商郭文貴和幾位美國情報系統幹員正享受打靶的樂趣,畫面中幾乎所有人臉都被霧化處理,只有郭文貴和另一位美國人面貌清晰,眼尖的人就會發現那位美國朋友就是知名對沖基金海曼資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辦人貝斯(Kyle Bass),他日前接受美國《CNBC》新聞訪問時發表了「人民幣一定貶破7兌1美元大關」的看法。

本週,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接連創下10年多來的最低價位的6.95上下,今年第一季中國出現了17年來首次經常帳赤字,Kyle Bass表示,這意味著中國進口的商品和服務產值超過出口產值,此外,包括國際各大型企業宣布撤出中國市場,例如連替蘋果無線耳機「AirPods」代工廠中國本土廠商歌爾聲學都已公告計劃將部分「AirPods」生產從中國轉移至越南,意味著,中國的經常帳赤字只會更大。

人民幣貶10年低,中國17年來首度經常帳赤字

Kyle Bass在2016年就發表了認為中國資本外流將導致人民幣大貶30%,但在中國政府強力捍衛之下,他所領導的對沖基金在過去兩年放空人民幣的戰役上是虧本的,根據「zerohedge」新聞網戰的報導,去年底結帳時大約虧了20%,但今年不同了,到10月份,放空人民幣已讓他大賺10%以上(至10月20日)。

他對《CNBC》新聞說,自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去年經濟成長率掉到6.5%之後,現正面臨著「最糟糕的財政狀況」,企業違約已經在2018年飆升至歷史最高水平,這些不確定性因素可能推翻近年來中國經濟增長所依賴的大量壞賬(借錢-建設-成長循環)。

「在一個只有幾兆美元資產的系統中,他們已經獲得了40兆美元的信貸。」Kyle Bass說,他認為中國政府等於在進行一個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金融實驗」,而中國的經常帳赤字將變成結構性、持續性的問題,不論人民銀行帳上的外匯是歐元、日圓、美元,都會短缺,在看準人民幣兌美元將貶破7的匯價之下,他對基金的報酬率很有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Kyle Bass也是美國德州大學教育基金的董事會成員,該基金握有400億美元以上的部位,曾是中國多個指標科技股如騰訊、阿里巴巴的大股東,Kyle Bass也是美國其他多個退休基金、教育基金的董事,目前德州教育基金已經宣布不再投資任合中國的上市公司,將依序撤資。

雖然郭文貴在10月中的爆料才宣稱美國對沖基金準備了1兆美元要打這場戰爭,但實際上基金與中國人民銀行的較量早就開始,最近中國的金融官員曾講述了一段吊詭的談話。

外匯儲備保匯價,國務院官員建議放棄

11月1日,包括《大紀元》、《路透社》、《大公報》等報導,在面對中國政府將在香港發行人民幣200億元的債券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王洋認為這對短期維持人民幣匯價有所幫助,但是…中長期來看,最終還是要市場化定價,他說「在貿易爭端懸而未決背景下,不宜再以外匯儲備大幅減少為代價保匯率。」

網路媒體《路德社》直播時說,這句話表示中國政府已經損耗了很多的外匯來保住人民幣兌美元7的防線!

在香港有經濟沙皇之稱的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日前甚至喊出用人民幣取代港幣,分攤中國的信貸風險,他對媒體說「香港的經濟體系遲早會因大量資金出入而出現貨幣風險,故以港幣進行國際交易並扮演重要角色,屬不切實際,並指出應積極推廣使用人民幣在香港進行國際交易。」

因此,在這波人民幣重跌、港幣是否護駕的爭辯中,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靠國內強力管制換匯手段與帳上的外匯與境外大鱷對戰,這場人民幣保衛戰也牽動著數十個已用人民幣做為石油交易的東歐國家,根據郭文貴的說法,99年那次索羅斯放空港幣是遭到中國政府拿出「家用的」美元來護駕,但這一波,可能連中國人民銀行自己的美元都不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