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寂寞又美好」創作歷程 幾米笑談自己是斜槓藝術家

藝術文創

繪本作家幾米20年的原畫展同步在台北、香港等2岸4地同步展出,他稱創作是「又寂寞又美好」。(攝影/ 鄭國強)

「《月亮忘記了》其他張在哪裡?」繪本作家幾米2日在台北信義誠品的展前記者會上,問起策展單位其他作品,對方回「在蘇州。」幾米再問「那《地下鐵》呢?」「在台北只保留一張,其他在深圳」幾米訝異的問「那《向左走 向右走》其他張在哪裡?」策展人員回「在香港。」原來,這是「幾米創作20周年原畫展—我的世界都是你」,3日起同步在蘇州、深圳、香港、台北四地展出他經典的創作,到25日為止。

幾米的創作既寫實又虛幻這次展覽有他大量的雕塑創作,尤其是過去罕見的作品。(攝影/ 鄭國強)

二十多年前,幾米自中正高中畢業後,曾經父親朋友介紹在師大繪畫大師李石樵麾下學了短暫的素描。「在哪個沒有網路的時代,很喜歡手繪本的我,就常泡在敦南誠品看很多國際上的繪本作品,給了我非常多的養分、耗盡了青春,所以很感謝誠品的遠見。」幾米回顧創作初期,從「喜歡看繪本」到乾脆「畫給自己看」,就這樣,累計到今日創造出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幾米看著自己的作品說,「如果自己不是幾米,看到這些作品會覺得這個人很厲害,哈哈。」(攝影/ 鄭國強)

1995年他被醫生告知罹患血癌,「有一陣子醫生說我支持過五年,存活率就可以提高很多,創作《地下鐵》那時候是在第四年多的時候。」基於對死亡的恐懼、曾經的絕望,「地下鐵是我抒發疾病,或者即將告別人世的語言,我走到了世界的盡頭…常常有快樂才剛開始悲傷卻已在前面的情境。」後來他病好了,《地下鐵》也反映出他重新走入社會的心情。

《月亮忘記了》幾米本來要畫一個快樂的故事,月亮下來陪小男生渡過一個快樂的童年,但當時他正在治病,參加氣功團體,「我在練氣功時都看著月亮,氣功都亂練,但是心理面有很多的想法跟月亮訴說,苦處、無影無蹤的哀傷,跟它說了很多話,所以我覺得欠它一個故事,於是就畫了《月亮忘記了》。」幾米也說,後來很多年輕人反映非常喜歡這本書,陪伴他們度過了非常黑暗的青春期。

台北誠品信義店幾米原畫展是兩岸四地唯一有他的雕塑創作的展場。(攝影/ 鄭國強)

2003年爆發的SARS疫情,則是刺激幾米完成了《毛毛兔》系列,他說爆發SARS疫情讓整個亞洲感到恐歡,那時候感覺大家都要逃出城市,只剩下了老婆婆一人,而當年少女已成了老婆婆,毛毛兔回來帶她去遙遠的地方。

二十多年來幾米的創作已在數十個國家出版,多國展出,幾米的作品「藍石頭」更被墨西哥教育單位收錄成高中教材,被視為協助青少年成長的讀物。

台北誠品信義幾米原畫展有展出幾米的最新創作,展期從3日到25日。(攝影/ 鄭國強)

這次台北誠品信義店幾米創作展最大的特色是,有著六七個他的雕塑創作,是兩岸四地唯一有其雕塑創作的展場,也因此中國新聞媒體特別來台採訪他。

有趣的是,幾米曾獲得日本雜誌先驅《Studio Voice》選為「亞洲最有創意的55個人」之一,他與日本聞名全球的藝術家奈良美智是舊識,幾米透露,兩人經常在展覽現場碰面、交流,奈良美智的雕塑創作較多,「我的雕塑較晚,繪本比較多。」幾米自嘲說,相較於奈良美智,他是繪本/ 雕塑的斜槓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