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觀察》澳洲打工度假簽證條件鬆綁 南漂的台灣年輕人

澳洲觀察

未來南漂到澳洲的台灣年輕人會不會愈來愈多,值得省思。(圖片來源/pixabay)

澳洲總理 Scott Morrison在11月5日宣布打工度假簽證(417/462 Visa)與季節性勞工計畫(Seasonal Worker Program, 416 Visa),簽證時效與工作限制將有條件放寬,讓更多勞動力進入澳洲,協助解決長期以來農業人工短缺的問題,這幾年飽受旱災影響,甚至前陣子的草莓插針事件,都是促使放寬的原因。

主要的簽證內容變化如下:

1. 即日起,462 Visa持有者,申請二簽所適用的偏遠農業地區範圍擴大,目前僅限於 Northern Australia,未來將放寬到新南威爾斯,昆士蘭,維多利亞與西澳的偏遠地區( regional areas in New South Wales, Queensland, Victoria and Western Australia) 以及北領地,南澳與塔斯馬尼亞全區(all of Northern Territory, South Australia, and Tasmania)

2. 即日起,從事農業工作者,原本只能在同一僱主下工作六個月的限制放寬到一年。

3. 明年七月一日起,417/462 Visa持有者,第二年簽證在特定農業地區工作滿六個月,可申請第三年簽證。

4. 愛爾蘭與加拿大的 417 Visa持有者,年齡限制放寬到 35歲。

5. 462 Visa參與的國家年度配額將提高。

這次的簽證變化,與台灣年輕人相關的主要是第2、3點,因為台灣屬於417簽證(Working Holiday Visa)國家,相對於462簽證(Work and Holiday Visa)國家(例如中國),人數上不受限制,申請第二年簽證的條件也比較寬鬆。

澳洲鬆綁條件,意在爭取農業勞動力

這次的條件鬆綁,全部侷限在偏遠地區的農業相關工作,因為澳洲政府放寬簽證的目的,就是要補充農業勞動力,想要在其他產業工作的背包客,除非先符合上述條件,否則不可能取得更長的簽證效期。

台灣與澳洲自2005年簽定打工度假協定以來,到今年9月為止,台灣已經有16萬年輕人(18-30歲)持417簽證進入澳洲,其中有6萬人還申請到第二年的簽證。開放第一年僅僅736人,之後一路成長,2012/2013財政年度達到高峰,有28599人,再加上第二年簽證7162人,總數超過三萬五千人,之後人數雖有衰退,到2017/2018財政年度,總人數也還有21357人,以人口比例來看,來到澳洲打工的台灣年輕人並不算少數。

兩個原因吸引台灣年輕人「南漂」到澳洲

如果再加上留學,2017年台灣也有 16573人來到澳洲,僅次於美國,澳洲對台灣年輕人的吸引力,不只是打工跟度假而已。 對澳洲來說,這也只是救急的手段,解決農業勞力短缺的問題,目前還看不到長期的解決方案。

再回頭來看看台灣,我們的農業人口也不斷流失,願意投入的年輕人更少,農村勞力凋零的問題,比起澳洲可能更嚴重,為什麼台灣年輕人寧可「南漂」到澳洲,也不願意留在台灣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收入」與「機會」。

在澳洲,法定基本工資,已經來到每小時將近澳幣18元,相當於台幣四百,依照工作內容的困難度,拿到更高的薪資是必然的,如果加班,還會依比例增加,很多台灣年輕人都抱著賺第一桶金的想法遠渡重洋而來,就算沒賺到大錢,也還可以拿打工的薪水來壯遊澳洲,怎麼看都很有收穫。也有人想藉著工作表現,如果得到雇主賞識,進一步轉換為長期工作簽證,很可能就有機會留在澳洲,落地生根。

打工度假其實問題不少

然而,事實真的是如此嗎?澳洲媒體最近才以《Wage Theft in Silence》為主題,報導國際學生與背包客在澳洲打工遭受剝削的現況,學者預估,遭受雇主苛扣或短付的薪資,可能高達十億澳幣。

雖然澳洲有完善的勞工法令,以及申訴管道,但國際學生與背包客遇到狀況,會上門求助的比例僅僅只有百分之三。前陣子,有多家壽司店因為短付打工的國際學生薪資,被舉報後調查屬實,勞工主管機關祭出罰款總數高達80萬澳幣。聽起來十分驚人。

有法令保護是事實,但無良雇主的肆無忌憚更讓人心寒,這些事件也不是新聞,而是到處發生的常態,然而,為何世界各地的年輕背包客仍願意蜂擁而來,之後放寬的簽證條件,是否會讓選擇「南漂」的台灣年輕人越來越多? 這是我們值得思考的議題,而不只是抱怨又老又窮的選舉語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