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I反看自己 比起知識其實更重要的是「感覺」

書摘

作者簡介

王銘琬

1961年11月22日生,四歲開始學圍棋,1975年11月赴日。1977年入段。1979年獲第3期留園杯冠軍。1980年、1981年獲棋聖戰三段戰冠軍。1984年獲「新人獎」,1985年獲殊勛獎。共4次入圍名人戰循環圈。1986年獲棋聖戰六段戰冠軍。1987年獲棋聖戰七段戰冠軍。1989年、1991年獲俊英戰桂冠。1991年獲棋聖戰八段戰冠軍。1992年九段。2000年在第55期本因坊戰中以4:2勝趙善津奪得本因坊位。2001年在第56期本因坊戰中以4:3勝張栩衛冕本因坊。2002年贏得日經舉辦王座至高榮譽。2015年1000勝。

譯者簡介

林依璇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現就讀政大法律系博士班。從學術研究中釐清思緒,同時也從翻譯工作中看見不一樣的世界。譯作:《三萬日圓的電扇為什麼能賣到缺貨?只要一張圖,就能學會熱賣商品背後的秘密!》、《你還沒讀過的世界史:史學大師帶你從人類商業活動看出歷史背後不為人知的真相》、《為什麼我不快樂:讓老子與阿德勒幫我們解決人生問題》等。

[email protected]

人性是什麼呢?

當我們身處異國時,往往反而更加關心自己的國家,同樣地,當我接觸AI後,自然而然地會去思考關於「人」的問題。尤其是被選為AI最初征服目標的職業棋士,思考AI與人類的差異,全然不是哲學論證,而是現實生活中所面臨的問題。

我曾經試著詢問朋友:「人類和AI的差別是什麼呢?」朋友不假思索地回答「人類和AI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啊!」我只好進一步問:「可以再說具體一點嗎?」對方也認真的回答:「就像你被問到『你和大猩猩有什麼不同?』一樣,不管是人和大猩猩還是人和AI,本來就不一樣啊!」雖然AI訊息受到報章雜誌廣泛報導,但也有許多人對AI的想法是「所以那又怎麼樣」!這倒是讓我有點驚訝。

人為了活下去,必須學會各種能力,進而將能力的高低和價值的高低畫上等號,這種想法可說某種程度落定在人類社會;然而AI闖入這裡,況且能力還在不斷提升,如果我們只用能力高低判斷人類的價值,總有一天人類會變成可有可無的存在。這個情況告訴我們,必須是從人性出發的能力,才會成為對人類有意義的價。

那麼,「人性」究竟是什麼呢?「人性」是常常被提到的語彙,但關於「人性是什麼」的討論,在AI出現以前可說是點到為止,例如討論「有人性的生活」時,只是和「較不人性的生活」的對比,就算指責某人「你這個人實在一點人性都沒有」,但對方仍然是個人類,而不是AI。

「人性」本來就沒有一定的標準,語言可說是人性的象徵之一,比方說「朋友」這個語彙,是用起來非常方便的字眼,若沒有這個語彙,沒辦法做到的事,一定是很多。但如果今天我們非得要為「朋友」下一個明確的定義,要符合定義才能使用這個詞,那想必每個人都會很傷腦筋吧!若一定要為「人性」下定義,將人性擠進框架的話,反而會成為違反人性的笑話。

但如今人類社會面臨緊急的重要關頭。如果我們對「人性」沒有共識,只好以「能力的高低」作為評估基準,這等於是叫人類按AI的規則玩遊戲,過不久人類就連玩都不用玩了。

「人性」雖沒有絕對的定義,但人類總在使用這個概念,現在世界不妨開始討論一下人性的「最大公約數」;AI將對人類社會帶來巨大衝擊,甚至會改變「人性」的內容,就算如此,人類互相確認「什麼是人性?」該是防止人類失去人性最強的武器。

比起知識,更重要的是感覺

傑米斯.哈薩比斯在圍棋高峰會上表示「AlphaGo會成為人類的哈伯望遠鏡」。「AI將帶領我們看到更多前所未見的事物,人類將因此變得更有智慧,也會變得更加幸福。」在其他相關的訪談中,我們都可以看到這個主旨。

讓視野更寬廣、更高更遠,我並不否定人類至今以此方向來追求進步;累積「知識」,讓人類得以不斷提升高度,成就豐功偉業的人往往會說「我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已」,這番話與其說是謙遜的表現,不如說是發自真心的感嘆。

圍棋是有明顯的好棋和壞棋的遊戲的同時,相關知識又能不斷的累積下去,就如同建造房屋一般,圍棋的技術水準也在不斷提升;許多人想當然耳地認為圍棋必是如此。但事實並非這般,日本在三百五十年前,有位名為「本因坊道策」的棋士。他與秀策同被稱為棋聖。從道策的時代開始,人們孜孜不倦地投入超乎想像的心力鑽研棋藝,但時至今日,也沒人敢說自己超越了道策,這絕非誇大其詞的說法。

圍棋的對局會留下「棋譜」,職業棋士最重要的訓練方法就是研究棋譜。因為「旁觀者清」,在研究棋譜的時候,如果覺得棋譜的棋力比自己稍微弱了一點,那麼實際上這個人大概是跟自己差不多。但就算到了現代,許多棋士面對道策的棋譜,還會感到自身的棋力有所不及。

或許有人會問:「難道在這三百五十年當中,職業棋士都沒有進步嗎?」我常回答「比起道策的時代,布局的方法的確有些進步」。但是AlphaGo從序盤就採取和已往不同想法的布局,並且戰勝人類。雖然從道策的時代開始,圍棋的布局持續改變,但看到AI的下法,我們很難判斷人類布局的改變是不是進步。對於三百五十年前的日本棋士而言,道策想必就是他們的哈伯望遠鏡吧!道策的智慧以棋譜的形式流傳下來,但不管我們如何學習他的棋譜,也還無法站到他的肩膀上。

比起知識的累積,圍棋為「感覺」所涵蓋的領域,實在太大了!AlphaGo告訴我們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點;外表可見的形式能透過知識傳承下來,但是抽象的「感覺」卻與個人的身體條件等有關,原則上只是本人的專利,無法傳承。

不只是圍棋,知識只是人類的表象,人類真正的大本營是不容易傳達的內在感覺;在AI出現之前,表象的知識可以作為人類的象徵,人類社會也認同這一點。能輕易汲取各種知識的AI點醒了我們,「感覺」的部分才是人性的本質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