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州變天 新州長將解決富士康缺工和環保問題

國際政治

因美國工程師薪資較高,威州勞力短缺,美媒報導富士康調派中國人力至威州,該報導雖遭鴻海否認,但新任州長將開始整頓富士康交易。(圖片來源/取自鴻海科技集團網站)

《華爾街日報》跟《彭博》近日報導,台灣鴻海旗下富士康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設廠計畫,在勞力吃緊的威州難以聘到工程師和其他員工,富士康正在考慮從中國調派人力,協助威州大型LCD面板廠興建計畫,只是鴻海部分中國工程師對遷移至威州持抗拒態度。

美國平均失業率3.7%,而威州的失業率更低只有3%,使富士康在當地招募人才面臨缺工問題。對於這些報導,鴻海已駁斥這些是不實報導,仍將優先在威州聘雇和訓練人員,強調將全力在美國當地招募員工,並且澄清威州若人力不足,將由美國其他地點招聘人員。

傳富士康調派中國勞力至威州,重創沃克選情?

即便如此,威州現任州長沃克選情仍受到相關報導的致命打擊,6日在激烈選戰當中,民主黨候選人──州立學校主管埃弗斯(Tony Evers)最後以1.1%、3萬票的些微差距,擊敗了沃克。

沃克沒有料到原本是政績的富士康投資案,後來會變成選戰的包袱。富士康2017年承諾在威州投資100億美元蓋LCD面板廠,創造1.3萬個工作機會,平均年薪5.4萬美元,盛產奶酪的威州州長沃克真誠對待這項高科技投資,不僅提供30億美元的稅項優惠和其他績效激勵,還幫忙徵收土地、給予稅負減免優惠,並追加7.64億美元補助,但前提是,富士康必須在不同的期限內滿足聘僱、薪資、投資目標,才能獲得上述多數政府補貼跟優惠。

多數媒體暗示富士康將調派中國工程師到威州的報導,是造成沃克敗選的主因,外界還猜測其他缺工的原因是美國理工人才薪資太高,中國人力相對便宜;而且美國工科人才會選擇到矽谷上班,不會跑去威州這種鄉下地方。

美國沒有LCD技術,調派中國工程師協助,實屬正常

但是,《富比士》報導指出,哈佛商學院教授Willy Shih並未譴責富士康,他理性認為調派中國工程師,是富士康和威州的正確舉措。

Shih表示,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應該是一個意外,事實上,如果他們不帶熟手進入威州面板廠,反而會令人驚嚇。世界上所有的LCD製造都來自東亞的兩個時區,這意味著在美國幾乎沒有人具有設計和建造這樣一個設施的經驗,也不知生產或設置這種設施核心的自動化機器技術,也不知如何將這樣的工廠投入運行並以高效率運行。「如果你沒有這些技能,那麼在你運行這樣的工廠之前,你可能會損失很多錢,應該是數十億美元。」

富士康面臨的挑戰是,它承諾要聘僱當地居民,來換取大筆補貼,威州納稅人有權質疑這些工作在哪裡?但這確實是錯誤的問題,人們應該問的是如何使這個工廠可持續發展,然後最終創造多少生產工作職缺。

富士康投資爭議不斷,新州長曾批是糟糕的交易

沃克下台後,州民還是會問工作在哪裡?為何給予富士康史上最大規模補貼40億美元?富士康為何享有免稅和豁免部分環保法規?新州長埃弗斯上台後,將接手富士康這個燙手山竽。

美國科技新聞網站《The Verge》發表一篇名為《對於威州備受爭議的富士康工廠來說,新州長的意義何在?》的文章指出,沃克出局了,但富士康不會去別地方。

民主黨人意外的勝利可能對富士康的威州建廠計畫,產生重大影響,該工廠得到了沃克的支持,但是,只因這筆交易承諾創造13,000個工作職缺,就得到40億美元的補貼,引起一些當地人士批評富士康享有特別福利。在富士康準備將部分中國工程師調派到威州廠區的報導中,這種批評只是愈演愈烈,但是富士康否認了這些報導。

新州長:「我們要把富士康的腳放到火上」

民主黨州長候選人埃弗斯9月份曾告訴《拉辛時報》:「我們要把富士康的腳放到火上,特別是對於補貼和沃克在達成交易時的行為,尤其如此。 幾乎任何人都可以與富士康達成一項比沃克更好的交易。」

埃弗斯曾批評:「這是一個糟糕的交易,我們將不得不把富士康的腳抬起來。」

儘管如此,還是有待觀察埃弗斯如何有效地回擊,這筆交易中最具爭議的部分是「標價」,但是,對於新當選的州長來說,想要做出任何改變,可能為時已晚;威州的民主黨人幾乎不可能完全取消這個交易,特別是現在已經開始建築和人員配備工作。

作為一名州長,埃弗斯似乎已對稅收減免表示不滿,但卻表示很難「拿下鈴鐺」(很難取消免稅)。退而求其次,他建議逐步改善交易條件,利用與工廠相關的後期運輸項目,換取更多關於工資和聘僱當地人的讓步。 「我會專注於迫使他們成為優秀的企業公民,」 埃弗斯當時對當地一家媒體說。

新州長將督促富士康遵守環保法規

另外,埃弗斯還可以在環境問題上更積極地推動富士康。沃克已經特許富士康對威州普通的環境保法規享有豁免,允許新工廠將材料排放到附近的濕地,每天從附近的密西根湖抽取多達700萬加侖。 

未來,埃弗斯將有很大的餘地透過環保部門,來改變這些交易條款。無論他任命誰出任環保部門首長,都能夠制定空氣污染、水污染以及最重要的抽地下水新規定,這可能對富士康的運營方式將產生重大影響。

埃弗斯特別關注修改空氣污染法規,他說: 「我已經讓很多科學家看到審批程序,他們發現環保部門做出批准決定時,存在許多缺失。所以我會把這些信息和批准說,'我們怎麼能從那裡走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