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希望能自己走路上學!」北醫引機器人 助9歲腦麻兒跨出第一步

醫療科技

你能想像因腦性麻痺、脊髓損傷而造成下肢癱瘓的孩子,有一天能自己站起來嗎?9歲的小欣因重度腦麻失去四肢主控權,從小只能看著雙胞胎妹妹自由跑跳,看在父母眼裡滿是心疼。但自從北醫附醫引進全台第一個兒童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Lokomat)後,讓小欣和父母重新看見希望......

「新生兒中腦麻的發生率大概佔1%,1%裡面又分輕、中、重度,一般輕度的腦麻兒雖然走路不好看但還能走,中、重度就無法行走了,甚至在日常自我照顧上都有很大的困難,其實他們是很容易被忘記的一群。」北醫附醫復健醫學部主任康峻宏表示,而全台又大約有16%的兒童因腫瘤、精神疾患或神經系統疾患,需要透過復健協助他們健全發展。

康峻宏說,過往判斷這些中、重度的腦麻兒,許多家長和醫護團隊會直接放棄讓他們學習走路,但長時間下來造成很多問題,像是脊椎開始變型側彎、腳也開始變型,「所以這些小朋友長大後,很常產生其他健康問題,照顧上的複雜度也會越變越多。」

但自從北醫附醫在5年多前引進Lokomat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後,幫助許多下肢癱瘓的幼童病患,讓他們再次有行走的機會。

腦麻兒、脊髓損傷患者福音!靠機器人讓9歲腦麻兒行走

「機器人的好處是以前我們覺得很困難的事,現在透過機器的設定都可以讓他們練習『走』的動作,有時候患者的進步不單只是動作,還包括認知功能。如果這些小朋友沒有讓他接受刺激、大腦就不會發育,透過不停走,他的認知功能就會開始進步。」康峻宏表示。

康峻宏表示,過往中、重度腦麻兒會直接被剝奪學習走路的機會,長時間下來造成像是脊椎側彎、腳變型,及日後照顧上等諸多問題。(攝影/陳稚華)

今年9歲的小欣,是雙胞胎中的姊姊,出生時只有1,000公克,因重度腦性麻痺喪失四肢的主控權,不僅需要仰賴輪椅代步,也無法自行站立。3年前得知北醫附醫有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後,經過逾百次的訓練,讓她現在能成功站立、靠助行器也能自行前進幾步。

「她的臉上永遠充滿笑容,練習再辛苦她都還是笑笑的,跌倒後又站起來,也給我們很大的鼓勵!」小欣的復健主治醫師、北醫附醫復健醫學部醫師曾頌惠形容。她提到,過去練習復健不只是病人辛苦、一旁的治療師也很辛苦,因為病人的體重、腳步是否到位都有影響,甚至要好幾個人的幫忙才能順利完成復建的動作。「現在透過機器人,只要一位治療師就可以帶病人訓練做,且每一步都能精確做好『走路』這個動作。」

9歲的小欣,在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上練習走路,儘管很累她依然笑著說「不辛苦!」(攝影/陳稚華)

「也因為神經具有可塑性,藉由高強度、高重複性正確的練習,不斷改變與適應,使損傷的神經恢復功能,也就是『熟能生巧』的概念。」曾頌惠進一步解釋,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即是運用神經可塑性的原理,由外骨骼式機械腳、體重支持系統、跑步機與即時視覺回饋系統及擴增實境組成,利用電腦控制模擬正常步態模式,協助病患移動雙腳步行,還可依照個人需求調整步行速度、體重支持的重量、機器協助力等,讓病患透過反覆不斷的練習行走,神經記憶、學習走路或重新學習行走的感覺。

哪類患者適用?復健科醫師提醒:別錯過「黃金恢復期」

不過曾頌惠強調,如果小欣當時沒有接受神經外科的手術,原本的張力沒有獲得解決,術後的訓練成效也不會太好,「我們從一開始機器給她的張力是100%,到現在降到一半;以及當初要把她懸吊起來的體重,可能一半都需要機器幫助,到現在只需要協助20-30%。她現在踏出的每一步,幾乎都是靠自己的力氣去走的,腳力也一直在進步,我們看了都很高興。」

幫小欣執刀的北醫附醫神經外科主任黃棣棟解釋,造成這類患者下肢無法行走的主因大多是早產,而影響大腦運動神經,表現出肢體、站立等痙攣的情況,「他們通常在出生3-5天產生腦出血的狀況,且出生時體重若低於1,500公克,造成下肢無法行走的比例就會相當高。」但黃棣棟強調,最重要的是手術結束穩定後,要靠復健的幫忙,才能讓患者保持術後的最佳狀態。

小欣的主治醫師北醫附醫神經外科主任黃棣棟(右,與健醫學部醫師曾頌惠(左,看到小欣的進步都相當開心。(攝影/陳稚華)

至於還有哪些患者適用機器人步態訓練系統?

曾頌惠表示,原則上所有不良於行的患者都適合,但以腦中風、脊髓損傷、腦外傷、腦性麻痺、多發性硬化症與其他骨骼肌肉神經系統疾病病患最常見。

她就曾遇過一位中風導致半身不遂的成人,「他在中風時就接受這樣的復健,大概做了7、8次,行動能力就不需要別人扶持了。有些慢性病人也透過這樣的訓練,從需要2人攙扶到1人攙扶。」曾頌惠表示,透過機器人穩定訓練,患者每塊肌肉都能好好被訓練到、正確出力,力氣就能回到腳上。

不過曾頌惠也提醒,對多數患者來說,神經與骨骼肌肉損傷期的黃金恢復期為一年,透過機器人步態訓練積極介入治療,可縮短行走訓練時間約1至1個半月,「病患接受1個月的短期訓練,就可提升下肢肌力、心肺功能以及改善關節活動度;3-6個月的長期訓練能提升步行能力、步態對稱性及動態平衡能力,若加上積極的傳統復健訓練,可改善病患自我照顧能力及照顧者的生活品質。」

而對於像小欣這類不曾會正常走路的腦麻兒而言,訓練的時間可能要更持久,不過曾頌惠也相當看好小欣學習與進步的潛力,「未來也許復健狀況良好,再透過一些穿戴輔具得協助,小欣就可以自行行走更長的路。」

小欣的父親(後排中),感謝北醫團隊對小欣用心的治療。(攝影/陳稚華)

為什麼「走路」這麼重要?坐輪椅不就好了?

曾頌惠也提到,曾有許多人問她:「訓練走路這麼辛苦,為什麼不讓患者坐輪椅就好?」

但她強調,「不走路肌力就會減弱,而且在社會參與、與人的互動也會差很多。」之前她就曾遇到一位下半身癱瘓的病人,使用穿戴裝置行走後,問他有什麼感覺?「他說:『至少我可以跟你一樣高了!』那個自信就會出來。」

小欣也開心表示,如果之後自己可以走路,最想去的地方是日月潭,「我的願望是以後可以跟妹妹一起跑跳,也希望機器人可以幫助到很多人,還有弱勢的孩子。」小欣的堅持與努力,讓她從無法站立且完全需要他人協助,到如今能夠自行站立,她希望在小學3年級時能靠著自己的力量走路上學。

目前機器人步態訓練的療程,一週為2-3次、一次訓練約50分鐘,但療程仍需自費,一個療程12次需新台幣5-6萬元。曾頌惠表示目前正在積極募款,希望企業或公益團體能支持,「因為一個小朋友就等於一個家庭,如何讓這些生病的小朋友回復到最大的功能,對整個家庭、社會、國家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