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口長庚產科向民眾收「指定醫師費」 真能解決醫護過勞問題?

醫療政策

許多準媽媽都希望從產檢到生產能由同一醫師包辦,不過林口長庚醫院日前公告,自19日起新增8項自費收費,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產科項目:將針對產科指定醫師,於大、小夜班接生者收取「非值班時間醫師出勤費」3千至6千元不等,也成為北部第一家醫學中心開收指定醫師費用。

到底醫院收取「指定醫師費」恰不恰當?這樣做真的能解決醫護過勞的問題嗎?又會造成什麼後續效應?

針對林口長庚向民眾收取「非值班時間醫師出勤費」,林口長庚醫院副院長黃璟隆,接受《信傳媒》電話專訪時表示,長庚此舉的用意在於不鼓勵產婦一定要由原來的醫師接生,並能信任大小夜的值班團隊,「因為產婦生產時間不一,很多都在非上班時段,如果針對非值班醫師卻還要大半夜來接生,隔天該醫師又得開刀或看門診,不該給他一點補償嗎?」

其實這樣的結果,也是婦產科醫學會長期以來一直希望為產科醫師爭取的權益,去年衛福部也早已通過「非值班時間醫師出勤費」相關辦法,只要醫療院所先向地方衛生局申請後、詳述「非值班時間的醫師出勤費」金額,並事先告知病患及家屬,經核准後就能向患者收取這費用。

(圖片來源/長庚醫院網站)

不過,醫院收取「指定醫師費」是否代表付錢就能請醫師待命?

醫改會:擔心「收紅包」合理化,其他手術比照辦理

醫改會發言人朱顯光,接受《信傳媒》電話專訪時表示,他擔心此舉反而會把過去醫生「收紅包」傳統合理化。

「目前產科醫師本來就相對較少,當然也不希望他們過勞,不過我不認為向民眾收『非值班時間醫師出勤費』是一個好辦法,今天你向民眾多收3千、8千,某種程度也許可以減少(刀台)數量,但也不會改善醫護過勞的問題,還是應該要有相關的配套措施。」朱顯光解釋。

他舉例,國外的做法是提高對婦產科團隊的給付,鼓勵從產檢到生產盡量做到由同一醫師團隊的「全程照護」,而非讓民眾自行吸收費用。朱顯光更直言,要讓民眾知道不是想要挑個良辰吉時剖腹,有錢就可以任性,「這些錢對有錢人根本不在乎,但這樣做無法解決根本醫護過勞問題。」

他也指出目前醫院遇到的問題是,院方不願意花這麼多主治醫師值夜班的成本,「這件事也反映出很多像是夜間急重症手術的問題,健保給付一樣不合理!長庚算是醫界領頭羊,這樣做可能會帶來很大的骨牌效應、名醫效應,也擔心未來不只產科接生,其他排程的手術都會開始收指定醫師費。」朱顯光認為,在這些特殊急重症手術上,健保應提高給付、不應讓民眾負擔。

不過,黃璟隆卻澄清,「長庚創院以來一直是對收紅包管得最嚴格的醫院,針對收紅包的醫師我們是要開除的,所以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醫改會認為,今天向民眾多收錢也不會改善醫護過勞問題,還是應該要有相關配套措施。(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婦產科醫師怎麼看?「使用者付費」很合理

西園醫院院長暨婦產科主任董政達,也認同長庚醫院的做法。

「我個人覺得這樣的制度其實蠻合理、也很贊成,就像你半夜搭計程車也要加價啊!」董政達解釋,因為產科屬性特殊,一般科別醫師年資越高值班越少,產科反而相反,且就過去觀察來看,半夜生產比例高達7-8成。

「以醫師壽命來說,急診醫師最短、產科醫師可能次之,要做到55歲、60歲還蠻困難的啦!我曾經一個晚上來回醫院4次接生。」所以他認為「使用者付費」並沒有不對。「而且目前價位上看來我覺得也還算合理,但接受度沒有一定,還是要看地區和民眾意願。」

董政達也表示,現在許多年輕醫師因為擔心產科工作時間不穩定、無法兼顧家庭,因此還是不敢選擇產科成為未來職業,但他認為這樣做,也許對於招募年輕醫師有一定程度的助益,並減少產科醫師的流失。

而針對外界擔心之後是否其他科別也會「比照辦理」?黃璟隆表示不可能,「那些急診刀,民眾根本來不及指定醫師,都是針對當下危機感快做處理,產科才會有指定醫師的狀況發生。」

長庚首當其衝會引發什麼後續效應?向民眾收「非值班時間醫師出勤費」到底合不合理?恐怕還是得由民眾自行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