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回應」影響言語施暴者 試著說:不要再這樣說了!

書摘

作者簡介

派翠西亞‧ 伊凡斯 Patricia Evans
 
國際知名的人際溝通專家,不遺餘力宣導言語暴力的觀念及應對方式,曾受邀前往加拿大、澳洲、西班牙等國演講,並曾登上許多電視節目受訪,包括歐普拉‧溫芙蕾秀(The Oprah Winfrey Show)、CNN等。一手創立「伊凡斯人際溝通機構」(the Evans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s Institute),舉辦工作坊及訓練課程。

著述頗豐,除本書The Verbally Abusive Relationship外,另著有Verbal Abuse Survivors Speak Out、The Verbally Abusive Man等多本自助類好書。

回應言語暴力時……

. 要明白,當對方貶低你、命令你、吼你時,就是在傷害你。傷害行為對你並不公平,不僅有礙你的身心,也打擊你的精神。
. 要記住,施暴者說這些話時並不理性,也不成熟。
. 提醒自己,你是在回應一個試圖控制、支配或凌駕你的人。
. 要明白,對方的傷害行為不是你造成的。
. 要明白,身處言語暴力的環境對自己有害。
. 辨別對方不成熟的行為,和他保持距離。
. 以強力、堅定的語氣做出回應,表示你是認真的,不會再忍受任何言語暴力。
. 保持清醒,專注於當下,注意自己的感受。你有什麼感覺?他的言語帶給你什麼感受?你看清了什麼?

回應言語暴力時,應該堅定、清楚地說話,抬頭挺胸,直視對方,深呼吸,讓腹部隨吸入的空氣而擴張。

學習辨識、回應言語暴力,需要一定的時間、精力、努力、決心與付出。即使伴侶停止謾罵、輕視你或使用言語暴力,你們這段關係也可能有其他問題必須處理。倘若他願意和你一起努力,試圖改變,釋出善意,接受自己的行為是一種言語暴力,肯了解你的渴望與需求,你們也許就能建立良好的關係。

那麼,要過多久才能看到回應的成效(傷害行為不再出現)?事實上,光靠你一人是無法實現的,絕大部分的決定權都掌握在你的伴侶手中。舉例來說,假如你當面要求他停止,他依然無法或不願意停止吼你,或是堅稱他生氣都是你害的,那麼你很難看到成效。既然他無意改變,當然也就不會改變。一般而言,在一兩個月內就可以看出對方是否正在改變,他要不是會停止對你言語攻擊,就是會繼續施加言語暴力。

如果他非常關心你,在乎你是否快樂,也想與你建立健全的關係,在你開始回應後,可能第一週就會看到成效。

以下是針對各種言語暴力所建議的回應。你可以再翻閱一次第八章,了解不同種類的傷害。你不需要背誦所有的建議回應,只要用自己的話傳達意思即可。

針對特定言語暴力類型的回應

若你的處境十分艱困,需要快速、適用各種言語暴力的回應方式,以求安然度過最嚴重的虐待情況,可以嘗試這句話:「不要再這樣說了。」

回應拒絕溝通

拒絕溝通是刻意沉默以對或冷戰,如前所述,這是種侵犯他人界線的行為。你不必忍受與伴侶默然對坐數小時,偶爾提出一些問題、發表對新聞的評論或分享自己的興趣,卻得不到對方的回應。無論你們是外出用餐、在家或度假,只要對方連續數小時、數天(或是任何讓你覺得再也無法忍受的時間長短)不與你交談、不回應你,你可以離開現場,堅定、清楚、就事論事地表示:「我覺得和你在一起很無趣。」

然後,你可以等到想回來時再回來。這個做法不一定會產生效果,但至少你不會覺得無聊。與其與伴侶枯坐,期盼對方回應你卻遭到沉默以對,倒不如看看書、帶小孩出去買冰淇淋。

我遇到的一名女性個案採取了另一種做法。她在晚餐時戴上耳機,播放自己最喜歡的音樂,隨著只有自己能聽見的樂聲哼歌。這種不尋常的行為果真對伴侶起了作用,很快便開啟話題跟她交談了。

回應駁斥的傷害行為

如果伴侶總是反駁你的意見、感受與認知,甚至是連他自己誤解你的話也加以駁斥,你可以伸直手臂,手掌對著他(如同交通警察的手勢),以有力的口吻說出:

「停!」接著說:「請看著我的嘴。」然後緩慢、明確地覆述自己原本所說的話。不要解釋你說的話,因為習慣駁斥他人的施暴者只會反駁你的解釋。只要對方反

駁你,你就重複一次上述動作。記住,你有權保有自己的思想與認知。如果你保持理智和警覺,每一次都阻止對方的反駁,也許就能影響對方,最終使他停止駁斥。

假如你表達對某件事的意見,他說:「喔,我不這麼覺得。」這就沒有關係。他不是在反駁你,只是在陳述他有不同的看法。

在第八章所列舉的燈罩這個例子中,當受害者覆述施暴者的意見,施暴者卻又加以否定。如果你的伴侶對你表達某個意見,你為了表達自己已經理解,所以重複那句話,隨後他又反駁了你所重複的話,那麼你要立刻停止對話!你不需要表示你理解了他的第二句話。你對於言語暴力的辨識能力與日俱增,請相信自己一開始就正確解讀了他的話。他純粹是在反駁你,根本無意和你達成共識。明白這個事實後,你可以簡單地對他說:「等等,我沒聽懂你的意思,你能不能寫下來?」或是:「不要再說了。」「不要再反駁我。」

倘若他拒絕,請不要浪費任何時間試著釐清他說的話,也無須認真看待他的言詞。他沒有想要讓你了解他,也無意了解你。想弄清楚他話中的意涵,只會讓你更混亂、更沮喪。

另一種在大多數場合都能運用的回應方式,則是非常冷靜、緩慢、清楚地向對方說:「原來你是這樣想的。」這句話既讓對方沒有理由辯駁,也讓他要為自己的言詞負起所有責任,同時讓你有權保有自己的意見。

有時,對方會用挑戰的方式來駁斥你。當你提出個人意見,例如「我覺得這場表演很棒」,對方卻質疑你:「你又不能證明。」你只需要簡單地回應:「是不行。」

接著,就結束談話,離開現場。你可以出外散散步、找朋友聊天、吃頓午餐、到圖書館看書、好好打理自己、到街上逛逛或是帶小孩到公園玩耍。

你有權利擁有自己的看法、意見與觀點。世界上的人何其多,每個人基於自身的觀點、經驗與信仰等,看待事情的角度都不同。當對方表示你的看法錯誤時,就像入侵了你的身體與心理,否定了你的經驗。顯而易見地,駁斥會侵犯你的界線。

回應減低重要性的言語

減低某件事的重要性,是一種非常令人困擾的行為。該怎麼回應減低重要性的言語呢?乍看之下,傷害似乎已經造成了,你已經因為對方的輕視而受了傷,若你抗議道:「你為什麼這麼說?」「那不是真的!」「你這樣說讓我覺得很難過。」對方會告訴你,你的經驗不算數,用減低重要性的言語對你說:「你總是隨便下結論!」

「你小題大作!」這樣的行為嚴重侵犯了你的界線,彷彿施暴者佔據了你的內心,清除裡頭所有的經驗,然後再置入自己的想法。

不必試著搞懂伴侶為何會這樣想、這樣說,也無須努力讓他理解你並沒有太快下結論或小題大作,更不必質疑他:「你為什麼這麼說?」光是因為你不喜歡他的行為,你就有資格以油然而生的憤怒來回應。

怎樣的回應才能發揮效果呢?你可以試著說:「馬上停止說這種話。」「停!你以後不要再這樣對我說話。」「不要說了。」

如果你的伴侶確實是會施加言語暴力的施暴者,這些回應可能會遭到他的反抗,但卻不容易受到忽視。每當你遭遇突如其來的言語暴力時,都可以這麼回應。

當你聽對方說:「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假如你感到困惑大於憤怒,你可以露出發現新大陸的樣子,強勢地說:「啊哈!原來你是這麼想的!」這種方式對於許多施暴者以「你」為開頭的指責言詞都管用,要是他回答「沒錯」,你只要意味深長、帶點神祕地說:「我懂了。」

施暴者會極力避免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這種回應方式可以讓他知道,你認為他該負起責任,也知道他的看法並不等於你的看法。

回應以玩笑偽裝的傷害

若你遭到對方輕視,你告知對方這令你不舒服,他卻表示自己「只是在開玩笑」或放聲大笑,就代表你正遭遇偽裝成玩笑的言語暴力。要回應這種傷害行為,你應該要了解,對方貶低你是因為他從中獲得優越感(由此可看出他並不理性,也不夠成熟)。

某些案例中,當受害者對施暴者表達不滿時,對方會將這些話視為攻擊,非但不道歉,也不體諒他的感受,反而再度貶抑他,輕視地說:「你真沒幽默感。」

如果你聽到對方這麼說,你必須明白,他已經侵犯你的界線、侵犯你的人格,還擅自認定你缺乏幽默感這項特質。不要花力氣解釋他的玩笑為何不好笑,也不必告訴他你覺得怎樣的玩笑才幽默,更無須告訴他,有些玩笑你不知為何就是不喜歡,請他不要再說了。不用問他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這樣說,不必浪費時間思考他是否了解這種話讓你有什麼感受(即使他一副覺得很好笑的樣子),不必納悶自己為何就是笑不出來。你要做的,是思考他的行為是否成熟。

每次對方語帶貶意、輕蔑、詆毀或奚落,或是你不喜歡對方所說的話,你可以斷然地說:「我很好奇,你說這些話來鄙視/打斷/嘲笑我,有讓你覺得自己更了不起了嗎?希望你好好想想。」

說完之後,結束對話,可以離開現場,或告訴對方你想自己靜一靜。無論怎麼做,你的行為都能對伴侶發揮更大的作用。請不要繼續談話,假使對方仍舊不斷挑釁你,你可以說「我不想討論這件事」或「晚一點再說」。